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成公十四年

【經】
十有四年春王正月,莒子朱卒。
夏,衛孫林父自晉歸于衛。
秋,叔孫僑如如齊逆女。
鄭公子喜帥師伐許。
九月,僑如以夫人婦姜氏至自齊。
冬十月庚寅,衛侯臧卒。
秦伯卒。

【傳】

十四年春,衛侯如晉,晉侯強見孫林父焉,定公不可。夏,衛侯既歸,晉侯使郤犨送孫林父而見之,衛侯欲辭,定姜曰:「不可。是先君宗卿之嗣也,大國又以為請。不許,將亡。雖惡之,不猶愈于亡乎?君其忍之。安民而宥宗卿,不亦可乎?」衛侯見而復之。衛侯饗苦成叔,甯惠子相。苦成叔傲。甯子曰:「苦成叔家其亡乎!古之為享食也,以觀威儀、省禍福也。故《詩》曰:『兕觥其觩,旨酒思柔。彼交匪傲,萬福來求。』今夫子傲,取禍之道也。」

秋,宣伯如齊逆女。稱族,尊君命也。

八月,鄭子罕伐許,敗焉。戊戌,鄭伯復伐許。庚子,入其郛。許人平以叔申之封。

九月,僑如以夫人婦姜氏至自齊。舍族,尊夫人也。故君子曰:「《春秋》之稱,微而顯,志而晦,婉而成章,盡而不汙,懲惡而勸善。非聖人,誰能脩之?」

衛侯有疾,使孔成子、甯惠子立敬姒之子衎以為大子。冬十月,衛定公卒。夫人姜氏既哭而息,見大子之不哀也,不內酌飲。歎曰:「是夫也,將不唯衛國之敗,其必始於未亡人!烏呼!天禍衛國也夫!吾不獲鱄也使主社稷!」大夫聞之,無不聳懼。孫文子自是不敢舍其重器于衛,盡寘諸戚,而甚善晉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