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僖公十年

【經】
十年春王正月,公如齊。
狄滅溫,溫子奔衛。
晉里克弒其君卓及其大夫荀息。
夏,齊侯、許男伐北戎。
晉殺其大夫里克。
秋七月。
冬,大雨雪。

【傳】

十年春,狄滅溫,蘇子無信也。蘇子叛王即狄,又不能於狄,狄人伐之,王不救,故滅。蘇子奔衛。

夏四月,周公忌父、王子黨會齊隰朋立晉侯。晉侯殺里克以說。將殺里克,公使謂之曰:「微子,則不及此。雖然,子殺二君與一大夫,為子君者,不亦難乎?」對曰:「不有廢也,君何以興?欲加之罪,其無辭乎?臣聞命矣。」伏劍而死。於是丕鄭聘於秦,且謝緩賂,故不及。

晉侯改葬共大子。秋,狐突適下國,遇大子,大子使登,僕,而告之曰:「夷吾無禮,余得請於帝矣。將以晉畀秦,秦將祀余。」對曰:「臣聞之,神不歆非類,民不祀非族。君祀無乃殄乎?且民何罪?失刑、乏祀,君其圖之。」君曰:「諾。吾將復請。七日,新城西偏,將有巫者而見我焉。」許之,遂不見。及期而往,告之曰:「帝許我罰有罪矣,敝於韓。」

丕鄭之如秦也,言於秦伯曰:「呂甥、郤稱、冀芮實為不從,若重問以召之,臣出晉君,君納重耳,蔑不濟矣。」

冬,秦伯使泠至報問,且召三子。郤芮曰:「幣重而言甘,誘我也。」遂殺丕鄭、祁舉及七輿大夫:左行共華、右行賈華、叔堅、騅歂、纍虎、特宮、山祁,皆里、丕之黨也。丕豹奔秦,言於秦伯曰:「晉侯背大主而忌小怨,民弗與也,伐之,必出。」公曰:「失眾,焉能殺?違禍,誰能出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