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隱公四年

一、四年,春王二月,莒人伐𣏌,取牟婁。

牟婁者何?𣏌之邑也。外取邑不書,此何以書?疾始取邑也。

二、戊申,衞州吁弒其君完。

曷為以國氏?當國也。

三、夏,公及宋公遇于清。

遇者何?不期也。一君出,一君要之也。

四、宋公、陳侯、蔡人、衞人伐鄭。

五、秋,翬帥師會宋公、陳侯、蔡人、衞人伐鄭。

翬者何?公子翬也。何以不稱公子?貶。曷為貶?與弒公也。其與弒公奈何?公子翬諂乎隱公,謂隱公曰:「百姓安子,諸侯說子,盍終為君矣。」隱曰:「吾否,吾使脩塗裘,吾將老焉。」公子翬恐若其言聞乎桓,於是謂桓曰:「吾為子口隱矣。隱曰:『吾不反也。』」桓曰:「然則奈何?」曰:「請作難,弒隱公。」於鍾巫之祭焉弒隱公也。

六、九月,衞人殺州吁于濮。

其稱人何?討賊之辭也。

七、冬,十有二月,衞人立晉。

晉者何?公子晉也。立者何?立者不宜立也。其稱人何?眾立之之辭也。然則孰立之?石碏立之。石碏立之,則其稱人何?眾之所欲立也。眾雖欲立之,其立之非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