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襄公二十四年

【經】
二十有四年春,叔孫豹如晉。
仲孫羯帥師侵齊。
夏,楚子伐吳。
秋,七月甲子朔,日有食之,既。
齊崔杼帥師伐莒。
大水。
八月癸巳朔,日有食之。

公會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于夷儀。

冬,楚子、蔡侯、陳侯、許男伐鄭。
公至自會。
陳鍼宜咎出奔楚。
叔孫豹如京師。
大饑。

【傳】

二十四年春,穆叔如晉。范宣子逆之,問焉,曰:「古人有言曰:『死而不朽』,何謂也?」穆叔未對。宣子曰:「昔匄之祖,自虞以上為陶唐氏,在夏為御龍氏,在商為豕韋氏,在周為唐杜氏,晉主夏盟為范氏,其是之謂乎?」穆叔曰:「以豹所聞,此之謂世祿,非不朽也。魯有先大夫曰臧文仲,既沒,其言立,其是之謂乎!豹聞之,『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三不朽。若夫保姓受氏,以守宗祊,世不絕祀,無國無之,祿之大者,不可謂不朽。」

范宣子為政,諸侯之幣重,鄭人病之。二月,鄭伯如晉,子產寓書于子西,以告宣子,曰:「子為晉國,四鄰諸侯,不聞令德,而聞重幣,僑也惑之。僑聞君子長國家者,非無賄之患,而無令名之難。夫諸侯之賄,聚於公室,則諸侯貳;若吾子賴之,則晉國貳。諸侯貳則晉國壞,晉國貳則子之家壞,何沒沒也?將焉用賄?夫令名,德之輿也;德,國家之基也。有基無壞,無亦是務乎!有德則樂,樂則能久。《詩》云:『樂只君子,邦家之基。』有令德也夫!『上帝臨女,無貳爾心。』有令名也夫!恕思以明德,則令名載而行之,是以遠至邇安。毋寧使人謂子『子實生我』,而謂『子浚我以生』乎?象有齒以焚其身,賄也。」宣子說,乃輕幣。是行也,鄭伯朝晉,為重幣故,且請伐陳也。鄭伯稽首,宣子辭。子西相,曰:「以陳國之介恃大國,而陵虐於敝邑,寡君是以請罪焉,敢不稽首。」

孟孝伯侵齊,晉故也。

夏,楚子為舟師以伐吳,不為軍政,無功而還。

齊侯既伐晉而懼,將欲見楚子。楚子使薳啟疆如齊聘,且請期。齊社,蒐軍實,使客觀之。陳文子曰:「齊將有寇。吾聞之,兵不戢,必取其族。」

秋,齊侯聞將有晉師,使陳無宇從薳啟疆如楚,辭,且乞師。崔杼帥師送之,遂伐莒,侵介根。

會于夷儀,將以伐齊。水,不克。

冬,楚子伐鄭以救齊,門于東門,次于棘澤。諸侯還救鄭。晉侯使張骼、輔躒致楚師,求御于鄭。鄭人卜宛射犬,吉。子大叔戒之曰:「大國之人,不可與也。」對曰:「無有眾寡,其上一也。」大叔曰:「不然,部婁無松柏。」二子在幄,坐射犬于外,既食,而後食之。使御廣車而行,己皆乘乘車。將及楚師,而後從之乘,皆踞轉而鼓琴。近,不告而馳之。皆取冑於櫜而冑,入壘,皆下,搏人以投,收禽挾囚。弗待而出。皆超乘,抽弓而射。既免,復踞轉而鼓琴,曰:「公孫!同乘,兄弟也,胡再不謀?」對曰:「曩者志入而已,今則怯也。」皆笑,曰:「公孫之亟也。」

楚子自棘澤還,使薳啟疆帥師送陳無宇。

吳人為楚舟師之役故,召舒鳩人,舒鳩人叛楚。楚子師于荒浦,使沈尹壽與師祁犂讓之。舒鳩子敬逆二子,而告無之,且請受盟。二子復命,王欲伐之。薳子曰:「不可。彼告不叛,且請受盟,而又伐之,伐無罪也。姑歸息民,以待其卒。卒而不貳,吾又何求?若猶叛我,無辭,有庸。」乃還。

陳人復討慶氏之黨,鍼宜咎出奔楚。

齊人城郟。穆叔如周聘,且賀城。王嘉其有禮也,賜之大路。

晉侯嬖程鄭,使佐下軍。鄭行人公孫揮如晉聘,程鄭問焉,曰:「敢問降階何由?」子羽不能對,歸以語然明。然明曰:「是將死矣,不然將亡。貴而知懼,懼而思降,乃得其階。下人而已,又何問焉?且夫既登而求降階者,知人也,不在程鄭。其有亡釁乎?不然,其有惑疾,將死而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