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莊公二十八年

【經】
二十有八年春,王三月甲寅,齊人伐衛。衛人及齊人戰,衛人敗績。
夏四月丁未,邾子瑣卒。
秋,荊伐鄭,公會齊人、宋人救鄭。
冬,築郿。
大無麥、禾,臧孫辰告糴于齊。

【傳】

二十八年春,齊侯伐衛。戰,敗衛師。數之以王命,取賂而還。

晉獻公娶于賈,無子。烝于齊姜,生秦穆夫人及大子申生。又娶二女於戎,大戎狐姬生重耳,小戎子生夷吾。晉伐驪戎,驪戎男女以驪姬。歸,生奚齊,其娣生卓子。驪姬嬖,欲立其子,賂外嬖梁五與東關嬖五,使言於公曰:「曲沃,君之宗也;蒲與二屈,君之疆也;不可以無主。宗邑無主,則民不威;疆埸無主,則啟戎心。戎之生心,民慢其政,國之患也。若使大子主曲沃,而重耳、夷吾主蒲與屈,則可以威民而懼戎,且旌君伐。」使俱曰:「狄之廣莫,於晉為都。晉之啟土,不亦宜乎!」晉侯說之。夏,使大子居曲沃,重耳居蒲城,夷吾居屈。羣公子皆鄙,唯二姬之子在絳。二五卒與驪姬譖羣公子而立奚齊,晉人謂之「二五耦」。

楚令尹子元欲蠱文夫人,為館於其宮側,而振萬焉。夫人聞之,泣曰:「先君以是舞也,習戎備也。今令尹不尋諸仇讐,而於未亡人之側,不亦異乎!」御人以告子元。子元曰:「婦人不忘襲讐,我反忘之!」秋,子元以車六百乘伐鄭,入于桔柣之門。子元、鬬御彊、鬬梧、耿之不比為旆,鬬班、王孫游、王孫喜殿。眾車入自純門,及逵市。縣門不發,楚言而出。子元曰:「鄭有人焉。」諸侯救鄭,楚師夜遁。鄭人將奔桐丘,諜告曰:「楚幕有烏。」乃止。

冬,饑。臧孫辰告糴于齊,禮也。

築郿,非都也。凡邑,有宗廟先君之主曰都,無曰邑。邑曰築,都曰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