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桓公十一年

【經】
十有一年春正月,齊人、衛人、鄭人盟于惡曹。
夏五月癸未,鄭伯寤生卒。
秋七月,葬鄭莊公。
九月,宋人執鄭祭仲。突歸于鄭,鄭忽出奔衛。
柔會宋公、陳侯、蔡叔盟于折。
公會宋公于夫鍾。
冬十月有二月,公會宋公于闞。

【傳】

十一年春,齊、衛、鄭、宋盟于惡曹。

楚屈瑕將盟貳、軫。鄖人軍於蒲騷,將與隨、絞、州、蓼伐楚師。莫敖患之。鬬廉曰:「鄖人軍其郊,必不誡,且日虞四邑之至也。君次於郊郢,以禦四邑;我以銳師宵加于鄖,鄖有虞心而恃其城,莫有鬬志。若敗鄖師,四邑必離。」莫敖曰:「盍請濟師於王?」對曰:「師克在和,不在眾。商、周之不敵,君之所聞也。成軍以出,又何濟焉?」莫敖曰:「卜之?」對曰:「卜以決疑,不疑,何卜?」遂敗鄖師於蒲騷,卒盟而還。

鄭昭公之敗北戎也,齊人將妻之,昭公辭。祭仲曰:「必取之。君多內寵,子無大援,將不立。三公子皆君也。」弗從。

夏,鄭莊公卒。初,祭封人仲足有寵於莊公,莊公使為卿。為公娶鄧曼,生昭公,故祭仲立之。宋雍氏女於鄭莊公,曰雍姞,生厲公。雍氏宗,有寵於宋莊公,故誘祭仲而執之,曰:「不立突,將死。」亦執厲公而求賂焉。祭仲與宋人盟,以厲公歸而立之。

秋九月丁亥,昭公奔衛。己亥,厲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