Menu
公羊傳
   莊公十年

一、十年,春王正月,公敗齊師于長勺。

二、二月,公侵宋。

曷為或言侵?或言伐?觕者曰侵,精者曰伐。戰不言伐,圍不言戰,入不言圍,滅不言入,書其重者也。

三、三月,宋人遷宿。

遷之者何?不通也,以地遷之也。子沈子曰:「不通者,蓋因而臣之也。」

四、夏六月,齊師、宋師次于郎,公敗宋師乘丘。

其言次于郎何?伐也。伐則其言次何?齊與伐而不與戰,故言伐也。我能敗之,故言次也。

五、秋九月,荊敗蔡師于莘,以蔡侯獻舞歸。

荊者何?州名也。州不若國,國不若氏,氏不若人,人不若名,名不若字,字不若子。蔡侯獻舞何以名?絕。曷為絕之?獲也。曷為不言其獲?不與夷狄之獲中國也。

六、冬十月,齊師滅譚,譚子奔莒。

何以不言出?國以滅矣,無所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