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文公十年

【經】
十年春王三月辛卯,臧孫辰卒。
夏,秦伐晉。
楚殺其大夫宜申。
自正月不雨,至于秋七月。
及蘇子盟于女栗。
冬,狄侵宋。
楚子、蔡侯次于厥貉。

【傳】

十年春,晉人伐秦,取少梁。夏,秦伯伐晉,取北徵。

初,楚范巫矞似謂成王與子玉、子西曰:「三君皆將強死。」城濮之役,王思之,故使止子玉曰:「毋死!」不及。止子西,子西縊而縣絕,王使適至,遂止之,使為商公。沿漢泝江,將入郢。王在渚宮,下,見之。懼而辭曰:「臣免於死,又有讒言,謂臣將逃,臣歸死於司敗也。」王使為工尹,又與子家謀弒穆王。穆王聞之。五月,殺鬬宜申及仲歸。

秋七月,及蘇子盟于女栗,頃王立故也。

陳侯、鄭伯會楚子于息。冬,遂及蔡侯次于厥貉,將以伐宋。宋華御事曰:「楚欲弱我也。先為之弱乎,何必使誘我?我實不能,民何罪?」乃逆楚子,勞且聽命,遂道以田孟諸。宋公為右盂,鄭伯為左盂。期思公復遂為右司馬,子朱及文之無畏為左司馬,命夙駕載燧。宋公違命,無畏抶其僕以徇。或謂子舟曰:「國君不可戮也。」子舟曰:「當官而行,何彊之有?《詩》曰:『剛亦不吐,柔亦不茹。』『毋從詭隨,以謹罔極。』是亦非辟彊也,敢愛死以亂官乎!」

厥貉之會,麇子逃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