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舊五代史
  卷一百三十八  外國列傳第二

吐蕃,本漢西羌之地,或云南涼禿髮利鹿孤之後,其子孫以禿髮為國號,語訛為吐蕃。國人號其主為贊普,置大論、小論以理國事。其俗隨畜牧無常居,然亦有城郭,都城號邏些城。不知節候,以麥熟為歲首。

唐時屢為邊患。初,唐分天下為十道,河西、隴右三十三州,涼州最為大鎮。天寶置八監,牧馬三十萬,又置都護以控制之。安祿山之亂,肅宗在靈武,悉召河西戍卒收復兩京,吐蕃乘虛取河西、隴右,華人百萬皆陷于吐蕃。開成時,朝廷嘗遣使至西域,見甘、涼、瓜、沙等州城邑如故,陷吐蕃之人見唐使者旌節,夾道迎呼涕泣曰「皇帝猶念陷蕃生靈否?」其人皆天寶中陷吐蕃者子孫,其語言小訛,而衣服未改。

至五代時,吐蕃已微弱,回鶻、党項諸羌夷分侵其地,而不有其人民。值中國衰亂,不能撫有,惟甘、涼、瓜、沙四州常自通於中國。甘州為回鶻牙帳,案:原本脫「帳」字,今據歐陽史增入。而涼、瓜、沙三州將吏猶稱唐官,數來請命。自梁太祖時,常以靈武節度使兼領河西節度,而觀察甘、肅、威等州,然雖有其名,而涼州自立守將。唐長興四年,涼州留後孫超遣大將拓拔承謙及僧道士耆老楊通信等至京師,明宗拜孫超節度使。清泰元年,留後李文謙來請命。後數年,涼州人逐出文謙,靈武馮暉遣牙將吳繼興代文謙為留後,是時天福七年。明年,晉高祖遣涇州押牙陳延暉賫詔書安撫涼州,涼州人共刼留延暉,立以為刺史。至漢隱帝時,涼州留後折逋嘉施來請命,漢即以為節度使。嘉施,土豪也。周廣順二年,嘉施遣人市馬京師。是時樞密使王峻用事,峻故人申師厚者,少起盜賊,為兖州牙將,與峻相友善,後峻貴,師厚弊衣蓬首,日候峻出,馬前訴以飢寒,峻未有以發。而嘉施等來請帥,峻即建言,涼州深入夷狄,中國未嘗命使,請帥募府率供奉官能往者,月餘,無應募者,乃奏起師厚為左衞將軍,已而拜河西節度使。師厚至涼州,奏薦押衙副使崔虎心、陽妃谷首領沈念般等,及中國留人子孫王廷翰、溫崇樂、劉少英為將吏,又自安國鎮至涼州立三州以控扼諸羌,用其酋豪為刺史。然涼州夷夏雜處,師厚小人,不能撫有。至世宗時,師厚留其子而逃歸,涼州遂絕於中國。獨瓜、沙二州,終五代常來。

沙州,梁開平中,有節度使張奉,自號「金山白衣天子」。至唐莊宗時,回鶻來朝,沙州留後曹義金亦遣使附回鶻以來,莊宗拜義金為歸義軍節度使、瓜沙等州觀察處置等使。晉天福五年,義金卒,子元德立。至七年,沙州曹元忠、瓜州曹元深皆遣使來。周世宗時,又以元忠為歸義軍節度使,元恭為瓜州團練使。其所貢碙砂、羚羊角、波斯錦、安西白3cb2、金星礬、大鵬砂、眊褐、玉團,皆因其來者以名見,而其卒立世次,史皆失其紀。

而吐蕃不見於梁世。唐天成三年,回鶻王仁喻來朝,吐蕃亦遣使附以來,自此數至中國。明宗嘗御端明殿見其使者,問其牙帳所居,曰:「西去涇州三千里。」明宗賜以虎皮,人一張,皆披以拜,委身宛轉,落其氊帽,髮亂如蓬,明宗及左右皆大笑。至漢隱帝時,猶來朝,後遂不復至,史亦失其君世云。永樂大典卷四千二百五十七。 案:此傳多與歐陽史同,疑永樂大典傳寫之誤也。今無可復考,姑仍其舊。

