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哀公八年

【經】
八年春王正月,宋公入曹,以曹伯陽歸。
吳伐我。
夏,齊人取讙及闡。
歸邾子益于邾。
秋七月。
冬十有二月癸亥,杞伯過卒。
齊人歸讙及闡。

【傳】

八年春,宋公伐曹將還,褚師子肥殿。曹人詬之,不行,師待之。公聞之,怒,命反之,遂滅曹,執曹伯及司城彊以歸,殺之。

吳為邾故,將伐魯,問於叔孫輒。叔孫輒對曰:「魯有名而無情,伐之,必得志焉。」退而告公山不狃。公山不狃曰:「非禮也。君子違,不適讎國。未臣而有伐之,奔命焉,死之可也。所託也則隱。且夫人之行也,不以所惡廢鄉。今子以小惡而欲覆宗國,不亦難乎?若使子率,子必辭。王將使我。」子張疾之。王問於子洩,對曰:「魯雖無與立,必有與斃;諸侯將救之,未可以得志焉。晉與齊、楚輔之,是四讎也。夫魯,齊、晉之脣,脣亡齒寒,君所知也。不救何為?」

三月,吳伐我,子洩率,故道險,從武城。初,武城人或有因於吳竟田焉,拘鄫謁之漚菅者,曰:「何故使吾水滋?」及吳師至,拘者道之以伐武城,克之。王犯嘗為之宰,澹臺子羽之父好焉,國人懼。懿子謂景伯:「若之何?」對曰:「吳師來,斯與之戰,何患焉?且召之而至,又何求焉?」吳師克東陽而進,舍於五梧。明日,舍於蠶室。公賓庚、公甲叔子與戰于夷,獲叔子與析朱鉏,獻於王,王曰:「此同車,必使能,國未可望也。」明日,舍于庚宗,遂次于泗上。微虎欲宵攻王舍,私屬徒七百人三踊於幕庭,卒三百人,有若與焉。及稷門之內,或謂季孫曰:「不足以害吳,而多殺國士,不如已也。」乃止之。吳子聞之,一夕三遷。

吳人行成,將盟,景伯曰:「楚人圍宋,易子而食,析骸而爨,猶無城下之盟。我未及虧,而有城下之盟,是棄國也。吳輕而遠,不能久,將歸矣,請少待之。」弗從。景伯負載,造於萊門。乃請釋子服何於吳,吳人許之,以王子姑曹當之,而後止。吳人盟而還。

齊悼公之來也,季康子以其妹妻之,即位而逆之。季魴侯通焉,女言其情,弗敢與也。齊侯怒。夏五月,齊鮑牧帥師伐我,取讙及闡。

或譖胡姬於齊侯曰:「安孺子之黨也。」六月,齊侯殺胡姬。

齊侯使如吳請師,將以伐我,乃歸邾子。邾子又無道,吳子使大宰子餘討之,囚諸樓臺,栫之以棘。使諸大夫奉大子革以為政。

秋,及齊平。九月,臧賓如如齊涖盟。齊閭丘明來涖盟,且逆季姬以歸,嬖。

鮑牧又謂群公子曰:「使女有馬千乘乎?」公子愬之。公謂鮑子:「或譖子,子姑居於潞以察之。若有之,則分室以行;若無之,則反子之所。」出門,使以三分之一行;半道,使以二乘;及潞,麇之以入,遂殺之。

冬十二月,齊人歸讙及闡,季姬嬖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