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後漢書
   志第十九 ‧ 郡國一

河南 河內 河東 弘農 京兆 馮翊 扶風
  右司隷

漢書地理志記天下郡縣本末,及山川竒異,風俗所由,至矣。今但錄中興以來郡縣改異,及春秋、三史會同征伐地名,臣昭案:志猶有遺闕,今衆書所載,不可悉記。其春秋土地,通儒所據而未備者,皆先列焉。以為郡國志。本志唯郡縣名為大書,其山川地名悉為細注,今進為大字。新注證發,臣劉昭採集。凡前志有縣名,今所不載者,皆世祖所并省也。前無今有者,後所置也。凡縣名先書者,郡所治也。帝王世記曰:「自天地設闢,未有經界之制。三皇尚矣。諸子稱神農之王天下也,地東西九十萬里,南北八十五萬里。及黃帝受命,始作舟車,以濟不通。乃推分星次,以定律度。自斗十一度至婺女七度,一名須女,曰星紀之次,於辰在丑,謂之赤奮若,於律為黃鍾,斗建在子,今吳、越分野。自婺女八度至危十六度,曰玄枵之次,一名天黿,於辰在子,謂之困敦,於律為大呂,斗建在丑,今齊分野。自危十七度至奎四度,曰豕韋之次,一名娵訾,於辰在亥,謂之大淵獻,於律為太蔟,斗建在寅,今衞分野。自奎五度至胃六度,曰降婁之次,於辰在戌,謂之閹茂,於律為夾鍾,斗建在卯,今魯分野。自胃七度至畢十一度,曰大梁之次,於辰在酉,謂之作噩,於律為姑洗,斗建在辰,今趙分野。自畢十二度至東井十五度,曰實沈之次,於辰在申,謂之涒灘,於律為中呂,斗建在巳,今晉、魏分野。自井十六度至柳八度,曰鶉首之次,於辰在未,謂之協洽,於律為蕤賔,斗建在午,今秦分野。自柳九度至張十七度,曰鶉火之次,於辰在午,謂之敦牂,一名大律,於律為林鍾,斗建在未,今周分野。自張十八度至軫十一度,曰鶉尾之次,於辰在巳,謂之大荒落,於律為夷則,斗建在申,今楚分野。自軫十二度至氐四度,曰壽星之次,於辰在辰,謂之執徐,於律為南呂,斗建在酉,今韓分野。自氐五度至尾九度,曰大火之次,於辰在卯,謂之單閼,於律為無射,斗建在戌,今宋分野。自尾十度至斗十度百三十五分而終,曰析木之次,於辰在寅,謂之攝提格,於律為應鍾,斗建在亥,今燕分野。凡天有十二次,日月之所躔也;地有十二分,王侯之所國也。故四方方七宿,四七二十八宿,合百八十二星。東方蒼龍三十二星,七十五度;北方玄武三十五星,九十八度;西方白虎五十一星,八十度;南方朱雀六十四星,百一十二度。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一度二千九百三十二里,分為十二次,一次三十度三十二分度之十四,各以附其七宿閒。距周天積百七萬九百一十三里,徑三十五萬六千九百七十一里。陽道左行,故太歲右轉,凡中外官常明者百二十四,可名者三百二十,合二千五百星。微星之數,凡萬一千五百二十星,萬物所受,咸系命焉。此黃帝創制之大略也。