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桓公二年

一、二年,春王正月,戊申,宋督弒其君與夷及其大夫孔父。

及者何?累也。弒君多矣,舍此無累者乎?曰:「有仇牧,荀息,皆累也。」舍仇牧荀息無累者乎?曰:「有。」有則此何以書?賢也。何賢乎孔父?孔父可謂義形於色矣。其義形於色奈何?督將弒殤公,孔父生而存,則殤公不可得而弒也,故於是先攻孔父之家。殤公知孔父死,己必死,趨而救之,皆死焉。孔父正色而立於朝,則人莫敢過而致難於其君者,孔父可謂義形於色矣。

二、滕子來朝。

三、三月,公會齊侯、陳侯、鄭伯于稷,以成宋亂。

內大惡諱,此其目言之何?遠也。所見異辭,所聞異辭,所傳聞異辭。隱亦遠矣,曷為為隱諱?隱賢而桓賤也。

四、夏,四月,取郜大鼎于宋。戊申,納于太廟。

此取之宋,其謂之郜鼎何?器從名,地從主人。器何以從名?地何以從主人?器之與人非有即爾。宋始以不義取之,故謂之郜鼎。至乎地之與人則不然。俄而可以為其有矣。然則為取可以為其有乎?曰:「否。」何者?若楚王之妻媦,無時焉可也。戊申,納于太廟。何以書?譏。何譏爾?遂亂受賂納于太廟,非禮也。

五、秋,七月,紀侯來朝。

六、蔡侯、鄭伯會于鄧。

離不言會,此其言會何?蓋鄧與會爾。

七、九月,入𣏌。

八、公及戎盟于唐。

九、冬,公至自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