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襄公五年

【經】
五年春,公至自晉。
夏,鄭伯使公子發來聘。
叔孫豹、鄫世子巫如晉。
仲孫蔑、衛孫林父子會吳于善道。
秋,大雩。
楚殺其大夫公子壬夫。

公會晉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齊世子光、吳人、鄫人于戚。

公至自會。
冬,戍陳。

楚公子貞帥師伐陳。公會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齊世子光救陳。

十有二月,公至自救陳。
辛未,季孫行父卒。

【傳】

五年春,公至自晉。

王使王叔陳生愬戎于晉,晉人執之。士魴如京師,言王叔之貳于戎也。

夏,鄭子國來聘,通嗣君也。

穆叔覿鄫大子于晉,以成屬鄫。書曰「叔孫豹、鄫大子巫如晉」,言比諸魯大夫也。

吳子使壽越如晉,辭不會于雞澤之故,且請聽諸侯之好。晉人將為之合諸侯,使魯、衛先會吳,且告會期。故孟獻子、孫文子會吳于善道。

秋,大雩,旱也。

楚人討陳叛故,曰:「由令尹子辛實侵欲焉。」乃殺之。書曰:「楚殺其大夫公子壬夫。」貪也。君子謂:「楚共王于是不刑。《詩》曰:『周道挺挺,我心扃扃。講事不令,集人來定。』己則無信,而殺人以逞,不亦難乎?《夏書》曰:『成允成功。』」

九月丙午,盟于戚,會吳,且命戍陳也。穆叔以屬鄫為不利,使鄫大夫聽命于會。

楚子囊為令尹。范宣子曰:「我喪陳矣!楚人討貳而立子囊,必改行,而疾討陳。陳近于楚,民朝夕急,能無往乎?有陳非吾事也,無之而後可。」冬,諸侯戍陳。子囊伐陳。十一月甲午,會于城棣以救之。

季文子卒,大夫入斂,公在位。宰庀家器為葬備,無衣帛之妾,無食粟之馬,無藏金玉,無重器備。君子是以知季文子之忠于公室也。相三君矣,而無私積,可不謂忠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