而佗說稱日月所照三十五萬里。考諸子所載,神農之地,過日月之表,近為虛誕。及少昊氏之衰,九黎亂德,其制無聞矣。洎顓頊之所建,帝嚳受定,則孔子稱其地北至幽陵,南暨交阯,西蹈流沙,東極蟠木,日月所照,莫不底焉,是以建萬國而制九州。至堯遭洪水,分為十二州,今虞書是也。及禹平水土,還為九州,今禹貢是也。是以其時九州之地,凡二千四百三十萬八千二十四頃,定墾者九百三十萬六千二十四頃,不墾者千五百萬二千頃,民口千三百五十五萬三千九百二十三人。至于塗山之會,諸侯承唐虞之盛,執玉帛亦有萬國。是以山海經稱禹使大章步自東極,至于西垂,二億三萬三千五百里七十一步。又使豎亥步自南極盡於北垂,二億三萬三千五百里七十五步。四海之內,則東西二萬八千里,南北二萬六千里,出水者八千里,受水者八千里,經名山五千三百五十,六萬四千五十六里。出銅之山四百六十七,出鐵之山三千六百九。以供財用,儉則有餘,奢則不足。以男女耕織,不奪其時,故公家有三十年之積,私家有九年之儲。及夏之衰,棄稷弗務,有窮之亂,少康中興,乃復禹跡。孔甲之至桀行暴,諸侯相兼,逮湯受命,其能存者三千餘國,方於塗山,十損其七。民離毒政,將亦如之。殷因於夏,六百餘載,其閒損益,書策不存,無以考之。又遭紂亂,至周剋商,制五等之封,凡千七百七十三國,又減湯時千三百矣。民衆之損,將亦如之。及周公相成王,致治刑錯,民口千三百七十一萬四千九百二十三人,多禹十六萬一千人,周之極盛也。其後七十餘歲,天下無事,民彌以息。及昭王南征不反,穆王失荒,加以幽、厲之亂,平王東遷,三十餘載,至齊桓公二年,周莊王之十三年,五千里內,非天王九儐之御,自世子公侯以下至於庶民,凡千一百八十四萬七千人,除有土老疾,定受田者九百萬四千人。其後諸侯相并,當春秋時,尚有千二百國。二百四十二年之中,殺君三十六,亡國五十二,諸侯奔走不得保社稷者,不可勝數。至于戰國,存者十餘。於是從橫短長之說,相奪於時,殘民詐力之兵,動以萬計。故崤有匹馬之禍,宋有易子之急,晉陽之圍,縣釜而炊,長平之戰,血流漂鹵。周之列國,唯有燕、衞、秦、楚而已。齊及三晉,皆以篡亂,南面稱王。衞雖得存,不絕若綫。然考蘇、張之說,計秦及山東六國,戎卒尚存五百餘萬,推民口數,尚當千餘萬。及秦兼諸侯,置三十六郡,其所殺傷,三分居二;猶以餘力,行參夷之刑,收太半之賦,北築長城四十餘萬,南戍五嶺五十餘萬,阿房、驪山七十餘萬,十餘年閒,百姓死沒,相踵于路。陳、項又肆其餘烈,故新安之坑,二十餘萬,彭城之戰,睢水不流。至漢祖定天下,民之死傷,亦數百萬。是以平城之卒,不過三十萬,方之六國,五損其二。自孝惠至文、景,與民休息,六十餘歲,民衆大增,是以太倉有不食之粟,都內有朽貫之錢。武帝乘其資畜,軍征三十餘歲,地廣萬里,天下之衆亦減半矣。及霍光秉政,乃務省役,至于孝平,六世相承,雖時征行,不足大害,民戶又息。