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宣公二年

【經】
二年春王二月壬子,宋華元帥師及鄭公子歸生帥師戰于大棘。宋師敗績,獲宋華元。

秦師伐晉。
夏,晉人、宋人、衛人、陳人侵鄭。
秋九月乙丑,晉趙盾弒其君夷臯。
冬十月乙亥,天王崩。

【傳】

二年春,鄭公子歸生受命于楚,伐宋。宋華元、樂呂御之。二月壬子,戰於大棘,宋師敗績。囚華元,獲樂呂,及甲車四百六十乘,俘二百五十人,馘百。狂狡輅鄭人,鄭人入於井,倒戟而出之,獲狂狡。君子曰:「失禮違命,宜其為禽也。戎,昭果毅以聽之之謂禮,殺敵為果,致果為毅。易之,戮也。」

將戰,華元殺羊食士,其御羊斟不與。及戰,曰:「疇昔之羊,子為政;今日之事,我為政。」與入鄭師,故敗。君子謂:「羊斟,非人也,以其私憾,敗國殄民,於是刑孰大焉?《詩》所謂『人之無良』者,其羊斟之謂乎!殘民以逞。」

宋人以兵車百乘、文馬百駟,以贖華元于鄭。半入,華元逃歸,立于門外,告而入。見叔牂,曰:「子之馬然也。」對曰:「非馬也,其人也。」既合而來奔。宋城,華元為植,巡功。城者謳曰:「睅其目,皤其腹,棄甲而復。于思于思,棄甲復來。」使其驂乘謂之曰:「牛則有皮,犀兕尚多,棄甲則那?」役人曰:「從其有皮,丹漆若何?」華元曰:「去之,夫其口眾我寡。」

秦師伐晉,以報崇也,遂圍焦。夏,晉趙盾救焦,遂自陰地及諸侯之師侵鄭,以報大棘之役。楚鬬椒救鄭,曰:「能欲諸侯而惡其難乎?」遂次于鄭,以待晉師。趙盾曰:「彼宗競于楚,殆將斃矣。姑益其疾。」乃去之。

晉靈公不君:厚斂以彫牆;從臺上彈人,而觀其辟丸也;宰夫胹熊蹯不熟,殺之,寘諸畚,使婦人載以過朝。趙盾、士季見其手,問其故,而患之。將諫,士季曰:「諫而不入,則莫之繼也。會請先,不入,則子繼之。」三進及溜,而後視之,曰:「吾知所過矣,將改之。」稽首而對曰:「人誰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詩》曰:『靡不有初,鮮克有終。』夫如是,則能補過者鮮矣。君能有終,則社稷之固也,豈唯羣臣賴之?又曰:『袞職有闕,惟仲山甫補之。』能補過也。君能補過,袞不廢矣。」猶不改。宣子驟諫,公患之,使鉏麑賊之。晨往,寢門闢矣,盛服將朝,尚早,坐而假寐。麑退,歎而言曰:「不忘恭敬,民之主也。賊民之主,不忠。棄君之命,不信。有一于此,不如死也。」觸槐而死。秋,九月,晉侯飲趙盾酒,伏甲將攻之。其右提彌明知之,趨登曰:「臣侍君宴,過三爵,非禮也。」遂扶以下。公嗾夫獒焉,明搏而殺之。盾曰:「棄人用犬,雖猛何為?」鬥且出,提彌明死之。

初,宣子田於首山,舍于翳桑,見靈輙餓,問其病。曰:「不食三日矣。」食之,舍其半。問之,曰:「宦三年矣,未知母之存否,今近焉,請以遺之。」使盡之,而為之簞食與肉,寘諸橐以與之。既而與為公介,倒戟以禦公徒,而免之。問何故。對曰:「翳桑之餓人也。」問其名居,不告而退,遂自亡也。

乙丑,趙穿攻靈公於桃園。宣子未出山而復。太史書曰:「趙盾弒其君。」以示于朝。宣子曰:「不然。」對曰:「子為正卿,亡不越竟,反不討賊,非子而誰?」宣子曰:「嗚呼!詩曰『我之懷矣,自詒伊慼』,其我之謂矣!」孔子曰:「董孤,古之良史也,書法不隱。趙宣子,古之良大夫也,為法受惡。惜也,越竟乃免。」

宣子使趙穿逆公子黑臀于周,而立之。壬申,朝于武宮。

初,麗姬之亂,詛無畜羣公子,自是晉無公族。及成公即位,乃宦卿之適,而為之田,以為公族。又宦其餘子,以為餘子。其庶子為公行。晉於是有公族、餘子、公行。趙盾請以括為公族,曰:「君姬氏之愛子也。微君姬氏,則臣狄人也。」公許之。冬,趙盾為旄車之族,使屏季以其故族為公族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