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隱公二年

一、二年,春,公會戎于潛。

二、夏,五月,莒人入向。

入者何?得而不居也。

三、無駭帥師入極。

無駭者何?展無駭也。何以不氏?貶。曷為貶?疾始滅也。始滅昉於此乎?前此矣。前此則曷為始乎此?託始焉爾。曷為託始焉爾?春秋之始也。此滅也,其言入何?內大惡,諱也。

四、秋,八月庚辰,公及戎盟于唐。

五、九月,紀履緰來逆女。

紀履緰者何?紀大夫也。何以不稱使?婚禮不稱主人。然則曷稱?稱諸父兄師友。宋公使公孫壽來納幣,則其稱主人何?辭窮也。辭窮者何?無母也。然則紀有母乎?曰有。有則何以不稱母?母不通也。外逆女不書,此何以書?譏。何譏爾?譏始不親迎也。始不親迎昉於此乎?前此矣。前此則曷為始乎此?託始焉爾。曷為託始焉爾?春秋之始也。女曷為或稱女,或稱婦,或稱夫人?女在其國稱女,在塗稱婦,入國稱夫人。

六、冬,十月,伯姬歸于紀。

伯姬者何?內女也。其言歸何?婦人謂嫁曰歸。

七、紀子帛、莒子盟于密。

紀子伯者何?無聞焉爾。

八、十有二月乙卯,夫人子氏薨。

夫人子氏者何?隱公之母也。何以不書葬?成公意也。何成乎公之意?子將不終為君,故母亦不終為夫人也。

九、鄭人伐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