元始二年,郡、國百三,縣、邑千五百八十七,地東西九千三百二里,南北萬三千三百六十八里,定墾田八百二十七萬五百三十六頃,民戶千三百二十三萬三千六百一十二,口五千九百一十九萬四千九百七十八人,多周成王四千五百四十八萬五十五人,漢之極盛也。及王莽篡位,續以更始、赤眉之亂,至光武中興,百姓虛耗,十有二存。中元二年,民戶四百二十七萬千六百三十四,口二千一百萬七千八百二十人。永平、建初之際,天下無事,務在養民,迄于孝和,民戶滋殖。及孝安永初、元初之閒,兵飢之苦,民人復損。至于孝桓,頗增於前。永壽二年,戶千六百七萬九百六,口五千六萬六千八百五十六人,墾田亦多,單師屢征。及靈帝遭黃巾,獻帝即位而董卓興亂,大焚宮廟,劫御西遷,京師蕭條,豪桀並爭,郭汜、李傕之屬,殘害又甚,是以興平、建安之際,海內凶荒,天子奔流,白骨盈野,故陝津之難,以箕撮指,安邑之東,后裳不完,遂有寇戎,雄雌未定,割剝庶民,三十餘年。及魏武皇帝剋平天下,文帝受禪,人衆之損,萬有一存。景元四年,與蜀通計民戶九十四萬三千四百二十三,口五百三十七萬二千八百九十一人。又案正始五年,揚威將軍朱照日所上吳之所領兵戶凡十三萬二千,推其民數,不能多蜀矣。昔漢永和五年,南陽戶五十餘萬,汝南戶四十餘萬,方之於今,三帝鼎足,不踰二郡,加有食祿復除之民,凶年飢疾之難,見可供役,裁若一郡。以一郡之人,供三帝之用,斯亦勤矣。自禹至今二千餘載,六代損益,備於茲焉。」臣昭案:謐記云春秋時有千二百國,未知所出。班固云周之始,爵五而土三,蓋千八百國。轉相吞滅,數百年閒,列國耗盡,至春秋時,尚有數十。

河南尹秦三川郡,高帝更名。世祖都雒陽,建武十五年改曰河南尹。應劭漢官曰:「尹,正也。郡府聽事壁諸尹畫贊,肇自建武,訖于陽嘉,注其清濁進退,所謂不隱過,不虛譽,甚得述事之實。後人是瞻,足以勸懼,雖春秋采毫毛之善,罰纖釐之惡,不避王公,無以過此,尤著明也。」二十一城,永和五年戶二十萬八千四百八十六,口百一萬八百二十七。

  雒陽摯虞曰:「古之周南,今之雒陽。」魏氏春秋曰:「有委粟山,在陰鄉,魏時營為圓丘。」皇覽曰:「縣東北山萇弘冢,縣北芒山道西呂不韋冢。」周時號成周。公羊傳曰:「成周者何?東周也。」何休曰:「周道始成,王之所都也。」帝王世記曰:「城東西六里十一步,南北九里一百步。」晉元康地道記曰:「城內南北九里七十步,東西六里十步,為地三百頃一十二畝有三十六步。城東北隅周威烈王冢。」有狄泉,在城中。左傳僖二十九年「盟于狄泉」,杜預曰城內太倉西南池水。或曰本在城外,定元年城成周乃繞之。案:此水晉時在東宮西北。帝王世記曰:「狄泉本殷之墓地,在成周東北,今城中有殷王冢是也。又太倉中大冢,周景王也。」有唐聚。左傳昭二十三年「尹辛敗劉師于唐」。有上程聚。古程國,史記曰重黎之後,伯休甫之國也。關中更有程地。帝王世記曰「文王居程,徙都豐」,故此加為上程。有士鄉聚。馮異斬武勃地。有褚氏聚。左傳昭二十六年「王宿褚氏」,杜預曰縣南有褚氏亭。