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後漢書
   志第二十三 ‧ 郡國五

 漢中 巴郡 廣漢 蜀郡 犍為 牂牁 越巂 益州 永昌 廣漢屬國 蜀郡屬國 犍為屬國
右益州

 隴西 漢陽 武都 金城 安定 北地 武威 張掖 酒泉 敦煌 張掖屬國 張掖居延屬國
右涼州

 上黨 太原 上郡 西河 五原 雲中 定襄 鴈門 朔方
右并州

 涿郡 廣陽 代郡 上谷 漁陽 右北平 遼西 遼東 玄菟 樂浪 遼東屬國
右幽州

 南海 蒼梧 鬱林 合浦 交趾 九真 日南
右交州

漢中郡秦置。雒陽西千九百九十里。九城,戶五萬七千三百四十四,口二十六萬七千四百二。

  南鄭華陽國志曰:「有池水,從旱山來。」 成固,媯墟在西北。前書云在西城。帝王世記亦云姚墟在西北,有舜祠。 西城巴漢志云漢末以為西城郡。 襃中華陽國志曰有唐公房祠。 沔陽,有鐵。華陽國志曰有定軍山。博物記曰縣北有丙穴。巴漢志曰:「縣有度水,水有二原,一曰清檢,二曰濁檢。」 安陽 錫,有錫,春秋時曰錫穴。左傳文十一年,楚伐麋,至于錫穴。 上庸,本庸國。 房陵巴漢志曰:「建安十三年別屬新城郡。有維山,維水所出,東入瀘。」

巴郡秦置。雒陽西三千七百里。譙周巴記曰:「初平元年,趙穎分巴為二郡,欲得巴舊名,故郡以墊江為治,安漢以下為永寧郡。建安六年,劉璋分巴,以永寧為巴東郡,以墊江為巴西郡。」蜀都賦注云:「銅梁山在巴東。」干寶搜神記曰:「有澤水,民謂神龍,不可鳴鼓其傍,即使大雨。」蜀都賦曰:「潛龍蟠於沮澤,應鳴鼓而興雨。」十四城,戶三十一萬六百九十一,口百八萬六千四十九。

  江州杜預曰巴國也。有塗山,禹娶塗山。華陽國志曰:「帝禹之廟銘存焉。有清水穴,巴人以此為粉,則膏澤鮮芳,貢粉京師,因名粉水。」 宕渠,有鐵。 朐忍巴漢志曰:「山有大小石城。」 閬中案本傳有俞水。巴漢志曰:「有彭池、大澤、名山、靈臺,見孔子內讖。」 魚復古庸國,左傳文十六年魚人逐楚師是也。 扞水,有扦關。史記曰,楚肅王為扞關以拒蜀。 臨江 枳史記蘇代曰:「楚得枳而國亡。」華陽國志有明月峽、廣德嶼者是也。 涪陵,出丹巴記曰:「靈帝分涪陵置永寧縣。」巴漢志曰:「涪陵,巴郡之南鄙,從枳南入折丹涪水,本與楚商於之地接。漢時赤甲軍常取其民。」 墊江 安漢 平都巴記曰:「和帝分枳置。」 充國,永元二年分閬中置。巴記曰:「初平四年,復分為南充國縣。」 宣漢巴漢記曰:「和帝分宕渠之東置。」 漢昌,永元中置。巴記曰:「分宕渠之北而置之。」

廣漢郡高帝置。雒陽西三千里。十一城,戶十三萬九千八百六十五,口五十萬九千四百三十八。

  雒,刺史治。 新都華陽國志曰:「有金堂山,水通巴漢。」 緜竹地道記曰:「有紫巖山,緜水之所出焉。」 什邡 涪巴漢志曰:「孱水出孱山。」 梓潼地道記「五婦山,馳水出」。建安二十二年,劉備以為郡。 白水山海經曰白水出蜀而東南入江,郭璞曰今在縣。 葭萌華陽國志:「有水通于漢川,有金銀礦,民洗取之。」 郪 廣漢,有沈水。 德陽華陽國志曰:「有劔閣道,三十里,至險。」

