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定公五年

【經】
五年春王三月辛亥朔,日有食之。
夏,歸粟于蔡。
於越入吳。
六月丙申,季孫意如卒。
秋七月壬子,叔孫不敢卒。
冬,晉士鞅帥師圍鮮虞。

【傳】

五年春,王人殺子朝于楚。

夏,歸粟于蔡,以周亟,矜無資。

越入吳,吳在楚也。

六月,季平子行東野,還,未至,丙申,卒于房。陽虎將以璵璠斂,仲梁懷弗與,曰:「改步改玉。」陽虎欲逐之,告公山不狃。不狃曰:「彼為君也,子何怨焉?」既葬,桓子行東野,及費。子洩為費宰,逆勞于郊,桓子敬之。勞仲梁懷,仲梁懷弗敬。子洩怒,謂陽虎:「子行之乎?」

申包胥以秦師至,秦子蒲、子虎帥車五百乘以救楚。子蒲曰:「吾未知吳道。」使楚人先與吳人戰,而自稷會之,大敗夫槩王于沂。吳人獲薳射於柏舉,其子帥奔徒以從子西,敗吳師于軍祥。

秋七月,子期、子蒲滅唐。

九月,夫槩王歸,自立也,以與王戰,而敗,奔楚,為堂谿氏。吳師敗楚師于雍澨,秦師又敗吳師。吳師居麇,子期將焚之,子西曰:「父兄親暴骨焉,不能收,又焚之,不可。」子期曰:「國亡矣!死者若有知也,可以歆舊祀,豈憚焚之?」焚之,而又戰,吳師敗,又戰于公壻之谿。吳師大敗,吳子乃歸。囚闉輿罷,闉輿罷請先,遂逃歸。葉公諸梁之弟后臧從其母於吳,不待而歸,葉公終不正視。

乙亥,陽虎囚季桓子及公父文伯,而逐仲梁懷。冬十月丁亥,殺公何藐。己丑,盟桓子于稷門之內。庚寅,大詛。逐公父歜及秦遄,皆奔齊。

楚子入于郢。初,鬬辛聞吳人之爭宮也,曰:「吾聞之:『不讓,則不和;不和,不可以遠征。』吳爭於楚,必有亂;有亂,則必歸,焉能定楚?」

王之奔隨也,將涉於成臼,藍尹亹涉其帑,不與王舟。及寧,王欲殺之。子西曰:「子常唯思舊怨以敗,君何效焉?」王曰:「善。使復其所,吾以志前惡。」王賞鬬辛、王孫由于、王孫圉、鍾建、鬬巢、申包胥、王孫賈、宋木、鬬懷。子西曰:「請舍懷也。」王曰:「大德滅小怨,道也。」申包胥曰:「吾為君也,非為身也。君既定矣,又何求?且吾尤子旗,其又為諸?」遂逃賞。王將嫁季羋,季羋辭曰:「所以為女子,遠丈夫也。鍾建負我矣。」以妻鍾建,以為樂尹。

王之在隨也,子西為王輿服以保路,國于脾洩。聞王所在,而後從王。王使由于城麇,復命。子西問高厚焉,弗知。子西曰:「不能,如辭。城不知高厚,小大何知?」對曰:「固辭不能,子使余也。人各有能有不能。王遇盜於雲中,余受其戈,其所猶在。」袒而示之背,曰:「此余所能也。脾洩之事,余亦弗能也。」

晉士鞅圍鮮虞,報觀虎之役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