回鶻,其先匈奴之種也。後魏時,號為鐵勒,亦名回紇。唐元和四年,本國可汗遣使上言,改為回鶻,義取迴旋搏擊,如鶻之迅捷也。本牙在天德西北婆陵水上,距京師八千餘里。唐天寶中,安祿山犯闕,有助國討賊之功,累朝尚主,自號「天驕」,大為唐朝之患。會昌初,其國為黠戞斯所侵,部族擾亂,乃移帳至天德、振武間。時為石雄、劉沔所襲,破之,復為幽州節度使張仲武所破,餘眾西奔,歸之吐蕃,吐蕃處之甘州,由是族帳微弱。其後時通中國,世以中國為舅,朝廷每賜書詔,亦常以甥呼之。

梁乾化元年十一月,遣都督周易言等入朝進貢,太祖御朝元殿引對,以易言為右監門衞大將軍同正,以石壽兒、石論思並為右千牛衞將軍同正,仍以左監門衞將軍楊沼充押領回鶻還蕃使,案五代會要:以易言為右監門衞大將軍同正,弟畧麥之、石論思並為左千牛衞將軍同正,李屋珠、安鹽山並為右千牛衞將軍同正,仍以左監門衞上將軍楊沼為左驍衞上將軍,充押領回鶻還番使。通事舍人仇玄通為判官,厚賜繒帛,放令歸國,又賜其入朝僧凝盧、宜李思、宜延籛等紫衣。

後唐同光二年四月,其本國權知可汗仁美遣都督李引釋迦、副使鐵林、都監楊福安等共六十六人來貢方物,并獻善馬九匹。案:歐陽史作貢玉、馬。莊宗召對於文明殿,乃命司農卿鄭繢、將作少監何延嗣持節冊仁美為英義可汗。至其年十一月,仁美卒,其弟狄銀嗣立,遣都督安千等來朝貢。狄銀卒,案歐陽史:同光四年,狄銀卒。阿咄欲立,亦遣使來貢名馬。天成三年二月,其權知可汗仁裕遣都督李阿山等一百二十人入貢,明宗召對于崇元殿,賜物有差。其年三月,命使冊仁裕為順化可汗。四年,又遣都督掣撥等五人來朝,授掣撥等懷化司戈,遣令還蕃。長興元年十二月,遣使翟未思三十餘人,進馬八十匹、玉一團。四年七月,復遣都督李未等三十人來朝,進白鶻一聯,明宗召對于廣壽殿,厚加錫賫,仍命解放其鶻。清泰二年七月,遣都督陳福海已下七十八人,進馬三百六十匹、玉二十團。八月,敕回鶻朝貢使、密錄都督陳福海可懷化郎將,副使達奚相溫可懷化司階,監使屈密錄阿撥可歸德司戈,判官安均可懷化司戈。

晉天福三年十月,遣使都督李萬全等朝貢,以萬全為歸義大將軍,監使雷福德為順化將軍。四年三月,又遣都督拽里敦來朝,兼貢方物。其月,命衞尉卿邢德昭持節就冊為奉化可汗。案歐陽史:晉高祖時,又加冊命,阿咄欲不知其為狄銀親疏,亦不知其立卒,而仁裕訖五代常來朝貢,史亦失其紀。五年正月,遣都督石海金等來貢良馬百駟,并白玉團、白玉鞍轡等,謝其封冊。