蜀郡秦置。雒陽西三千一百里。十一城,戶三十萬四百五十二,口百三十五萬四百七十六。

  成都蜀都賦注曰:「武帝元鼎二年,立成都郭十八門。」 郫 江原 繁 廣都 任豫益州記曰:「縣有望川源,鑿石二十里,引取郫江水灌廣都田,云後漢所穿鑿者。」 臨邛博物記曰:「有火井,深二三丈,在縣南百里。以竹木投取火,後人以火燭投井中,火即滅絕,不復然。」蜀都賦注曰:「火井欲出其火,先以家火投之,須臾許隆隆如雷聲,爛然通天,光耀十里,以竹筒盛之,接其光而無炭也。取井火還,煮井水,一斛水得四五斗鹽,家火煮之,不過二三斗鹽耳。」有鐵。 湔氐道蜀王本紀曰:「縣前有兩石對如闕,號曰彭門。」岷山在西徼外。山海經曰:「岷江,江水出焉,東北注于海。中多良龜,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白珉,其獸多犀、象、夔。」郭璞曰:「今蜀山中有大牛,重數千斤,曰夔。」蜀都賦注曰:「岷山特多藥,其椒特多好者,絕異於天下之好者。」 汶江道華陽國志曰:「濊水、駹水出焉,多冰寒,盛夏凝凍不釋。孝安延光三年復立之以為郡。」 八陵 廣柔帝王世記曰禹生石紐。縣有石紐邑。華陽國志曰:「夷人營其地,方百里,不敢居牧。有過,逃其野中不敢追,云畏禹神;能藏三年,為人所得,則共原之,云禹神靈祐之。」 緜虒道華陽國志曰:「有玉壘山,出璧玉,湔水所出。」

犍為郡武帝置。雒陽西三千二百七十里。劉璋分立江陽郡。九城,戶十三萬七千七百一十三,口四十一萬一千三百七十八。

  武陽,有彭亡聚。岑彭死處。南中志曰:「縣南二十里彭望山。」益州記曰:「縣有王喬仙處。王喬祠今在縣,下有彭祖冢,上有彭祖祠。」 資中 牛鞞 南安蜀都賦注曰:「縣之南有五屼山,一山而五里,在越嶲界。」有魚涪津。蜀都賦注曰:「魚符津數百步,在縣北三十里。縣臨大江,岸便山嶺相連,經益州郡,有道廣四五尺,深或百丈,斬鑿之跡今存,昔唐蒙所造。」博物記:「縣西百里有牙門山。」華陽國志曰:「縣西有熊耳峽,南有峨眉山,去縣八十餘里。」 僰道華陽國志曰:「治馬湖江會,水通越巂。舊本有僰人。有荔枝、薑蒟。有蜀王兵蘭。李冰燒之崖有五色,赤白映水玄黃。魚從楚來,至此而止,畏崖映其水故也。」 江陽華陽國志曰:「江、雒會,有方山蘭祀,江中有大闕小闕。」蜀都賦注云:「沱、潛旣道,從縣南流至漢嘉縣入大穴,中通剛山下,因南潛出,今名復出水是也。」 苻節 南廣 漢安

牂牁郡武帝置。雒陽西五千七百里。十六城,戶三萬一千五百二十三,口二十六萬七千二百五十三。

  故且蘭地道記曰:「有沅水。」 平夷 鄨地道記曰:「不狼山,鄨水所出。」 毋斂 談指,出丹。南中志曰:「有不津江,江有瘴氣。」 夜郎,出雄黃、雌黃。案本傳有竹王三郎祠。 同並 談稾 漏江 毋單 宛溫南中志曰:「縣北三百里有盤江,廣數百步,深十餘丈。此江有毒氣。」 鐔封華陽國志曰:「有溫水。」 漏卧 句町案本傳有桄榔木。地道記有文衆水。 進乘 西隨地道記曰:「麋水,西受徼外,東至麋泠,入尚龍谿。」

越巂郡武帝置。雒陽西四千八百里。十四城,戶十三萬一百二十,口六十二萬三千四百一十八。

  邛都,南山出銅。南中志曰:「縣東南數里有水名邛廣都河,從廣二十里,深百餘丈,有魚長一二丈,頭特大,遙視如戴鐵釜狀。」華陽國志曰:「河有唪儁山,又有溫水穴,冬夏常熱。」 遂乆華陽國志曰:「有繩水。」廣志曰:「有縹碧石,有綠碧。」 靈關道華陽國志曰:「有銅山,又有利慈。」 臺登,出鐵。華陽國志曰:「有孫水,一曰白沙江。山有砮,火燒成鐵。」 青蛉,有禺同山,俗謂有金馬碧雞。華陽國志曰:「有鹽官。濮水出。」 卑水華陽國志曰:「水通馬湖。」 三縫華陽國志曰:「通道寧州,度瀘得蜻蛉縣。有長谷石時坪,中有石豬,子母數千頭,長老傳言夷昔牧豬於此,一朝豬化為石,迄今夷不敢往牧。」會無,出鐵。郭璞曰,山海經稱縣東山出碧,亦玉類。華陽國志曰:「故濮人邑也。今有濮人冢,冢不閉戶,其中多珠,人不可取,取之不祥。有天馬河。天馬日行千里。縣有天馬祠。民居家馬牧山下,或產駿駒,云天馬子也。今有天馬逕,厥跡存焉。河中有銅船,今在,祠以羊可取也。河中見存。土地特產好犀牛。東山出青碧。」 定莋華陽國志:「縣在郡西。度瀘水,賔岡徼白摩沙夷有鹽坑,積薪,以齊水灌而後焚之,成白鹽,漢末夷等皆錮之。」 闡華陽國志:「故邛人邑,治邛都城。」 蘇示 大莋 莋秦 姑復地道記:鹽池澤在南。