有榮錡澗。左傳周景王「崩于榮錡氏」,杜預曰鞏縣西。有前亭。杜預曰縣西南有泉亭。即泉戎也。有圉鄉。左傳昭二十二年單氏「伐東圉」,杜預曰縣東南有圉鄉。又西南有戎城,伊雒之戎。有大解城。左傳昭二十三年晉師次于解,杜預曰縣西南有大解、小解。 河南帝王世記曰:「城西有郟鄏陌,太康畋于有𨿅之表,今河之南。」本傳有負犢山。周公時所城雒邑也,春秋時謂之王城。鄭玄詩譜曰:「周公攝政五年,成王宅雒邑,使邵公先相宅,旣成,謂之王城。」博物記曰:「王城万七百二十丈,郛方一十里,南望𨿅水,北至陝山。」地道記曰去雒城四十里。左傳定八年「單子伐穀城」,杜預曰在縣西。東城門名鼎門,帝王世記曰:「東南門九鼎所從入。」又曰:「武王定鼎雒陽西南,雒水北鼎中觀是也。」北城門名乾祭。左傳昭二十四年「士伯立於乾祭」。皇覽曰:「城西南柏亭西周山上周靈王冢,民祠之不絕。」又有甘城,杜預曰縣西南有甘泉。有蒯鄉。左傳昭二十三年尹辛攻蒯。晉地道記曰:「在縣西南,有蒯亭。」梁故國,伯翳後。有陽人聚。史記曰:「秦滅東周,不絕其祀,以陽人地賜周君。」有霍陽山。左傳哀四年「楚為一昔之期,襲梁及霍」。有注城。史記曰魏文侯三十二年敗秦于注。博物記曰:「梁伯好土功,今梁多有城。」熒陽有鴻溝水。文穎曰:「於熒陽下引河東南為鴻溝,即官度水也。」有廣武城。西征記曰:「有三皇山,或謂三室山。山上有二城,東者曰東廣武,西者曰西廣武,各在山一頭,相去二百餘步,其閒隔深澗,漢祖與項籍語處。」有虢亭,虢叔國。有隴城。左傳文二年「盟于垂隴」。有薄亭。有敖亭。周宣王狩于敖。左傳宣十二年「晉師在敖、鄗之閒」。秦立為敖倉。有熒澤。左傳宣十二年楚潘黨逐魏錡及熒,杜預曰縣東熒澤也。 卷左傳成十年晉鄭盟脩澤,杜預曰縣東有脩武亭。有長城,經陽武到密。史記蘇秦說襄王曰:「大王之地,西有長城之界。」有垣雝城,或曰古衡雍。史記无忌謂魏王曰:「王有鄭地,得垣雍」者也。杜預曰即是衡雍。又今縣所治城。有扈城亭。左傳莊二十三年「盟于扈」,杜預曰在縣西北。 原武 陽武有武彊城。史記曰曹參攻武彊。秦始皇東遊至陽武博浪沙中,為盜所驚。 中牟左傳宣元年諸侯救鄭,遇于北林,杜預曰縣西南有林亭,在鄭北。有圃田澤。左傳曰原圃。爾雅十藪,鄭有圃田。有清口水。左傳閔二年遇于清,杜預曰縣有清陽亭。有管城。杜預曰管國也,在京縣東北。漢書音義曰:「故管叔邑。」有曲遇聚。前書曹參破楊熊。有蔡亭。 開封左傳哀十四年「逢澤有介麋」,杜預曰在縣東北,遠,疑 非。徐廣曰逢池也。 菀陵,有棐林。左傳宣元年諸侯會于棐林,杜預曰縣東南有林鄉。徐齊民北征記曰:「縣東南有大隧澗,鄭莊公所闕。又大城東臨濮水,水東溱水注于洧,城西臨洧水。」有制澤。左傳成十六年諸侯遷於制田,杜預曰縣東有制澤。有瑣侯亭。左傳襄十一年諸侯之師次于瑣,杜預曰縣東有瑣侯亭。 平陰 穀城,瀍水出。博物記曰:「出潛亭山。」有函谷關。