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後漢書
   志第二十五 ‧ 百官二

太常 光祿勳 衞尉 太僕 廷尉 大鴻臚

太常,卿一人,中二千石。盧植禮注曰:「如大樂正。」本注曰:掌禮儀祭祀,每祭祀,先奏其禮儀;及行事,常贊天子。漢舊儀曰:「贊饗一人,秩六百石,掌贊天子。」每選試博士,奏其能否。大射、養老、大喪,皆奏其禮儀。每月前晦,察行陵廟。漢官曰:「員吏八十五人,其十二人四科,十五人佐,五人假佐,十三人百石,十五人騎吏,九人學事,十六人守學事。」臣昭曰:凡漢官所載列職人數,今悉以注,雖頗為繁,蓋周禮列官,陳人役於前,以為民極,寔觀國制,此則宏模不可闕者也。丞一人,比千石。盧植禮注曰:「如小樂正。」本注曰:掌凡行禮及祭祀小事,緫署曹事。漢舊儀曰:「丞舉廟中非法者。」其署曹掾史,隨事為員,諸卿皆然。

太史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掌天時、星曆。凡歲將終,奏新年曆。凡國祭祀、喪、娶之事,掌奏良日及時節禁忌。凡國有瑞應、災異,掌記之。漢官曰:「太史待詔三十七人,其六人治曆,三人龜卜,三人廬宅,四人日時,三人易筮,二人典禳,九人籍氏、許氏、典昌氏,各三人,嘉法、請雨、解事各二人,醫一人。」丞一人。明堂及靈臺丞一人,二百石。本注曰:二丞,掌守明堂、靈臺。靈臺掌候日月星氣,皆屬太史。漢官曰:「靈臺待詔四十一人,其十四人候星,二人候日,三人候風,十二人候氣,三人候晷景,七人候鍾律。一人舍人。」

博士祭酒一人,六百石。本僕射,中興轉為祭酒。胡廣曰:「官名祭酒,皆一位之元長者也。古禮,賔客得主人饌,則老者一人舉酒以祭於地,舊說以為示有先。」博士十四人,比六百石。本注曰:易四,施、孟、梁丘、京氏。尚書三,歐陽、大小夏侯氏。詩三,魯、齊、韓氏。禮二,大小戴氏。春秋二,公羊嚴、顏氏。掌敎弟子。國有疑事,掌承問對。本四百石,宣帝增秩。本紀桓帝延熹二年,置祕書監。

太祝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凡國祭祀,掌讀祝,及迎送神。漢舊儀曰:「廟祭,太祝令主席酒。」漢官曰:「員吏四十一人,其二人百石,二人斗食,二十二人佐,二人學事,四人守學事,九人有秩。百五十人祝人,宰二百四十二人,屠者六十人。」丞一人。本注曰:掌祝小神事。

太宰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掌宰工鼎俎饌具之物。凡國祭祀,掌陳饌具。漢官曰:「明堂丞一人,二百石。員吏四十二人,其二人百石,二人斗食,二十三人佐,九人有秩,二人學事,四人守學事。宰二四百四十二人,屠者七十三人,衞士一十五人。」丞一人。

大予樂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掌伎樂。凡國祭祀,掌請奏樂,及大饗用樂,掌其陳序。漢官曰:「員吏二十五人,其二人百石,二人斗食,七人佐,十人學事,四人守學事。樂人八佾舞三百八十人。」盧植禮注曰:「大予令如古大胥。漢大樂律,卑者之子不得舞宗廟之酎。除吏二千石到六百石,及關內侯到五大夫子,取適子高五尺已上,年十二到三十,顏色和,身體修治者,以為舞人。」丞一人。盧植禮注曰:「大樂丞如古小胥。」

高廟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守廟,掌案行掃除。無丞。漢官曰:「員吏四人,衞士一十五人。」

世祖廟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如高廟。漢官曰:「員吏六人,衞士二十人。」

先帝陵,每陵園令各一人,六百石。本注曰:掌守陵園,案行掃除。丞及校長各一人。本注曰:校長,主兵戎盜賊事。應劭曰漢官名秩曰:「丞皆選孝廉郎年少薄伐者,遷補府長史、都官令、候司、馬。」

先帝陵,每陵食官令各一人,六百石。本注曰:掌望晦時節祭祀。漢官曰:「每陵食監一人,秩六百石。監丞一人,三百石。中黃門八人,從官二人。」案:食監即是食官令號。

  右屬太常。本注曰:有祠祀令一人,後轉屬少府。有太卜令,六百石,後省并太史。中興以來,省前凡十官。案前書,十官者,太宰、均官、都水、雍太祝、五畤各一尉也。東觀書曰:「章帝又置祀令、丞,延平元年省。」

