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文公十六年

【經】
十有六年春,季孫行父會齊侯于陽穀,齊侯弗及盟。
夏五月,公四不視朔。
六月戊辰,公子遂及齊侯盟于郪丘。
秋八月辛未,夫人姜氏薨。
毀泉臺。
楚人、秦人、巴人滅庸。
冬十有一月,宋人弒其君杵臼。

【傳】

十六年春王正月,及齊平。公有疾,使季文子會齊侯于陽穀。請盟,齊侯不肯,曰:「請俟君間。」

夏五月,公四不視朔,疾也。公使襄仲納賂于齊侯,故盟于郪丘。

有蛇自泉宮出,入于國,如先君之數。秋,八月辛未,聲姜薨。毀泉臺。

楚大饑,戎伐其西南,至于阜山,師于大林。又伐其東南,至于陽丘,以侵訾枝。庸人帥羣蠻以叛楚。麇人率百濮聚於選,將伐楚。於是申、息之北門不啟。楚人謀徙於阪高。蒍賈曰:「不可。我能往,寇亦能住,不如伐庸。夫麇與百濮,謂我饑不能師,故伐我也。若我出師,必懼而歸。百濮離居,將各走其邑,誰暇謀人?」乃出師,旬有五日,百濮乃罷。

自廬以往,振廩同食。次于句澨。使廬戢黎侵庸,及庸方城。庸人逐之,囚子揚窗。三宿而逸,曰:「庸師眾,羣蠻聚焉,不如復大師,且起王卒,會而後進。」師叔曰:「不可。姑又與之遇以驕之。彼驕我怒,而後可克。先君蚡冒所以服陘隰也。」又與之遇,七遇皆北,唯裨、鯈、魚人實逐之。庸人曰:「楚不足與戰矣。」遂不設備。

楚子乘馹,會師于臨品,分為二隊。子越自石溪,子貝自仞,以伐庸。秦人、巴人從楚師。羣蠻從楚子盟。遂滅庸。

宋公子鮑禮於國人,宋饑,竭其粟而貸之。年自七十以上,無不饋詒也,時加羞珍異。無日不數於六卿之門。國之材人,無不事也,親自桓以下,無不恤也。公子鮑美而艷,襄夫人欲通之,而不可,乃助之施。昭公無道,國人奉公子鮑以因夫人。

於是華元為右師,公孫友為左師,華耦為司馬,鱗鱹為司徒,蕩意諸為司城,公子朝為司寇。初,司城蕩卒,公孫壽辭司城,請使意諸為之。既而告人曰:「君無道,吾官近,懼及焉。棄官,則族無所庇。子,身之貳也,姑紓死焉。雖亡子,猶不亡族。」既,夫人將使公田孟諸而殺之。公知之,盡以寶行。蕩意諸曰:「盍適諸侯?」公曰:「不能其大夫至于君祖母以及國人,諸侯誰納我?且既為人君,而又為人臣,不如死。」盡以其寶賜左右而使行。夫人使謂司城去公,對曰:「臣之而逃其難,若後君何?」冬,十一月甲寅,宋昭公將田孟諸,未至,夫人王姬使帥甸攻而殺之。蕩意諸死之。書曰「宋人弒其君杵臼」,君無道也。

文公即位,使母弟須為司城。華耦卒,而使蕩虺為司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