益州郡武帝置。故滇王國。雒陽西五千六百里。諸葛亮表有耽文山、澤山、司彌瘞山、婁山、辟龍山,此等並皆未詳所在縣。十七城,戶二萬九千三十六,口十一萬八百二。

  滇池,出鐵。有池澤。澤在縣西,見前書。南中志曰;「池周二百五十里。」北有黑水祠。華陽國志曰水是溫泉。又有白蝟山,惟有蝟。 勝休南中志曰:「有大河,從廣百四十里,深數十丈。」地道記曰「水東至毋棳,入橋水。」 俞元,裝山出銅。華陽國志在河中洲上。 律高,石室山出錫。盢町山出銀、鈆。 賁古,采山出銅、錫。前書曰在縣北。羊山出銀、鈆。在縣西。地道記曰:「南烏山,出錫。」 毋棳地道記曰:「有橋水,出橋山。」 建伶 穀昌 牧靡李竒曰:「靡音麻。」出升麻。 味 昆澤 同瀨地道記曰:「銅虜山,米水所出。」 同勞 雙柏,出銀。 連然 梇棟地道記:「連山,無血水所出。」 秦臧

永昌郡明帝永平十二年分益州置。雒陽西七千二百六十里。廣志曰:「永昌一郡,見龍之燿,日月相屬。」八城,戶二十三萬一千八百九十七,口百八十九萬七千三百四十四。

  不韋,出鐵。華陽國志曰:「孝武置不韋縣,徙南越相呂嘉子孫宗族居之,因名不韋,以章其先人之惡。」 巂唐本西南夷,史記曰古為巂、昆明。古今注曰:「永平十年置益州西部都尉,治巂唐,鎮尉哀牢人楪榆蠻夷。」華陽國志曰:「有周水從徼外來。」 比蘇 楪榆有河。廣志曰:「有弔鳥山,縣西北八十里,在阜山,衆鳥千百羣共會,鳴呼啁哳,每歲七月、八月晦望至,集六日則止,歲凡六至。雉雀來弔,特悲。其方人夜然火伺取,無嗉不食者以為義鳥,則不取也。俗言鳳皇死於此山,故衆鳥來弔。」地道記有澤,在縣東。 邪龍 雲南南中志曰:「縣西高山相連,有大泉水,周旋萬步,名馮河。縣西北百數十里有山,衆山之中特高大,狀如扶風太一,鬱然高峻,與雲氣相連結,因視之不見。其山固陰沍寒,雖五月盛暑不熱。」廣志曰:「五月霜雪皓然。」 哀牢,永平中置,故牢王國。 博南,永平中置。南界出金。華陽國志曰:「西山高三十里,越山得蘭滄水,有金沙,洗取融為金。有光珠穴。」廣志曰:「有虎魄生地中,其上及旁不生草,深者四五八九尺,大者如斛,削去外皮,中成虎魄如升,初如桃膠凝堅成也。」

廣漢屬國故北部都尉,屬廣漢郡,安帝時以為屬國都尉,別領三城。戶三萬七千一百一十,口二十萬五千六百五十二。

  陰平道 甸氐道華陽國志曰:「有白水,出徼外,入漢。」 剛氐道華陽國志曰:「涪水所出,有金銀礦。」

蜀郡屬國故屬西部都尉,延光元年以為屬國都尉,別領四城。戶十一萬一千五百六十八,口四十七萬五千六百二十九。

  漢嘉,故青衣,陽嘉二年改。有蒙山。華陽國志曰:「有洙水,從邛來出岷江,又從岷山西來入江,合郡下青衣江入大江,土地多山。」蜀都賦曰「廓靈關而為門」,注曰山名也。地在縣南。 嚴道,有邛僰九折坂者,邛郵置。山海經曰「崍山,江水出焉」,郭璞曰「中江所出也」。華陽國志曰:「道至險,有長嶺若棟,八渡之難,楊母閣之峻,昔楊氏倡造作閣,故名焉。邛崍山本名邛莋,故邛人、莋人界也。巖阻峻,迴曲九折,乃至山上,凝冰夏結,冬則劇寒,王陽行部至此退。」 徙華陽國志曰:「出丹砂、雄雌黃、空青、青碧。」 旄牛華陽國志曰:「旄,地也,在邛崍山表。邛人自蜀入,度此山甚險難,南人毒之,故名邛崍。有鮮水、若水,一名洲江。」