光祿勳,卿一人,中二千石。本注曰:掌宿衞宮殿門戶,典謁署郎更直執戟,宿衞門戶,考其德行而進退之。胡廣曰:「勳猶閽也,易曰『為閽寺』。宦寺,主殿宮門戶之職。」郊祀之事,掌三獻。漢官曰:「員吏四十四人,其十人四科,三人百石,一人斗食,二人佐,六人騎吏,八人學事,十三人守學事,一人官醫。衞士八十一人。」丞一人,比千石。

五官中郎將一人,比二千石。本注曰:主五官郎。蔡質漢儀曰:「中郎解,其府對太學。」五官中郎,比六百石。本注曰:無員。郎年五十以屬五官,故曰六百石。五官侍郎,比四百石。本注曰:無員。五官郎中,比三百石。本注曰:無員。凡郎官皆主更直執戟,宿衞諸殿門,出充車騎。唯議郎不在直中。蔡質漢儀曰:「三署郎見光祿勳,執板拜;見五官左右將,執板不拜。於三公諸卿無敬。」

左中郎將,比二千石。本注曰:主左署郎。蔡質漢儀曰:「中郎解,其府次五官府。」中郎,比六百石。侍郎,比四百石。郎中,比三百石。三郎。本注曰:皆無員。

右中郎將,比二千石。本注曰:主右署郎。中郎,比六百石。侍郎,比四百石。郎中,比三百石。本注曰:皆無員。三郎,並無員。

虎賁中郎將,比二千石。本注曰:主虎賁宿衞。前書武帝置期門,平帝更名虎賁。蔡質漢儀曰:「主虎賁千五百人,無常員,多至千人。戴鶡冠,次右將府。」又虎賁舊作「虎奔」,言如虎之奔也,王莽以古有勇士孟賁,故名焉。孔安國曰「若虎賁獸」,言其甚猛。左右僕射、左右陛長各一人,比六百石。本注曰:僕射,主虎賁郎習射。陛長,主直虎賁,朝會在殿中。漢官曰:「陛長,墨綬銅印。」虎賁中郎,比六百石。虎賁侍郎,比四百石。虎賁郎中,比三百石。荀綽晉百官表注曰:「虎賁諸郎,皆父死子代,漢制也。」節從虎賁,比二百石。四郎。本注曰:皆無員。掌宿衞侍從。自節從虎賁乆者轉遷,才能差高至中郎。

羽林中郎將,比二千石。本注曰:主羽林郎。案:漢末又有四中郎將,皆帥師征伐,不知何時置。董卓為東中郎將,盧植為北中郎將,獻帝以曹植為南中郎將。羽林郎,比三百石。本注曰:無員。掌宿衞侍從。常選漢陽、隴西、安定、北地、上郡、西河凡六郡良家補。本武帝以便馬從獵,還宿殿陛巖下室中,故號巖郎。前書曰初置名建章營騎,後更名。出補三百石丞、尉。荀綽晉百官表注曰:「言其嚴厲整銳也。」案此則為巖郎,與志不同。蔡質漢儀曰:「羽林郎百二十八人,無常員,府次虎賁府。」

羽林左監一人,六百石。本注曰:主羽林左騎。漢官曰:「孝廉郎作,主羽林九百人。二監官屬史吏,皆自出羽林中,有材者作。」丞一人。

羽林右監一人,六百石。本注曰:主羽林右騎。丞一人。

奉車都尉,比二千石。本注曰:無員。漢官曰三人。掌御乘輿車。

駙馬都尉,比二千石。本注曰:無員。漢官曰五人。掌駙馬。

騎都尉,比二千石。本注曰:無員。漢官曰一十人。本監羽林騎。

光祿大夫,比二千石。本注曰:無員。漢官曰三人。凡大夫、議郎皆掌顧問應對,無常事,唯詔令所使。凡諸國嗣之喪,則光祿大夫掌弔。

太中大夫,千石。本注曰:無員。漢官曰:「二十人,秩比二千石。」

中散大夫,六百石。本注曰:無員。漢官曰:「三十人,秩比二千石。」

諫議大夫,六百石。本注曰:無員。胡廣曰:「光祿大夫,本為中大夫,武帝元狩五年置諫大夫為光祿大夫,世祖中興,以為諫議大夫。又有太中、中散大夫。此四等於古皆為天子之下大夫,視列國之上卿。」漢官曰三十人。

