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僖公七年

【經】
七年春,齊人伐鄭。
夏,小邾子來朝。
鄭殺其大夫申侯。
秋七月,公會齊侯、宋公、陳世子款、鄭世子華盟于甯母。
曹伯班卒。
公子友如齊。
冬葬曹昭公。

【傳】

七年春,齊人伐鄭。孔叔言於鄭伯曰:「諺有之曰:『心則不競,何憚於病?』既不能彊,又不能弱,所以斃也。國危矣!請下齊以救國。」公曰:「吾知其所由來矣!姑少待我。」對曰:「朝不及夕,何以待君?」

夏,鄭殺申侯以說于齊,且用陳轅濤塗之譖也。初,申侯,申出也,有寵於楚文王。文王將死,與之璧,使行,曰,「唯我知女,女專利而不厭,予取予求,不女疵瑕也。後之人將求多於女,女必不免。我死,女必速行。無適小國,將不女容焉。」既葬,出奔鄭,又有寵于厲公。子文聞其死也,曰:「古人有言曰,『知臣莫若君。』弗可改也已。」

秋,盟于甯母,謀鄭故也。管仲言於齊侯曰:「臣聞之,招攜以禮,懷遠以德,德禮不易,無人不懷。」齊侯脩禮於諸侯,諸侯官受方物。鄭伯使大子華聽命於會,言於齊侯曰:「洩氏、孔氏、子人氏三族,實違君命。若君去之以為成,我以鄭為內臣,君亦無所不利焉。」齊侯將許之。管仲曰:「君以禮與信屬諸侯,而以姦終之,無乃不可乎?子父不奸之謂禮,守命共時之謂信。違此二者,姦莫大焉。」公曰:「諸侯有討於鄭,未捷。今苟有釁,從之,不亦可乎?」對曰:「君若綏之以德,加之以訓,辭,而帥諸侯以討鄭,鄭將覆亡之不暇,豈敢不懼?若揔其罪人以臨之,鄭有辭矣,何懼?且夫合諸侯以崇德也,會而列姦,何以示後嗣?夫諸侯之會,其德刑禮義,無國不記。記姦之位,君盟替矣。作而不記,非盛德也。君其勿許,鄭必受盟。夫子華既為大子,而求介於大國,以弱其國,亦必不免。鄭有叔詹、堵叔、師叔三良為政,未可間也。」齊侯辭焉。子華由是得罪於鄭。

冬,鄭伯請盟於齊。

閏月,惠王崩。襄王惡大叔帶之難,懼不立,不發喪,而告難於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