犍為屬國故郡南部都尉,永初元年以為屬國都尉,別領二城。戶七千九百三十八,口三萬七千一百八十七。

  朱提南中志曰:「縣有大淵池水,名千頃池。西南二里有堂狼山,多毒草,盛夏之月,飛鳥過之,不能得去。」蜀都賦注曰:「有靈池在縣南數十里,周四十七里。」山出銀、銅。案前書,朱提銀重以八兩為一流,直一千五百八十,他銀一流直一千。南中志曰:「舊有銀窟數處。」諸葛亮書云:「漢嘉金,朱提銀,採之不足以自食。」漢陽

 右益州刺史部,郡、國十二,縣、道百一十八。 本梁州。袁山松書曰:「建安二十年復置漢寧郡,漢中之安陽、西城郡,分錫、上庸為上庸郡,置都尉。」

隴西郡秦置。雒陽西二千二百二十里。十一城,戶五千六百二十八,口二萬九千六百三十七。

  狄道 安故 氐道,養水出此。巴漢志曰:「漢水二源,東源出縣之養山,名養。」南都賦注曰:「漢水源出隴西,經武都至武關山,歷南陽界,出沔口入江。」巴漢志曰:「西漢,隴西嶓冢山,會白水經葭萌入漢。始源曰沔,故曰漢沔。」 首陽,有鳥鼠同穴山,爾雅曰:「其鳥為鵌。其鼠為鼵,如人家鼠而短尾。鵌似鵽而小,黃黑色。穴地入三四尺,鼠在內,鳥在外。」孔安國尚書傳曰:「共為雌雄。」張氏地理記云不為牝牡。山海經曰:「山多白虎、白玉。」渭水出。地道記曰:「有三危,三苗所處。」 大夏 襄武,有五雞聚。 臨洮,有西頃山。前志曰在縣西。本傳馬防築索西城。 枹罕,故屬金城。 白石,故屬金城。 鄣 河關,故屬金城。積石山在西南,河水出。

漢陽郡武帝置,為天水,永平十七年更名。在雒陽西二千里。秦州記曰:「中平五年,分置南安郡。」獻帝起居注曰:「初平四年十二月,已分漢陽、上郡為永陽,以鄉亭為屬縣。」十三城,戶二萬七千四百二十三,口十三萬一百三十八。

  兾史記曰:「秦武公伐兾戎,縣。」有朱圄山。前志曰在縣南。有緹羣山。有雒門聚。來歙破隗囂處。 望恒 阿陽 略陽,有街泉亭。街泉故縣,省。 勇士 成紀帝王世記曰:「庖犧氏生於成紀。」 隴,刺史治。漢官云:「去雒陽二千一百里。」有大坂名隴坻。三秦記:「其阪九迴,不知高幾許,欲上者七日乃越。高處可容百餘家,清水四注下。」郭仲產秦州記曰:「隴山東西百八十里。登山嶺,東望秦川四五百里,極目泯然。山東人行役升此而顧瞻者,莫不悲思。故歌曰:『隴頭流水,分離四下。念我行役,飄然曠野。登高遠望,涕零雙墮。』度汧、隴,無蠶桑,八月乃麥,五月乃凍解。」 豲坻聚,有秦亭。秦之先封起於此。 豲道史記秦孝公西斬戎王。 蘭干 平襄 顯親 上邽,故屬隴西。秦州記曰:「縣北有利山,川中平地有土堆,高五丈,生細竹,翠茂殊常。二楊樹大數十圍,百姓祀之。」 西,故屬隴西。有嶓冢山,西漢水。史記曰:「申命和仲居西土。」徐廣曰:「今之西縣。」鄭玄曰:「西在隴西之西,今謂之八充山。」

武都郡武帝置。雒陽西一千九百六十里。七城,戶二萬一百二,口八萬一千七百二十八。

  下辨有赤亭。 武都道華陽國志曰:「有天池澤。」 上祿 故道干寶搜神記曰:「有怒特祠,秦置旄頭騎起此。」 河池地道記曰:「有泉街水。」沮沔水出東狼谷。 羌道

金城郡昭帝置。雒陽西二千八百里。十城,戶三千八百五十八,口萬八千九百四十七。

  允吾西羌傳有唐谷。秦州有牢北山,傍有三窟。 浩亹〔有雒都谷,馬武破羌處。 令居 枝陽 金城 榆中 臨羌,有昆崙山。 破羌 安夷 允街

安定郡武帝置。雒陽西千七百里。八城,戶六千九十四,口二萬九千六十。

  臨涇謝承書曰「宣仲為長史,民扳留,改曰宜民」,見李固傳,而志無此改,豈承之妄乎? 高平,有第一城。高峻所據。 朝那有湫淵,方四十里,停不流,冬夏不增減,不生草木。郭璞注山海經曰:「涇水出縣西幵頭山,入渭。」 烏枝,有瓦亭,牛邯軍處。出薄落谷。本傳有龍池山,地道記曰烏水出。 三水有左谷,盧芳所居。 陰盤舊有陰密縣,未詳所并。杜預曰:「定安陰密縣,古密須國。」史記曰,秦遷白起于陰密。山海經曰:「溫水出崆峒山,在臨汾南入河,華陽北。」郭璞曰:「水常煖。」 彭陽 鶉觚,故屬北地。

