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宣公十一年

【經】
十有一年春王正月。
夏,楚子、陳侯、鄭伯盟于辰陵。
公孫歸父會齊人伐莒。
秋,晉侯會狄于欑函。
冬十月,楚人殺陳夏徵舒。
丁亥,楚子入陳。
納公孫寧、儀行父于陳。

【傳】

十一年春,楚子伐鄭,及櫟。子良曰:「晉、楚不務德而兵爭,與其來者可也!晉、楚無信,我焉得有信?」乃從楚。夏,楚盟于辰陵,陳、鄭服也。

楚左尹子重侵宋,王待諸郔。

令尹蒍艾獵城沂,使封人慮事,以授司徒,量功命日,分財用,平板榦,稱畚築,程土物,議遠邇,略基趾,具餱糧,度有司。事三旬而成,不愆于素。

晉郤成子求成于眾狄,眾狄疾赤狄之役,遂服于晉。秋,會于欑函,眾狄服也。是行也,諸大夫欲召狄。郤成子曰:「吾聞之,非德,莫如勤,非勤,何以求人?能勤,有繼。其從之也。《詩》曰:『文王既勤止。』文王猶勤,況寡德乎?」

冬,楚子為陳夏氏亂故,伐陳。謂陳人「無動,將討於少西氏」。遂入陳,殺夏徵舒,轘諸栗門。因縣陳。陳侯在晉。

申叔時使於齊,反,復命而退。王使讓之曰:「夏徵舒為不道,弒其君,寡人以諸侯討而戮之,諸侯、縣公皆慶寡人,女獨不慶寡人,何故?」對曰:「猶可辭乎?」王曰:「可哉。」曰:「夏徵舒弒其君,其罪大矣,討而戮之,君之義也。抑人亦有言曰:『牽牛以蹊人之田,而奪之牛。牽牛以蹊者,信有罪矣!而奪之牛,罰已重矣。』諸侯之從也,曰:『討有罪也!』今縣陳,貪其富也。以討召諸侯,而以貪歸之,無乃不可乎?」王曰:「善哉!吾未之聞也。反之可乎?」對曰:「吾儕小人所謂『取諸其懷而與之』也。」乃復封陳。鄉取一人焉以歸,謂之夏州。故書曰「楚子入陳,納公孫寧、儀行父于陳」,書有禮也。

厲之役,鄭伯逃歸,自是楚未得志焉。鄭既受盟于辰陵,又徼事于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