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襄公十三年

【經】
十有三年春,公至自晉。
夏,取邿。
秋九月庚辰,楚子審卒。
冬,城防。

【傳】

十三年春,公至自晉,孟獻子書勞于廟,禮也。

夏,邿亂,分為三。師救邿,遂取之。凡書「取」,言易也;用大師焉曰「滅」,弗地曰「入」。

荀罃、士魴卒,晉侯蒐于緜上以治兵。使士匄將中軍,辭曰:「伯游長。昔臣習于知伯,是以佐之,非能賢也。請從伯游。」荀偃將中軍,士匄佐之。使韓起將上軍,辭以趙武。又使欒黶,辭曰:「臣不如韓起,韓起願上趙武。君其聽之。」使趙武將上軍,韓起佐之。欒黶將下軍,魏絳佐之。新軍無帥,晉侯難其人,使其什吏率其卒乘官屬以從于下軍,禮也。晉國之民是以大和,諸侯遂睦。君子曰:「讓,禮之主也。范宣子讓,其下皆讓。欒黶為汰,弗敢違也。晉國以平,數世賴之,刑善也夫。一人刑善,百姓休和,可不務乎?《書》曰:『一人有慶,兆民賴之,其寧惟永。』其是之謂乎!周之興也,其《詩》曰:『儀刑文王,萬邦作孚。』言刑善也。及其衰也,其《詩》曰:『大夫不均,我從事獨賢。』言不讓也。世之治也,君子尚能而讓其下,小人農力以事其上,是以上下有禮,而讒慝黜遠。由不爭也,謂之懿德。及其亂也,君子稱其功以加小人,小人伐其技以馮君子,是以上下無禮,亂虐並生。由爭善也,謂之昏德。國家之敝,恒必由之。」

楚子疾,告大夫曰:「不穀不德,少主社稷,生十年而喪先君,未及習師保之教訓,而應受多福,是以不德,而亡師于鄢,以辱社稷,為大夫憂,其弘多矣。若以大夫之靈,獲保首領以歿于地。唯是春秋窀穸之事,所以從先君于禰廟者,請為『靈』若『厲』,大夫擇焉。」莫對。及五命乃許。秋,楚共王卒。子囊謀諡,大夫曰:「君有命矣。」子囊曰:「君命以共,若之何毀之?赫赫楚國,而君臨之,撫有蠻夷,奄征南海,以屬諸夏,而知其過,可不謂共乎?請諡之『共』。」大夫從之。

吳侵楚,養由基奔命,子庚以師繼之。養叔曰:「吳乘我喪,謂我不能師也,必易我而不戒。子為三覆以待我,我請誘之。」子庚從之。戰于庸浦,大敗吳師,獲公子黨。君子以吳為不弔。《詩》曰:「不弔昊天,亂靡有定。」

冬,城防,書事,時也。于是將早城,臧武仲請俟畢農事,禮也。

鄭良霄、大宰石㚟猶在楚。石㚟言于子囊曰:「先王卜征五年,而歲習其祥,祥習則行。不習,則增修德而改卜。今楚實不競,行人何罪?止鄭一卿,以除其偪,使睦而疾楚,以固于晉,焉用之?使歸而廢其使,怨其君以疾其大夫,而相牽引也,不猶愈乎?」楚人歸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