北地郡秦置。雒陽西千一百里。六城,戶三千一百二十二,口萬八千六百三十七。

富平 泥陽,有五柞亭。地道記曰:「泥水出郁郅北蠻中。」 弋居,有鐵。 廉前志卑移山在西北。 參䜌,故屬安定。有青山。謝沈書:「屬國降羌胡數千人,居山田畜。」 靈州

武威郡故匈奴休屠王地,武帝置。雒陽西三千五百里。十四城,戶萬四十二,口三萬四千二百二十六。

  姑臧地道記:「南山,谷水所出。」 張掖 武威 休屠 揟次 鸞鳥 樸𠟼 媼圍 宣威 倉松地道記曰:「南山,松陝水所出。」 鸇陰,故屬安定。 租厲,故屬安定。 顯美,故屬張掖。 左騎,千人官。

張掖郡故匈奴昆邪王地,武帝置。雒陽西四千二百里。獻帝分置西郡。八城,戶六千五百五十二,口二萬六千四十。

  觻得 昭武 刪丹,弱水出。 氐池 屋蘭 日勒 驪靬 番和

酒泉郡武帝置。雒陽西四千七百里。九城,戶萬二千七百六。

  福祿 表氏 樂涫 玉門 會水 沙頭 安彌,故曰綏彌。 乾齊 延壽博物記曰:「縣南有山,石出泉水,大如筥𥴧,注地為溝。其水有肥,如煮肉洎,羕羕永永,如不凝膏,然之極明,不可食,縣人謂之石漆。」

敦煌郡武帝置。雒陽西五千里。耆舊記曰:「國當乾位,地列艮墟,水有縣泉之神,山有鳴沙之異,川無蛇虺,澤無兕虎,華戎所交,一都會也。」六城,戶七百四十八,口二萬九千一百七十。

  敦煌,古瓜州,出美瓜。 冥安 效穀 拼泉 廣至 龍勒,有玉門關。

張掖屬國武帝置屬國都尉,以主蠻夷降者。安帝時,別領五城。戶四千六百五十六,口萬六千九百五十二。

  候官 左騎 千人 司馬官 千人官。

張掖居延屬國故郡都尉,安帝別領一城。戶一千五百六十,口四千七百三十三。

  居延,有居延澤,古流沙。獻帝建安末,立為西海郡。

 右涼州刺史部,郡國十二,縣、道、候官九十八。袁山松書曰:「興平元年,分安定鶉觚、右扶風之漆置新平郡。」

上黨郡秦置。雒陽北千五百里。十三城,戶二萬六千二百二十二,口十二萬七千四百三。

  長子山海經曰:「有發鳩之山,漳水出焉。」上黨記曰:「關城,都尉所治。令狐徵君隱城東山中,去郡六十里,即壺關三老令狐茂上書訟戾太子者也,茂即葬其山。」 屯留,絳水出。上黨記曰:「有鹿谷山,濁漳所出。有余吾城,在縣西北三十里。」 銅鞮上黨記曰:「晉別宮墟關猶存,有北城,去晉宮二十里,羊舌所邑。」左傳成九年晉執鄭伯於此。 沾山海經曰:「有少山,其上有金玉,其下有銅。」郭璞云在沾。 涅,有閼與聚。史記曰,趙奢破秦兵閼與。山海經云:「謁戾之山有金玉,沁水出焉,南流注于河。」郭璞曰在涅。 襄垣上黨記曰:「邑帶山林,茂松生焉。」 壺關,有黎亭,故黎國。文王戡黎即此也。上黨記曰:「東山在城東南,晉申生所伐,今名平睾。」 泫氏,有長平亭。史記曰,白起破趙長平。上黨記曰:「城在郡南山中百二十里。」 高都前志曰有天井關。戰國策曰桀居天井,即天門也。博物記曰:「縣南地名即垂。」 潞,本國。左傳哀四年齊伐晉壺口,杜預曰:「潞縣東有壺口關。」上黨記曰:「潞,濁漳也。縣城臨潞。晉荀林父伐曲梁,在城西十里,今名石梁。又東北八十里有黎城,臨壺口關,至建安十一年,從洶河口鑿入潞河,名泉州梁,以通于海。」 猗氏漢書音義縣出鶡。 陽阿,侯國。 穀遠上黨記曰:「有羊頭山,沁水所出。」

