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桓公五年

【經】
五年春正月,甲戌、己丑,陳侯鮑卒。
夏,齊侯鄭伯如紀。
天王使仍叔之子來聘。
葬陳桓公。
城祝丘。
秋,蔡人、衛人、陳人從王伐鄭。
大雩。
螽。
冬,州公如曹。

【傳】

五年春正月,甲戌,己丑,陳侯鮑卒,再赴也。於是陳亂,文公子佗殺大子免而代之。公疾病而亂作,國人分散,故再赴。

夏,齊侯、鄭伯朝于紀,欲以襲之。紀人知之。

王奪鄭伯政,鄭伯不朝。秋,王以諸侯伐鄭,鄭伯禦之。

王為中軍;虢公林父將右軍,蔡人、衛人屬焉;周公黑肩將左軍,陳人屬焉。

鄭子元請為左拒,以當蔡人、衛人;為右拒,以當陳人,曰:「陳亂,民莫有鬬心,若先犯之,必奔。王卒顧之,必亂。蔡、衛不枝,固將先奔,既而萃於王卒,可以集事。」從之。曼伯為右拒,祭仲足為左拒,原繁、高渠彌以中軍奉公,為魚麗之陳,先偏後伍,伍承彌縫。戰于繻葛,命二拒曰:「旝動而鼓。」蔡、衛、陳皆奔,王卒亂,鄭師合以攻之,王卒大敗。祝聃射王中肩,王亦能軍。祝聃請從之。公曰:「君子不欲多上人,況敢陵天子乎!苟自救也,社稷無隕,多矣。」

夜,鄭伯使祭足勞王,且問左右。

仍叔之子來聘,弱也。

秋,大雩,書,不時也。凡祀,啟蟄而郊,龍見而雩,始殺而嘗,閉蟄而烝。過則書。

冬,淳于公如曹。度其國危,遂不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