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僖公十九年

【經】
十有九年春王三月,宋人執滕子嬰齊。
夏六月,宋公、曹人、邾人盟于曹南。
鄫子會盟于邾。己酉,邾人執鄶子,用之。
秋,宋人圍曹。衛人伐邢。
冬,會陳人、蔡人、楚人、鄭人盟于齊。
梁亡。

【傳】

十有九年春,遂城而居之。

宋人執滕宣公。

夏,宋公使邾文公用鄫子于次睢之社,欲以屬東夷。司馬子魚曰:「古者六畜不相為用,小事不用大牲,而況敢用人乎?祭祀以為人也。民,神之主也。用人,其誰饗之?齊桓公存三亡國以屬諸侯,義士猶曰薄德。今一會而虐二國之君,又用諸淫昏之鬼,將以求霸,不亦難乎?得死為幸!」

秋,衛人伐邢,以報菟圃之役。於是衛大旱,卜有事於山川,不吉。甯莊子曰:「昔周饑,克殷而年豐。今邢方無道,諸侯無伯,天其或者欲使衛討邢乎?」從之,師興而雨。

宋人圍曹,討不服也。子魚言於宋公曰:「文王聞崇德亂而伐之,軍三旬而不降。退修教而復伐之,因壘而降。《詩》曰:『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今君德無乃猶有所闕,而以伐人,若之何?盍姑內省德乎?無闕而後動。」

陳穆公請脩好於諸侯,以無忘齊桓之德。冬,盟于齊,修桓公之好也。

梁亡,不書其主,自取之也。初,梁伯好土功,亟城而弗處,民罷而弗堪,則曰:「某寇將至。」乃溝公宮,曰:「秦將襲我。」民懼而潰,秦遂取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