太原郡秦置。十六城,戶三萬九百二,口二十萬一百二十四。

  晉陽,本唐國。毛詩譜曰堯始都於此,後遷河東平陽。有龍山,晉水所出。山海經曰:「有懸甕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銅,其獸多閭麋,晉水出焉,東南注汾。」郭璞曰在縣。左傳曰:「遷實沈于大夏。」賈逵曰:「陶唐之胤劉累也。」杜元凱曰:「今晉陽縣。」刺史治。漢官曰:「南有梗陽城,中行獻子見巫皐。」 界休,有界山,有緜上聚。左傳曰晉文公以綿上為介之推田。界山,推焚死之山,故太原俗有寒食。有千畝聚。左傳曰「晉為千畝之戰」,在縣南。 榆次左傳謂塗水。有鑿壺。史記曰,韓魏殺智伯,埋於鑿壺之下。 中都左傳昭二年執陳無宇於中都,杜預曰界休縣南中都城是也。 于離 茲氏 狼孟 鄔史記韓信破夏說於鄔東,徐廣曰音於庶反。 盂晉大夫盂丙邑。 平陶 京陵,春秋時九京。禮記曰趙武從先大夫於九京,鄭玄曰「晉卿大夫之墓地。『
京』,字之誤,當為『九原』」。
 陽曲 大陵,有鐵。史記曰趙肅侯游大陸,出於鹿門。即大陵。 祁 慮虒 陽邑,有箕城。左傳僖三十三年晉敗狄于箕。

上郡秦置。十城,戶五千一百六十九,口二萬八千五百九十九。

  膚施 白土 漆垣 奢延 雕陰 楨林 定陽 高奴 龜茲,屬國 候官

西河郡武帝置。雒陽北千二百里也。十三城,戶五千六百九十八,口二萬八百三十八。

  離石 平定 美稷 樂街 中陽 皐狼 平周 平陸 益蘭 圜陰 藺 圜陽 廣衍

五原郡秦置為九原,武帝更名。十城,戶四千六百六十七,口二萬二千九百五十七。

  九原 五原 臨沃 文國 河陰 武都 宜梁 曼柏 成宜 西安,陽北有陰山。徐廣曰:「陰山在河南,陽山在河北。」史記曰,蒙恬築長城臨洮,延袤萬里餘,度河據陽山。

雲中郡秦置。十一城,戶五千三百五十一,口二萬六千四百三十。

  雲中 咸陽 箕陵 沙陵 沙南案:烏桓有蘭池城,烏桓之圍耿曄處。 北輿 武泉 原陽 定襄,故屬定襄。 成樂,故屬定襄。 武進,故屬定襄。

定襄郡高帝置。五城,戶三千一百五十三,口萬三千五百七十一。

  善無,故屬鴈門。 桐過 武成 駱 中陵,故屬鴈門。

鴈門郡秦置。雒陽北千五百里。十四城,戶三萬一千八百六十二,口二十四萬九千。

  陰館史記曰漢蘇意軍句注,應劭曰山險名也,在縣。爾雅八陵西隃鴈門是也。郭璞曰即鴈門山。山海經曰,鴈門山者,鴈飛出於其閒。 繁畤 樓煩 武州前書武帝誘匈奴入武州塞。 汪陶 劇陽 崞 平城前書高帝被圍白登,服虔曰去縣七里。 埒 馬邑干寶搜神記曰:「昔秦人築城於武州塞內以備胡,城成而崩者數矣。有馬馳走一地,周旋反覆,父老異之,因依以築城,城乃不崩,遂名之為馬邑。」 鹵城,故屬代郡。山海經曰:「泰戲之山,無草木,多金玉,呼沱之水出焉。」郭璞曰,今呼沱河出縣武夫山。周禮:「并州,其川呼沱。」魏志曰:「建安十年鑿渠自呼沱入汾,名平虜渠。」 廣武,故屬太原。有夏屋山。史記曰,趙襄子北登夏屋山,以銅斗殺代王。郭璞曰,爾雅山中有獸,形如菟,相負共行,土俗名之蹶。 原平,故屬太原。古史考曰:「趙衰居原,今原平縣。」 彊陰

朔方郡武帝置。六城,戶千九百八十七,口七千八百四十三。

  臨戎 三封 朔方 沃野 廣牧 大城,故屬西河。

 右并州刺史部,郡九,縣、邑、侯國九十八。古今注曰:「建武十一年十月,西河上郡屬。」魏志曰:「建安二十年省雲中、定襄、五原、朔方,置一縣領其民,合以為新興郡。」

涿郡高帝置。雒陽東北千八百里。七城,戶十萬二千二百一十八,口六十三萬三千七百五十四。

  涿 迺,侯國。史記漢武帝至鳴澤,服虔曰在縣北界。故安易水出,雹水出。案本紀,永元十五年復置縣鐵官。 范陽,侯國。 良鄉 北新城,有汾水門。史記曰,趙與燕汾門。 方城。故屬廣陽。有臨鄉。故縣,後省。惠文王與燕臨樂。有督亢亭。劉向別錄曰:「督亢,膏腴之地。」史記荊軻奉督亢圖入秦。

