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僖公二十二年

【經】
二十有二年春,公伐邾,取須句。
夏,宋公、衛侯、許男、滕子伐鄭。
秋八月丁未,及邾人戰于升陘。
冬十有一月己巳朔,宋公及楚人戰于泓,宋師敗績。

【傳】

二十二年春,伐邾,取須句,反其君焉,禮也。

三月,鄭伯如楚。

夏,宋公伐鄭。子魚曰:「所謂禍在此矣。」

初,平王之東遷也,辛有適伊川,見被髮而祭於野者,曰:「不及百年,此其戎乎?其禮先亡矣!」秋,秦、晉遷陸渾之戎于伊川。

晉大子圉為質於秦,將逃歸,謂嬴氏曰:「與子歸乎?」對曰:「子,晉大子,而辱於秦。子之欲歸,不亦宜乎?寡君之使婢子侍執巾櫛,以固子也。從子而歸,棄君命也。不敢從,亦不敢言。」遂逃歸。

富辰言於王,曰:「請召大叔。《詩》曰:『協比其鄰,昬姻孔云。』吾兄弟之不協,焉能怨諸侯之不睦?」王說。王子帶自齊復歸于京師,王召之也。

邾人以須句故出師,公卑邾,不設備而禦之。臧文仲曰:「國無小,不可易也;無備,雖眾不可恃也。《詩》曰:『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又曰:『敬之敬之,天惟顯思,命不易哉!』先王之明德,猶無不難也,無不懼也,況我小國乎!君其無謂邾小。蠭蠆有毒,而況國乎?」弗聽。八月丁未,公及邾師戰于升陘,我師敗績。邾人獲公冑,縣諸魚門。

楚人伐宋以救鄭。宋公將戰,大司馬固諫曰:「天之棄商久矣,君將興之,弗可赦也已。」弗聽。

冬十一月己巳朔,宋公及楚人戰于泓。宋人既成列,楚人未既濟。司馬曰:「彼眾我寡,及其未既濟也,請擊之。」公曰:「不可。」既濟而未成列,又以告。公曰:「未可。」既陳而後擊之,宋師敗績。公傷股,門官殲焉。國人皆咎公。公曰:「君子不重傷,不禽二毛。古之為軍也,不以阻隘也。寡人雖亡國之餘,不鼓不成列。」子魚曰:「君未知戰。勍敵之人,隘而不列,天贊我也。阻而鼓之,不亦可乎?猶有懼焉。且今之勍者,皆吾敵也。雖及胡耇,獲則取之,何有於二毛?明恥教戰,求殺敵也,傷未及死,如何勿重?若愛重傷,則如勿傷;愛其二毛,則如服焉。三軍以利用也,金鼓以聲氣也。利而用之,阻隘可也;聲盛致志,鼓儳可也。」

丙子晨,鄭文夫人芈氏、姜氏勞楚子于柯澤。楚子使師縉示之俘馘。君子曰:「非禮也。婦人送迎不出門,見兄弟不踰閾,戎事不邇女器。」丁丑,楚子入饗于鄭,九獻,庭實旅百,加籩豆六品。饗畢,夜出,文芈送于軍,取鄭二姬以歸。叔詹曰:「楚王其不沒乎!為禮卒於無別,無別不可謂禮,將何以沒?」諸侯是以知其不遂霸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