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莊公十一年

【經】
十有一年春王正月。
夏五月,戊寅,公敗宋師于鄑。
秋,宋大水。
冬,王姬歸于齊。

【傳】

十一年夏,宋為乘丘之役故,侵我。公禦之,宋師未陳而薄之,敗諸鄑。凡師,敵未陳曰敗某師,皆陳曰戰,大崩曰敗績,得儁曰克,覆而敗之曰取某師,京師敗曰王師敗績于某。

秋,宋大水。公使弔焉,曰:「天作淫雨,害于粢盛,若之何不弔?」對曰:「孤實不敬,天降之災,又以為君憂,拜命之辱。」臧文仲曰:「宋其興乎。禹、湯罪己,其興也悖焉、桀、紂罪人,其亡也忽焉。且列國有凶,稱孤,禮也。言懼而名禮,其庶乎。」既而聞之曰:「公子御說之辭也。」臧孫達曰:「是宜為君,有恤民之心。」

冬,齊侯來逆共姬。

乘丘之役,公之金僕姑射南宮長萬,公右歂孫生搏之。宋人請之,宋公靳之,曰:「始吾敬子,今子,魯囚也。吾弗敬子矣。」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