廣陽郡高帝置,為燕國,昭帝更名為郡。世祖省并上谷,永元八年復。五城,戶四萬四千五百五十,口二十八萬六百。

  薊,本燕國。刺史治。漢官曰:「雒陽東北二千里。」 廣陽 昌平,故屬上谷。 軍都,故屬上谷。 安次,故屬勃海。

代郡秦置。雒陽東北二千五百里。古今注曰:「建武二十七年七月屬幽州。」十一城,戶二萬一百二十三,口十二萬六千一百八十八。

  高柳 桑乾 道人 當城 馬城 班氏 狋氏 北平邑,永元八年復。 東安陽 平舒 代干寶搜神記曰:「代城始築,立板幹,一旦亡西南板,四五十里於澤中自立,結葦為外門,因就營築焉,故其城周圓三十五丈,為九門,故城處呼之以為東城。」

上谷郡秦置。雒陽東北三千二百里。八城,戶萬三百五十二,口五萬一千二百四。

  沮陽 潘,永元十一年復。 甯 廣甯 居庸 雊瞀 涿鹿帝王世記曰;「黃帝所都,有蚩尤城、阪泉地、黃帝祠。」世本云在彭城南,張晏曰在上谷。于瓚案禮五帝位云黃帝與赤帝戰于阪泉之野,不在涿鹿,是伐蚩尤之地。 下落

漁陽郡秦置。雒陽東北二千里。九城,戶六萬八千四百五十六,口四十三萬五千七百四十。

  漁陽,有鐵。 狐奴 潞 雍奴 泉州,有鐵。 平谷 安樂 傂奚 獷平

右北平郡秦置。雒陽東北二千三百里。四城,戶九千一百七十,口五萬三千四百七十五。

  土垠 徐無 俊靡 無終

遼西郡秦置。雒陽東北三千三百里。五城,戶萬四千一百五十,口八萬一千七百一十四。

  陽樂 海陽 令支,有孤竹城。伯夷、叔齊本國。 肥如 臨渝山海經曰;「碣石之山,繩水出焉,其上有玉,其下多青碧。」水經曰在縣南。郭璞曰:「或曰在右北平驪成縣海邊山也。」

遼東郡秦置。雒陽東北三千六百里。案本紀,和帝永元十六年郡復置西部都尉官。十一城,戶六萬四千一百五十八,口八萬一千七百一十四。

  襄平 新昌 無慮 望平 候城 安巿 平郭,有鐵。 西安平魏氏春秋曰:「縣北有小水,南流入海,句驪別種,因名之小水貊。」 汶 番汗 沓氏

玄菟郡武帝置。雒陽東北四千里。六城,戶一千五百九十四,口四萬三千一百六十三。

  高句驪,遼山,遼水出。山海經曰:「遼水出白平東。」郭璞曰:「出塞外衞白平山。遼山,小遼水所出。」 西蓋馬 上殷台 高顯,故屬遼東。 候城,故屬遼東。 遼陽,故屬遼東。東觀書安帝即位之年,分三縣來屬。

