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襄公九年

【經】
九年春,宋災。
夏,季孫宿如晉。
五月辛酉,夫人姜氏薨。
秋八月癸未,葬我小君穆姜。

冬,公會晉侯、宋公、衛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齊世子光伐鄭。十有二月己亥,同盟于戲。

楚子伐鄭。

【傳】

九年春,宋災。樂喜為司城以為政。使伯氏司里。火所未至,徹小屋,塗大屋,陳畚挶,具綆缶,備水器,量輕重,蓄水潦,積土塗,巡丈城,繕守備,表火道。使華臣具正徒,令隧正納郊保,奔火所。使華閱討右官,官庀其司。向戌討左,亦如之。使樂遄庀刑器,亦如之。使皇鄖命校正出馬,工正出車,備甲兵,庀武守。使西鉏吾庀府守,令司宮、巷伯儆宮。二師令四鄉正敬享,祝宗用馬于四墉,祀盤庚于西門之外。

晉侯問于士弱曰:「吾聞之,宋災,于是乎知有天道。何故?」對曰:「古之火正,或食于心,或食于咮,以出內火。是故咮為鶉火,心為大火。陶唐氏之火正閼伯,居商丘,祀大火,而火紀時焉。相土因之,故商主大火。商人閱其禍敗之釁,必始于火,是以日知其有天道也。」公曰:「可必乎?」對曰:「在道,國亂無象,不可知也。」

夏,季武子如晉,報宣子之聘也。

穆姜薨于東宮。始往而筮之,遇《艮》a005a005之八。史曰:「是謂《艮》之《隨》a007a003。《隨》其出也,君必速也。」姜曰:「亡。是于《周易》曰:『《隨》,元亨利貞,无咎。』元,體之長也;亨,嘉之會也;利,義之和也;貞,事之幹也。體仁足以長人,嘉德足以合禮,利物足以和義,貞固足以幹事。然,故不可誣也,是以雖《隨》,无咎。今我婦人而與于亂,固在下位,而有不仁,不可謂元。不靖國家,不可謂亨。作而害身,不可謂利。弃位而姣,不可謂貞。有四德者,《隨》而无咎。我皆無之,豈《隨》也哉?我則取惡,能无咎乎?必死于此,弗得出矣。」

秦景公使士雃乞師于楚,將以伐晉,楚子許之。子囊曰:「不可,當今吾不能與晉爭。晉君類能而使之,舉不失選,官不易方,其卿讓于善,其大夫不失守,其士競于教,其庶人力于農穡。商工皁隸不知遷業。韓厥老矣,知罃稟焉以為政。范匄少于中行偃,而上之,使佐中軍。韓起少于欒黶,而欒黶、士魴上之,使佐上軍。魏絳多功,以趙武為賢,而為之佐。君明臣忠,上讓下競。當是時也,晉不可敵,事之而後可。君其圖之。」王曰:「吾既許之矣。雖不及晉,必將出師。」秋,楚子師于武城,以為秦援。秦人侵晉。晉饑,弗能報也。

冬十月,諸侯伐鄭。庚午,季武子、齊崔杼、宋皇鄖從荀罃、士匄,門于鄟門。衛北宮括、曹人、邾人,從荀偃、韓起,門于師之梁。滕人、薛人,從欒黶、士魴,門于北門。杞人、郳人,從趙武、魏絳,斬行栗。甲戌,師于氾,令于諸侯曰:「修器備,盛餱糧,歸老幼,居疾于虎牢,肆眚,圍鄭。」鄭人恐,乃行成。中行獻子曰:「遂圍之,以待楚人之救也,而與之戰。不然,無成。」知武子曰:「許之盟而還師,以敝楚人。吾三分四軍,與諸侯之銳,以逆來者,于我未病,楚不能矣,猶愈于戰。暴骨以逞,不可以爭,大勞未艾。君子勞心,小人勞力,先王之制也。」諸侯皆不欲戰,乃許鄭成。十一月己亥,同盟于戲,鄭服也。

將盟,鄭六卿公子騑、公子發、公子嘉、公孫輒、公孫蠆、公孫舍之,及其大夫、門子,皆從鄭伯。晉士莊子為載書曰:「自今日既盟之後,鄭國而不唯晉命是聽,而或有異志者,有如此盟。」公子騑趨進曰:「天禍鄭國,使介居二大國之間,大國不加德音,而亂以要之,使其鬼神不獲歆其禋祀,其民人不獲享其土利,夫婦辛苦墊隘,無所厎告。自今日既盟之後,鄭國而不唯有禮與彊可以庇民者是從,而敢有異志者,亦如之。」荀偃曰:「改載書。」公孫舍之曰:「昭大神要言焉,若可改也,大國亦可叛也。」知武子謂獻子曰:「我實不德,而要人以盟,豈禮也哉?非禮何以主盟?姑盟而退,修德息師而來,終必獲鄭,何必今日?我之不德,民將棄我,豈唯鄭?若能休和,遠人將至,何恃于鄭?」乃盟而還。

晉人不得志于鄭,以諸侯復伐之。十二月癸亥,門其三門。閏月戊寅,濟于陰阪,侵鄭。次于陰口而還。子孔曰:「晉師可擊也,師老而勞,且有歸志,必大克之。」子展曰:「不可。」

公送晉侯,晉侯以公晏于河上,問公年。季武子對曰:「會于沙隨之歲,寡君以生。」晉侯曰:「十二年矣,是謂一終,一星終也。國君十五而生子,冠而生子,禮也。君可以冠矣!大夫盍為冠具。」武子對曰:「君冠,必以祼享之禮行之,以金石之樂節之,以先君之祧處之。今寡君在行,未可具也,請及兄弟之國,而假備焉。」晉侯曰:「諾。」公還及衛,冠于成公之廟,假鐘磬焉,禮也。

楚子伐鄭,子駟將及楚平。子孔、子蟜曰:「與大國盟,口血未乾而背之,可乎?」子駟、子展曰:「吾盟固云『唯彊是從』,今楚師至,晉不我救,則楚彊矣。盟誓之言,豈敢背之?且要盟無質,神弗臨也。所臨唯信,信者,言之瑞也,善之主也,是故臨之。明神不蠲要盟,背之,可也。」乃及楚平。公子罷戎入盟,同盟于中分。楚莊夫人卒,王未能定鄭而歸。

晉侯歸,謀所以息民。魏絳請施舍,輸積聚以貸。自公以下,苟有積者盡出之。國無滯積,亦無困人;公無禁利,亦無貪民。祈以幣更,賓以特牲,器用不作,車服從給。行之期年,國乃有節,三駕而楚不能與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