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桓公八年

一、八年,春正月己卯,烝。

烝者何?冬祭也。春曰祠,夏曰礿,秋曰甞,冬曰烝。常事不書,此何以書?譏。何譏爾?譏亟也。亟則黷,黷則不敬。君子之祭也,敬而不黷。疏則怠,怠則忘。士不及茲四者,則冬不裘,夏不葛。

二、天王使家父來聘。

三、夏,五月丁丑,烝。

何以書?譏亟也。

四、秋,伐邾婁。

五、冬,十月,雨雪。

何以書?記異也。何異爾?不時也。

六、祭公來,遂逆王后于紀。

祭公者何?天子之三公也。何以不稱使?婚禮不稱主人。遂者何?生事也。大夫無遂事,此其言遂何?成使乎我也。其成使乎我奈何?使我為媒,可則因用是往逆矣。女在其國稱女,此其稱王后何?王者無外,其辭成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