西征記曰:「函谷左右絕岸十丈,中容車而已。」 緱氏左傳曰呂相絕秦伯,「殄滅我費、滑」,杜預曰滑國都於費,今緱氏縣。案本紀,縣有百坏山。干寶搜神記曰:「縣有延壽城。」有鄔聚。左傳王取鄔、劉,杜預曰鄔在縣西南。有轘轅關。瓚曰:「險道名,在縣東南。」 鞏鞏伯國。左傳曰「商湯有景亳之命」,杜預曰縣西南有湯亭。帝王世記曰:「湯亭在偃師。」又曰:「夏太康五弟,須于雒汭,在縣東北三十里。」有尋谷水。左傳昭二十三年王師、晉師圍鄩中。史記張儀曰「下兵三川,塞什谷之口」,徐廣曰縣有尋口。有東訾聚,今名訾城。左傳昭二十三年「單子取訾」,杜預曰在縣西南。晉地道記曰在縣之東。有坎埳聚。左氏,周襄王出,國人納之坎埳,杜預曰在縣東。地道記在南。有黃亭。有湟水。左傳昭二十二年「王子猛居于皇」,杜預曰有黃亭,在縣西南。有明谿泉。左傳昭二十二年「賈辛軍于谿泉」。 成睾史記曰,成睾北門名玉門。左傳「破燕師于北制」。杜預曰「北制,一名虎牢」,亦即此縣也。穆天子傳曰:「七萃之士,生搏虎而獻天子,命為柙,而畜之東虢,是曰虎牢。」左傳曰鄭子皮勞晉韓宣子于索氏,杜預曰縣東有大索城。尚書禹貢「至于大岯」,張揖云成睾縣山。又有旋門阪,縣西南十里,見東京賦。有旃然水。左傳襄十八年楚伐鄭,次旃然。有瓶丘聚。有漫水。有汜水。左傳曰周襄王處鄭地汜。 京鄭共叔所居,左傳云「謂之京城大叔」。應劭曰:「有索亭。楚漢戰京、索。」北征記又有索水。 密春秋時曰新城,傳曰新密。僖六年諸侯圍新城,杜預曰一名密縣。有大騩山。山海經曰:「大騩之山,其陰多鐵,多美堊。有草焉,狀如蓍而毛,青華而白實,其名曰𦴭,服者不夭。」有梅山。左傳曰襄十八年楚伐鄭,右迴梅山,在縣西北。有陘山。史記魏襄王六年伐楚,敗之陘山。秦破魏華陽,地亦在縣。杜預遺令曰:「山上有冢,或曰子產,邪東北向新鄭城,不忘本也。」 新城左傳曰文十七年周敗戎于邥垂,杜預曰縣北有垂亭。史記秦遷西周公於𢠸狐,徐廣曰「與陽人聚相近,在雒陽南百五十里梁、新城之閒」。有高都城。史記蘇代說韓相國以高都與周者。有廣成聚。有廣成菀。有鄤聚,古鄤氏,今名蠻中。左傳昭十六年楚殺鄤子,杜預曰縣東南有蠻城。又祭遵獲張滿也。 匽師帝王世記曰:「帝嚳所都,殷盤庚復南亳,是為西亳。」皇覽曰「北有睾繇祠」,又曰「有湯亭,有湯祠」。有尸鄉,帝王世記曰:「尸鄉在縣西二十里。」春秋時曰尸氏。左傳昭二十六年劉人敗子朝之師于尸氏。前書田橫自殺處。 新鄭,詩鄭國,祝融墟。皇甫謐曰:「古有熊國,黃帝之所都。」 平

河內郡高帝置。雒陽北百二十里。十八城,戶十五萬九千七百七十,口八十萬一千五百五十八。