議郎,六百石。本注曰:無員。漢官曰:「五十人,無常員。」

謁者僕射一人,比千石。本注曰:為謁者臺率,主謁者,天子出,奉引。古重習武,有主射以督錄之,故曰僕射。蔡質漢儀曰:「見尚書令,對揖無敬。謁者見,執板拜之。」常侍謁者五人,比六百石。本注曰:主殿上時節威儀。漢官曰:「謁者三十人,其二人公府掾,六百石持使也。」謁者三十人。其給事謁者,四百石。其灌謁者郎中,比三百石。本注曰:掌賔贊受事,及上章報問。將、大夫以下之喪,掌使弔。本員七十人,中興但三十人。荀綽晉百官表注曰:「漢皆用孝廉年五十,威容嚴恪能賔者為之。明帝詔曰:『謁者乃堯之尊官,所以試舜賔于四門,四門穆穆者也。』昔燕太子使荊軻劫始皇,變起兩楹之閒,其後謁者持匕首刺腋,高祖偃武行文,故易之以板。」初為灌謁者,滿歲為給事謁者。蔡質漢儀曰:「出府丞、長史、陵令,皆選儀容端正,任奉使者。」

  右屬光祿勳。本注曰:職屬光祿者,自五官將至羽林右監,凡七署。自奉車都尉至謁者,以文屬焉。舊有左右曹,秩以二千石,上殿中,主受尚書奏事,平省之。世祖省,使小黃門郎受事,車駕出,給黃門郎兼。有請室令,車駕出,在前請所幸,徼車迎白,示重慎。中興但以郎兼,事訖罷,又省車、戶、騎凡三將,如淳曰:「主車曰車郎,主戶衞曰戶郎。」及羽林令。

衞尉,卿一人,中二千石。本注曰:掌宮門衞士,宮中徼循事。漢官曰:「員吏四十一人,其九人四科,二人二百石,文學三人百石,十二人斗食,二人佐,十二人學事,一人官醫。衞士六十人。」丞一人,比千石。

公車司馬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掌宮南闕門,凡吏民上章,四方貢獻,及徵詣公車者。獻帝起居注曰:「建安八年,議郎衞林為公車司馬令,位隨將、大夫。舊公車令與都官、長史位從將、大夫,自林始。」丞、尉各一人。本注曰:丞選曉諱,掌知非法。尉主闕門兵禁,戒非常。胡廣曰:「諸門部各陳屯夾道,其旁當兵,以示威武,交戟,以遮妄出入者。」

南宮衞士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掌南宮衞士。漢官曰:「員吏九十五人,衞士五百三十七人。」丞一人。

北宮衞士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掌北宮衞士。漢官曰:「員吏七十二人,衞士四百七十一人。」丞一人。

左右都候各一人,六百石。周禮司寤氏有夜士,干寶注曰:「今都候之屬。」本注曰:主劔戟士,徼循宮,及天子有所收考。漢官曰:「右都候員吏二十二人,衞士四百一十六人。左都候員吏二十八人,衞士三百八十三人。」蔡質漢儀曰:「宮中諸有劾奏罪,左都候執戟戲車縛送付詔獄,在官大小各付所屬。以馬皮覆。見尚書令、尚書僕射、尚書皆執板拜,見丞、郎皆揖。」丞各一人。

宮掖門,每門司馬一人,比千石。本注曰:南宮南屯司馬,主平城門;漢官曰:「員吏九人,衞士百二人。」古今注曰建武十三年九月,初開此門。宮門蒼龍司馬,主東門;案雒陽宮門名為蒼龍闕門。漢官曰:「員吏六人,衞士四十人。」玄武司馬,主玄武門;漢官曰:「員吏二人,衞士三十八人。」北屯司馬,主北門;漢官曰:「員吏二人,衞士三十八人。」北宮朱爵司馬,主南掖門;漢官曰:「員吏四人,衞士百二十四人。」古今注曰:「永平二年十一月,初作北宮朱爵南司馬門。」東明司馬,主東門;漢官曰:「員吏十三人,衞士百八十人。」朔平司馬,主北門:漢官曰:「員吏五人,衞士百一十七人。」凡七門。漢官曰:「凡員吏皆隊長佐。」凡居宮中者,皆有口籍於門之所屬。宮名兩字為鐵印文符,案省符乃內之。胡廣曰:「符用木,長尺二寸,鐵印以符之。」若外人以事當入,本宮長史為封棨傳;其有官位,出入令御者言其官。