漢乾祐元年五月,遣使李屋等入朝貢馬并白玉、藥物等。七月,以入朝使李屋為歸德大將軍,副使安鐵山、監使末相溫為歸德將軍,判官翟毛哥為懷化將軍。

周廣順元年二月,遣使并摩尼貢玉團七十有七,白3cb2、貂皮、氂牛尾、藥物等。先是,晉、漢已來,回鶻每至京師,禁民以私市易,其所有寶貨皆鬻之入官,民間市易者罪之。至是,周太祖命除去舊法,每回鶻來者,聽私下交易,官中不得禁詰,由是玉之價直十損七八。顯德六年二月,又遣使朝貢,獻玉并碙砂等物,皆不納,所入馬量給價錢。時世宗以玉雖稱寶,無益國用,故因而卻之。永樂大典卷二萬一千一百九十九。

高麗,本扶餘之別種。其國都平壤城,即漢樂浪郡之故地,在京師東四千餘里。東渡海至于新羅,西北渡遼水至于營州,南渡海至于百濟,北至靺鞨,東西三千一百里,南北二千里。其官大者號大對盧,比一品,總知國事,三年一代,若稱職者不拘年限;對盧已下官總十二級。外置州縣六十餘,大城置傉薩一人,比都督;小城置道使一人,比刺史;其下各有僚佐,分曹掌事。其王以白羅為冠,白皮小帶,咸以金飾。唐貞觀末,太宗伐之,不能下。至總章初,高宗命李勣率軍征之,遂拔其城,分其地為郡縣。及唐之末年,中原多事,其國遂自立君長,前王姓高氏。唐同光、天成中,累遣使朝貢。永樂大典卷四千四百四十一。周顯德六年,高麗遣使貢紫白水晶二千顆。永樂大典卷八千五百三十。

渤海靺鞨,其俗呼其王為可毒夫,對面呼聖,牋奏呼基下。父曰老王,母曰太妃,妻曰貴妃,長子曰副王,諸子曰王子。世以大氏為酋長。永樂大典卷二萬五十四。

黑水靺鞨,其俗皆編髮。性凶悍,無憂戚,貴壯而賤老。俗無文字,兵器有角弓楛矢。永樂大典卷二萬一千一百二十七。

新羅,其國俗重九日相慶賀,每以是月拜日月之神。婦人以髮繞頭,用綵及珠為飾,髮甚鬒美。永樂大典卷六千二百一十。

党項,其俗皆土著,居有棟宇,織毛罽以覆之。尚武,其人多壽,至百五十、六十歲,不事生業,好為盜賊。党項自同光以後,大姓之強者各自來朝貢。明宗時,詔沿邊置塲市馬,諸夷皆入市中國,有回鶻、党項馬最多。明宗招懷遠人,馬來無駑壯皆集,而所售過常直,往來館給,道路倍費。其每至京師,明宗為御殿見之,勞以酒食,既醉,連袂歌呼,道其土風以為樂,去又厚以賜賫,歲耗百萬計。唐大臣皆患之,數以為言,乃詔吏就邊場售馬給直,止其來朝,而党項利其所得,來不可止。其在靈、慶之間者,數犯邊為盜。自河西回鶻朝貢中國,道其部落,輙邀刼之,執其使者,賣之他族以易牛馬。明宗遣靈武康福、邠州藥彥稠等出兵討之,福等擊破阿埋、韋悉、褒勒、強賴、埋厮骨尾及其大首領連香、李八薩王,都統悉那、埋摩,侍御乞埋、嵬悉逋等族。殺數千人,獲其牛羊鉅萬計及其所刼外國寶玉等,悉以賜軍士,由是党項之患稍息。其他諸族,散處沿邊界上甚眾,然皆無國邑君長,故莫得而紀次云。永樂大典卷一萬八千二百八十五。

昆明部落,其俗椎髻跣足。酋長披虎皮,下者披氊。

于闐,其俗好事妖神。永樂大典卷八千五百二十。

占城,本地鳥之大者有孔雀。永樂大典卷八千四百三十九。

䍧牱蠻,其國法,刼盜者三倍還贓,殺人者出牛馬三十頭乃得贖死。永樂大典卷五千一百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