  懷,有隰城。左傳曰王取鄭隰城,杜預曰在縣西南。傳又曰却至與周爭鄇田,杜預曰縣西南有鄇人亭。 河陽左傳曰王與鄭盟,杜預曰縣南孟津。有湛城。 軹左傳曰王以蘇忿生田向與鄭,杜預曰縣西北地名向上。有原鄉。左傳曰王與鄭原,杜預曰沁水西北有原城。有湨梁。左傳曰襄十六年諸侯會湨梁。 波,有絺城。左傳曰王與鄭絺,杜預曰在野王縣西南。 沁水山海經曰沁水出井陘東。 野王,有太行山。山海經曰:「其上有金玉,下有碧。有獸焉,其狀如麋而四角,馬尾而有距,其名曰驒還。」酈食其說曰「杜太行之道」,韋昭曰在縣北。有射犬聚。世祖破青犢也。有邘城。史記曰紂以文王、九侯、鄂侯為三公,徐廣曰「鄂」一作「邘」。武王子封在縣西北。 溫,蘇子所都。濟水出,王莽時大旱,遂枯絕。皇覽曰:「縣郭東濟水南有虢公冢。」 州 平睾,有邢丘,故邢國,周公子所封。臣瓚曰:「丘名也,非國,在襄國西。」有李城。史記曰邯鄲李同却秦兵,趙封其父李侯,徐廣曰即此城。 山陽邑。有雍城。杜預曰古雍國,在縣西。有蔡城。蔡叔邑此,猶鄭管城之類乎? 武德 獲嘉,侯國。 脩武,故南陽,秦始皇更名。有南陽城,左傳僖四年晉文公圍南陽。史記曰:「白起攻韓南陽,太行道絕之。」山海經曰:「太行之山,清水出焉。」郭璞曰:「脩武縣北黑山亦出清水。」陽樊、攢茅田。服虔曰:「樊仲山之所居,故名陽樊。」杜預曰縣西北有攢城。左傳曰定元年魏獻子田大陸,杜預曰西北吳澤也。有小脩武聚。春秋曰寧。史記曰高祖得韓信軍小脩武,晉灼曰在城東。有隤城。左傳隱十一年「以隤與鄭」。 共,本國。淇水出。前志注曰水出北山。博物記曰:「有奧水,流入淇水,有綠竹草。」有汎亭。凡伯邑。 汲晉地道記曰有銅關。 朝歌有鹿腹山。紂所都居,帝王世記曰紂糟丘、酒池、肉林在城西。前書注曰鹿臺在城中。南有牧野,去縣十七里。北有邶國,南有寧鄉。史記旡忌說魏安僖王曰「通韓上黨於共寧」,徐廣曰有寧鄉。左傳曰襄二十三年「救晉,次雍榆」,杜預曰縣東有雍城是也。 蕩陰,有羑里城。韋昭曰:「羑音酉。文王所拘處。」 林慮,故隆慮,殤帝改。有鐵。徐廣曰:「洹水所出。蘇秦合諸侯盟處。」班叔皮遊居賦亦曰「漱余馬乎洹泉,嗟西伯於牖城」。

河東郡秦置,雒陽西北五百里。博物記曰:「有山澤近鹽。沃土之民不才,漢興少有名人,大衣冠三世皆衰絕也。」二十城,戶九萬三千五百四十三,口五十七萬八百三。

  安邑。帝王世記曰:「縣西有鳴條陌。湯伐桀,戰昆吾亭。左傳昆吾與桀同日亡。」地道記巫咸山在南。有鐵,有鹽池。前志曰池在縣西南。魏都賦注曰在猗氏六十四里。楊佺期雒陽記曰:「河東鹽池長七十里,廣七里,水氣紫色。有別御鹽,四面刻如印齒文章,字妙不可述。」 楊,有高梁亭。左傳曰僖二十四年晉懷公死高梁,杜預曰在縣西南。地道記有梁城,去縣五十里,叔嚮邑也。 平陽,侯國。左傳曰成七年諸侯盟馬陵,杜預曰衞地也,平陽東南地名馬陵。又說在魏郡元城。有鐵。堯都此。晉地道記曰有堯城。 臨汾博物記曰有賈鄉,賈伯邑。有董亭。左傳曰晉改蒐于董,杜預曰縣有董亭。 汾陰博物記曰:「古之綸,少康邑。」有介山。縣西北有狐谷亭。郭璞爾雅注曰:「縣有水口,如車輪許,濆沸涌出,其深無限,名之為瀵。」 蒲坂,有雷首山。