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僖公三十年

【經】
三十年春王正月。
夏,狄侵齊。
秋,衛殺其大夫元咺及公子瑕。衛侯鄭歸于衛。
晉人、秦人圍鄭。
介人侵蕭。
冬,天王使宰周公來聘。
公子遂如京師。遂如晉。

【傳】

三十年春,晉人侵鄭,以觀其可攻與否。狄閒晉之有鄭虞也,夏,狄侵齊。

晉侯使醫衍酖衛侯。甯俞貨醫,使薄其酖,不死。公為之請,納玉於王與晉侯。皆十瑴,王許之。秋,乃釋衛侯。衛侯使賂周歂、治厪曰:「苟能納我,吾使爾為卿。」周、冶殺元咺及子適、子儀。公入,祀先君。周、冶既服將命,周歂先入,及門,遇疾而死。冶厪辭卿。

九月甲午,晉侯、秦伯圍鄭,以其無禮於晉,且貳於楚也。晉軍函陵,秦軍氾南。佚之狐言於鄭伯曰:「國危矣!若使燭之武見秦君,師必退。」公從之。辭曰:「臣之壯也,猶不如人,今老矣,無能為也已。」公曰:「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過也。然鄭亡,子亦有不利焉。」許之。

夜,縋而出,見秦伯曰:「秦、晉圍鄭,鄭既知亡矣。若亡鄭而有益於君,敢以煩執事。越國以鄙遠,君知其難也,焉用亡鄭以陪鄰?鄰之厚,君之薄也。若舍鄭以為東道主,行李之往來,共其乏困,君亦無所害。且君嘗為晉君賜矣,許君焦、瑕,朝濟而夕設版焉,君之所知也。夫晉,何厭之有?既東封鄭,又欲肆其西封,不闕秦,將焉取之?闕秦以利晉,唯君圖之。」秦伯說,與鄭人盟,使杞子、逢孫、揚孫戍之,乃還。

子犯請擊之,公曰:「不可。微夫人力不及此。因人之力而敝之,不仁。失其所與,不知。以亂易整,不武。吾其還也。」亦去之。

初,鄭公子蘭出奔晉,從於晉侯伐鄭,請無與圍鄭。許之,使待命于東。鄭石甲父、侯宣多逆以為大子,以求成于晉,晉人許之。

冬,王使周公閱來聘,饗有昌歜、白、黑、形鹽。辭曰:「國君,文足昭也,武可畏也,則有備物之饗,以象其德。薦五味,羞嘉穀,鹽虎形,以獻其功。吾何以堪之?」

東門襄仲將聘于周,遂初聘于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