樂浪郡武帝置。雒陽東北五千里。十八城,戶六萬一千四百九十二,口二十五萬七千五十。

  朝鮮 𧦦邯 浿水 含資 占蟬 遂城 增地 帶方 駟望 海冥 列口郭璞注山海經曰:「列,水名。列水在遼東。」 長岑 屯有 昭明 鏤方 提奚 渾彌 樂都

遼東屬國故邯鄉,西部都尉,安帝時以為屬國都尉,別領六城。雒陽東北三千二百六十里。

  昌遼,故天遼,屬遼西。何法盛晉書有青城山。 賔徒,故屬遼西。 徒河,故屬遼西。 無慮,有醫無慮山。 險瀆史記曰,王險,衞滿所都。 房

 右幽州刺史部,郡、國十一,縣、邑、侯國九十。

南海郡武帝置。雒陽南七千一百里。七城,戶七萬一千四百七十七,口二十五萬二百八十二。

  番禺山海經「桂林八樹,在賁禺東」,郭璞云今番禺。 博羅有羅浮山,自會稽浮往博羅山,故置博羅縣。 中宿 龍川 四會 揭陽 增城,有勞領山。

蒼梧郡武帝置。雒陽南六千四百一十里。十一城,戶十一萬一千三百九十五,口四十六萬六千九百七十五。

  廣信漢官曰:「刺史治,去雒陽九千里。」 謝沐 高要 封陽 臨賀 端谿 馮乘 富川 荔浦 猛陵地道記曰:「龍山,合水所出。」 鄣平永平十四年置。

鬱林郡秦桂林郡,武帝更名。雒陽南六千五百里。十一城。

  布山 安廣 可林 廣鬱 中溜 桂林 潭中 臨塵 定周增食 領方

合浦郡武帝置。雒陽南九千一百九十一里。五城,戶二萬三千一百二十一,口八萬六千六百一十七。

  合浦 徐聞交州記曰:「出大吳公,皮以冠鼓。」 高涼建安二十五年,孫權立高梁郡。 臨元 朱崖

交趾郡武帝置,即安陽王國。雒陽南萬一千里。十二城。

  龍編交州記曰:「縣西帶江,有仙山數百里,有三湖,有注、沆二水。」 羸𨻻地道記曰:「南越侯織在此。」 安定交州記曰:「越人鑄銅為船,在江潮退時見。」 苟漏交州記曰:「有潛水牛上岸共鬬,角軟,還復出。」 麊泠 曲陽 北帶 稽徐 西于 朱䳒 封谿,建武十九年置。交州記曰:「有隄防龍門,水深百尋,大魚登此門化成龍,不得過,曝鰓點額,血流此水,恒如丹池。有秦潛江,出嘔山,分為九十九,流三百餘里,共會於一口。」 望海,建武十九年置。

九真郡武帝置。雒陽南萬一千五百八十里。五城,戶四萬六千五百一十三,口二十萬九千八百九十四。

  胥浦 居風交州記曰:「有山出金牛,往往夜見,光曜十里。山有風門,常有風。」 咸懽 無功 無編

日南郡秦象郡,武帝更名。雒陽南萬三千四百里。五城,戶萬八千二百六十三,口十萬六百七十六。

西卷 朱吾交州記曰:「其民依海際居,不食米,止資魚。」 盧容交州記曰:「有採金浦。」 象林今之林邑國。 比景博物記曰:「日南出野女,羣行不見夫,其狀皛且白,裸袒無衣襦。」

 右交州刺史部,郡七,縣五十六。王範交廣春秋曰:「交州治羸𨻻縣,元封五年移治蒼梧廣信縣,建安十五年治番禺縣。詔書以州邊遠,使持節,并七郡皆授鼓吹,以重威鎮。」

漢書地理志承秦三十六郡,縣邑數百,後稍分析,至于孝平,凡郡、國百三,縣、邑、道、侯國千五百八十七。世祖中興,惟官多役煩,乃命并合,省郡、國十,縣、邑、道、侯國四百餘所。應劭漢官曰:「世祖中興,海內人民可得而數,裁十二三。邊陲蕭條,靡有孑遺,鄣塞破壞,亭隊絕滅。建武二十一年,始遣中郎將馬援、謁者,分築烽候,堡壁稍興,立郡縣十餘萬戶,或空置太守、令、長,招還人民。上笑曰:『今邊無人而設長吏治之,難如春秋素王矣。』乃建立三營,屯田殖穀,弛刑讁徒以充實之。」至明帝置郡一,章帝置郡、國二,和帝置三,安帝又命屬國別領比郡者六,又所省縣漸復分置,至于孝順,凡郡、國百五,縣、邑、道、侯國千一百八十,東觀書曰:「永興元年,鄉三千六百八十二,亭萬二千四百四十二。」民戶九百六十九萬八千六百三十,口四千九百一十五萬二百二十。應劭漢官儀曰:「永和中,戶至千七十八萬,口五千三百八十六萬九千五百八十八。」又帝王世記,永嘉元年戶則多九十七萬八千七百七十一,口七百二十一萬六千六百三十六。應載極盛之時,而所殊甚衆,舍永嘉多,取永和少,良不可解。皇甫謐校覈精審,復非謬記,未詳孰是。豈此是順朝時書,後史即為本乎?伏无忌所記,每帝崩,輒最戶口及墾田大數,今列于後,以見滋減之差焉。光武中元二年,戶四百二十七萬九千六百三十四,口二千一百萬七千八百二十。 明帝永平十八年,戶五百八十六萬五百七十三,口三千四百一十二萬五千二十一。 章帝章和二年,戶七百四十五萬六千七百八十四,口四千三百三十五萬六千三百六十七。 和帝永興元年,戶九百二十三萬七千一百一十二,口五千三百二十五萬六千二百二十九,墾田七百三十二萬一百七十頃八十畝百四十步。 安帝延光四年,戶九百六十四萬七千八百三十八,口四千八百六十九萬七百八十九,墾田六百九十四萬二千八百九十二頃一十三畝八十五步。 順帝建康元年,戶九百九十四萬六千九百一十九,口四千九百七十三萬五百五十,墾田六百八十九萬六千二百七十一頃五十六畝一百九十四步。 沖帝永嘉元年,戶九百九十三萬七千六百八十,口四千九百五十二萬四千一百八十三,墾田六百九十五萬七千六百七十六頃二十畝百八步。 質帝本初元年,戶九百三十四萬八千二百二十七,口四千七百五十六萬六千七百七十二,墾田六百九十三萬一百二十三頃三十八畝。

贊曰:衆安后載,政洽區分;侯罷守列,民無常君。稱號遷隔,封割糾紛;略存減益,多證前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