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隱公十一年

一、十有一年,春,滕侯、薛侯來朝。

其言朝何?諸侯來曰朝,大夫來曰聘。其兼言之何?微國也。

二、夏,五月,公會鄭伯于祁黎。

三、秋,七月壬午,公及齊侯、鄭伯入許。

四、冬,十有一月壬辰,公薨。

何以不書葬?隱之也。何隱爾?弒也。弒則何以不書葬?春秋君弒,賊不討,不書葬,以為無臣子也。子沈子曰:「君弒,臣不討賊,非臣也。子不復讎,非子也。」葬,生者之事也。春秋君弒,賊不討,不書葬,以為不繫乎臣子也。公薨何以不地?不忍言也。隱何以無正月?隱將讓乎桓,故不有其正月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