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哀公十五年

【經】
十有五年春王正月,成叛。
夏五月,齊高無㔻出奔北燕。
鄭伯伐宋。
秋八月,大雩。
晉趙鞅帥師伐衛。
冬,晉侯伐鄭。
及齊平。
衛公孟彄出奔齊。

【傳】

十五年春,成叛于齊。武伯伐成,不克,遂城輸。

夏,楚子西、子期伐吳,及桐汭,陳侯使公孫貞子弔焉,及良而卒,將以尸入。吳子使大宰嚭勞,且辭曰:「以水潦之不時,無乃廩然隕大夫之尸,以重寡君之憂。寡君敢辭。」上介芋尹蓋對曰:「寡君聞楚為不道,荐伐吳國,滅厥民人。寡君使蓋備使,弔君之下吏。無祿,使人逢天之慼,大命隕隊,絕世于良,廢日共積,一日遷次。今君命逆使人曰:『無以尸造于門。』是我寡君之命委于草莽也。且臣聞之曰:『事死如事生,禮也。』於是乎有朝聘而終、以尸將事之禮。又有朝聘而遭喪之禮。若不以尸將命,是遭喪而還也,無乃不可乎!以禮防民,猶或踰之。今大夫曰『死而棄之』,是棄禮也。其何以為諸侯主?先民有言曰:『無穢虐士。』備使奉尸將命,苟我寡君之命達于君所,雖隕于深淵,則天命也,非君與涉人之過也。」吳人內之。

秋,齊陳瓘如楚,過衛,仲由見之,曰:「天或者以陳氏為斧斤,既斲喪公室,而他人有之,不可知也;其使終饗之,亦不可知也。若善魯以待時,不亦可乎!何必惡焉?」子玉曰:「然,吾受命矣,子使告我弟。」

冬,及齊平。子服景伯如齊,子贛為介,見公孫成,曰:「人皆臣人,而有背人之心,況齊人雖為子役,其有不貳乎?子,周公之孫也,多饗大利,猶思不義。利不可得,而喪宗國,將焉用之?」成曰:「善哉!吾不早聞命。」陳成子館客,曰:「寡君使恆告曰:『寡人願事君如事衛君。』」景伯揖子贛而進之,對曰:「寡君之願也。昔晉人伐衛,齊為衛故,伐晉冠氏,喪車五百。因與衛地,自濟以西,禚、媚、杏以南,書社五百。吳人加敝邑以亂,齊因其病,取讙與闡。寡君是以寒心。若得視衛君之事君也,則固所願也。」成子病之,乃歸成。公孫宿以其兵甲入于嬴。

衛孔圉取大子蒯聵之姊,生悝。孔氏之豎渾良夫長而美,孔文子卒,通於內。大子在戚,孔姬使之焉。大子與之言曰:「苟使我入獲國,服冕乘軒,三死無與。」與之盟,為請於伯姬。

閏月,良夫與大子入,舍於孔氏之外圃。昏,二人蒙衣而乘,寺人羅御,如孔氏。孔氏之老欒寧問之,稱姻妾以告。遂入,適伯姬氏。既食,孔伯姬杖戈而先,大子與五人介,輿豭從之。迫孔悝於廁,強盟之,遂劫以登臺。欒寧將飲酒,炙未熟,聞亂,使告季子。召獲駕乘車,行爵食炙,奉衛侯輒來奔。

季子將入,遇子羔將出,曰:「門已閉矣。」季子曰:「吾姑至焉。」子羔曰:「弗及,不踐其難。」季子曰:「食焉,不辟其難。」子羔遂出,子路入,及門,公孫敢門焉,曰:「無入為也。」季子曰:「是公孫也,求利焉,而逃其難。由不然,利其祿,必救其患。」有使者出,乃入,曰:「大子焉用孔悝?雖殺之,必或繼之。」且曰:「大子無勇,若燔臺,半,必舍孔叔。」大子聞之,懼,下石乞、盂黶敵子路,以戈擊之,斷纓。子路曰:「君子死,冠不免。」結纓而死。孔子聞衛亂,曰:「柴也其來,由也死矣。」

孔悝立莊公。莊公害故政,欲盡去之,先謂司徒瞞成曰:「寡人離病於外久矣,子請亦嘗之。」歸告褚師比,欲與之伐公,不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