  右屬衞尉。本注曰:中興省旅賁令,衞士一人丞。漢官目錄曰:「右三卿,太尉所部。」

太僕,卿一人,中二千石。本注曰:掌車馬。天子每出,奏駕上鹵簿用;大駕則執馭。漢官曰:「員吏七十人,其七人四科,一人二百石,文學八人百石,六人斗食,七人佐,六人騎吏,三人假佐,三十一人學事,一人官醫。」丞一人,比千石。

考工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主作兵器弓弩刀鎧之屬,成則傳執金吾入武庫,及主織綬諸雜工。漢官曰:「員吏百九人。」左右丞各一人。

車府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主乘輿諸車。漢官曰:「員吏二十四人。」丞一人。

未央廄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主乘輿及廄中諸馬。漢官曰:「員吏七十人,卒騶二十人。」長樂廄丞一人。漢官曰:「員吏十五人,率騶二十人。苜蓿菀官田所一人守之。」

  右屬太僕。本注曰:舊有六廄,皆六百石令,前書曰,有大廄、未央、家馬三令,各五丞一尉。又車府、路軨、騎馬、駿馬四令丞。晉灼曰:「六廄名也,主馬萬匹。」中興省約,但置一廄。後置左駿令、廄,別主乘輿御馬,後或并省。又有牧師菀,皆令官,主養馬,分在河西六郡界中,中興皆省,唯漢陽有流馬菀,但以羽林郎監領。古今注曰:「漢安元年七月,置承華廄令,秩六百石。」

廷尉,卿一人,中二千石。 應劭曰:「兵獄同制,故稱廷尉。」本注曰:掌平獄,奏當所應。凡郡國讞疑罪,皆處當以報。胡廣曰:「讞,質也。」漢官曰:「員吏百四十人,其十一人四科,十六人二百石廷吏,文學十六人百石,十三人獄史,二十七人佐,二十六人騎吏,三十人假佐,一人官醫。」正、左監各一人。前漢有左右監平,世祖省右而猶曰左。左平一人,六百石。本注曰:掌平決詔獄。

  右屬廷尉。本注曰:孝武帝以下,置中都官獄二十六所,各令長名世祖中興皆省,唯廷尉及雒陽有詔獄。蔡質漢儀曰:「正月旦,石官朝賀,光祿勳劉嘉、廷尉趙世各辭不能朝,高賜舉奏:『皆以被病篤困,空文武之位,闕上卿之贊,旣無忠信斷金之用,而有敗禮傷化之尤,不謹不敬!請廷尉治嘉罪,河南尹治世罪。』議以世掌廷尉,故轉屬他官。」

大鴻臚,卿一人,中二千石。 周禮「象胥」,干寶注曰今鴻臚。本注曰:掌諸侯及四方歸義蠻夷。其郊廟行禮,贊導,請行事,旣可,以命羣司。諸王入朝,當郊迎,典其禮儀。及郡國上計,匡四方來,亦屬焉。漢官曰:「員吏五十五人,其六人四科,二人二百石,文學六人百石,一人斗食,十四人佐,六人騎吏,十五人學事,五人官醫。」永元十年,大匠應順上言:「百郡計吏,觀國之光,而舍逆旅,崎嶇私館,直裝衣物,敝朽暴露,朝會邈遠,事不肅給。昔晉,霸國盟主耳,舍諸侯於隷人,子產以為大譏。況今四海之大,而可無乎?」和帝嘉納其言,即創業焉。皇子拜王,贊授印綬。及拜諸侯、諸侯嗣子及四方夷狄封者,臺下鴻臚召拜之。王薨則使弔之,及拜王嗣。丞一人,比千石。

大行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主諸郎。漢官曰:「員吏四十人。」丞一人。

治禮郎四十七人。漢官曰:「其四人四科,五人二百石,文學五人百石,九人斗食,六人佐,六人學事,十二人守學事。」東觀書曰:「主齋祠儐贊九賔。又有公室,主調中都官斗食以下,功次相補。」案盧植禮注曰:「大行郎亦如謁者,兼舉形貌。」

  右屬大鴻臚。本注曰:承秦有典屬國,別主四方夷狄朝貢侍子,成帝時省并大鴻臚。中興省驛官、別火二令、丞,如淳曰:「漢儀注:『別火,獄令官,主治改火事。』」及郡邸長、丞,但令郎治郡邸。漢官目錄曰:「右三官,司徒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