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昭公二十四年

【經】
二十四年春王三月丙戌,仲孫貜卒。
婼至自晉。
夏五月乙未朔,日有食之。
秋八月,大雩。
丁酉,杞伯郁釐卒。
冬,吳滅巢。葬杞平公。

【傳】

二十四年春王正月辛丑,召簡公、南宮嚚以甘桓公見王子朝。劉子謂萇弘曰:「甘氏又往矣。」對曰:「何害?同德度義。《大誓》曰:『紂有億兆夷人,亦有離德;余有亂臣十人,同心同德。』此周所以興也。君其務德,無患無人。」戊午,王子朝入于鄔。

晉士彌牟逆叔孫于箕。叔孫使梁其踁待于門內,曰:「余左顧而欬,乃殺之。右顧而笑,乃止。」叔孫見士伯,士伯曰:「寡君以為盟主之故,是以久子。不腆敝邑之禮,將致諸從者,使彌牟逆吾子。」叔孫受禮而歸。二月,「婼至自晉」,尊晉也。

三月庚戌,晉侯使士景伯涖問周故。士伯立于乾祭,而問於介眾。晉人乃辭王子朝,不納其使。

夏五月乙未朔,日有食之。梓慎曰:「將水。」昭子曰:「旱也。日過分而陽猶不克,克必甚,能無旱乎?陽不克莫,將積聚也。」

六月壬申,王子朝之師攻瑕及杏,皆潰。

鄭伯如晉,子大叔相見范獻子。獻子曰:「若王室何?」對曰:「老夫其國家不能恤,敢及王室?抑人亦有言曰:『嫠不恤其緯,而憂宗周之隕,為將及焉。』今王室實蠢蠢焉,吾小國懼矣。然大國之憂也,吾儕何知焉?吾子其早圖之!詩曰:『缾之罄矣,惟罍之恥。』王室之不寧,晉之恥也。」獻子懼,而與宣子圖之。乃徵會於諸侯,期以明年。

秋八月,大雩,旱也。

冬十月癸酉,王子朝用成周之寶珪于河。甲戌,津人得諸河上。陰不佞以溫人南侵,拘得玉者,取其玉,將賣之,則為石。王定而獻之,與之東訾。

楚子為舟師以略吳疆。沈尹戌曰:「此行也,楚必亡邑。不撫民而勞之,吳不動而速之,吳踵楚,而疆埸無備,邑,能無亡乎?」越大夫胥犴勞王於豫章之汭,越公子倉歸王乘舟。倉及壽夢帥師從王,王及圉陽而還。吳人踵楚,而邊人不備,遂滅巢及鍾離而還。沈尹戌曰:「亡郢之始於此在矣。王壹動而亡二姓之帥,幾如是而不及郢?詩曰:『誰生厲階,至今為梗?』其王之謂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