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僖公二年

【經】
二年春王正月,城楚丘。
夏五月辛巳,葬我小君哀姜。
虞師、晉師滅下陽。
秋九月,齊侯、宋公、江人、黃人盟于貫。
冬十月,不雨。
楚人侵鄭。

【傳】

二年春,諸侯城楚丘,而封衛焉。不書所會,後也。

晉荀息請以屈產之乘與垂棘之璧,假道於虞以伐虢。公曰:「是吾寶也。」對曰:「若得道於虞,猶外府也。」公曰:「宮之奇存焉。」對曰:「宮之奇之為人也,懦而不能強諫,且少長於君,君暱之,雖諫,將不聽。」乃使荀息假道於虞,曰:「冀為不道,入自顛軨,伐鄍三門。冀之既病。則亦唯君故。今虢為不道,保於逆旅,以侵敝邑之南鄙。敢請假道,以請罪于虢。」虞公許之,且請先伐虢。宮之奇諫,不聽,遂起師。夏,晉里克、荀息帥師會虞師,伐虢,滅下陽。先書虞,賄故也。

秋,盟于貫,服江、黃也。

齊寺人貂始漏師于多魚。

虢公敗戎于桑田。晉卜偃曰:「虢必亡矣。亡下陽不懼,而又有功,是天奪之鑒,而益其疾也。必易晉而不撫其民矣,不可以五稔。」

冬,楚人伐鄭,鬬章囚鄭聃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