史記曰趙盾田首山,息桑下,有餓人祇彌明。縣南二十里有歷山,舜所耕處。又伯夷、叔齊隱於首陽山,馬融曰在蒲坂華山之北,河曲之中。有沙丘亭。左傳曰文十二年秦晉戰河曲,杜預曰在縣南。湯伐桀,孔安國曰河曲之南。 大陽,有吳山,上有虞城,杜預曰虞國也。帝王世記曰:「舜嬪于虞,虞城是也。」亦謂吳城,史記秦昭王伐魏取吳城,即此城也。皇覽曰:「盜跖冢臨河曲。」博物記曰傅巖在縣北。有下陽城,邑,左傳僖二年虞、晉所滅。縣東北三十里。有茅津。左傳曰「秦伐晉,遂自茅津濟」,杜預曰在縣西。南有茅亭,即茅戎。有顛軨坂。左傳曰「入自顛軨」。博物記曰在縣鹽池東,吳城之北,今之吳坂。杜預曰在縣東北。 解左傳曰咎犯與秦晉大夫盟於郇,杜預曰縣西北有郇城。博物記曰有智邑。有桑泉城。左傳僖二十四年晉文公入桑泉,杜預曰在縣西二十里。有臼城。左傳曰晉文公入取臼衰者也。杜預曰在縣東南。博物記曰:「臼季邑。縣西北卑耳山。縣西南齊桓公西伐所登。」有解城。左傳僖十五年晉侯賂秦,內及解梁城。有瑕城。左傳文十二年秦侵晉及瑕,杜預曰猗氏縣東北有瑕城。 皮氏,有耿鄉。尚書祖乙徙耿。左傳閔元年晉滅耿,杜預曰縣東南有耿鄉。博物記曰有耿城。有鐵。有兾亭。左傳僖二年,晉荀息曰「兾為不道」,杜預曰國,在縣東北。史記蘇代說燕王曰「下南陽,封兾。」 聞喜邑,博物記曰縣治涑之川。史記曰伐韓到乾河。郭璞曰:「縣東北有乾河口,但有故溝處,無復水。」左傳曰僖三十一年「晉蒐清原」,杜預曰在縣北。本曲沃。曲沃在縣東北數里,與晉相去六七百里。見毛詩譜注。有董池陂,古董澤。左傳曰「改蒐于董」,「董澤之蒲」。有稷山亭。縣西五十里。左傳曰宣十五年「晉侯治兵于稷」。有涑水。左傳呂相絕秦,曰「伐我涑川」。有洮水。 絳邑。縣西有絳邑城,杜預曰故絳也。有翼城。左傳隱五年曲沃伐翼,杜預曰在縣東八十里。 永安,故彘,史記曰周穆王封造父趙城,徐廣曰在永安。博物記曰有呂鄉,呂甥邑也。陽嘉二年更名。杜預曰縣東北有彘城。有霍大山。爾雅曰:「西南之美者,有霍山之多珠玉焉。」左傳曰閔元年晉滅霍,杜預曰「縣東北有霍大山」。史記曰原過受神人書,稱「余霍大山山陽侯天吏也」。又蜚廉於山得石槨,仍葬也。 河北,詩魏國。有韓亭。 猗氏地道記曰:「左傳文十三年『詹嘉處瑕』,在縣東北。」垣有王屋山,兖水出。史記曰:「魏武侯二年,城王垣。」博物記曰:「山在東,狀如垣。」有壺丘亭。左傳襄元年晉討宋五大夫,寘諸瓠丘,杜預曰縣東南有壺丘亭。有邵亭。博物記曰:「縣東九十里有郫邵之阨,賈季迎公子樂于陳,趙孟殺諸郫邵。」 襄陵晉地道記曰晉武公自曲沃徙此。 北屈左傳曰「二屈」,杜預曰「二」當為「北」。傳曰「屈產之乘」,有駿馬。有壺口山。禹貢曰:「壺口治梁及岐。」有采桑津。左傳僖八年晉敗狄于采桑,杜預曰縣西南有采桑津。 蒲子左傳曰晉文公居蒲城,杜預曰今蒲子縣。 濩澤,侯國。有析城山。前志曰在縣西南。 端氏史記曰,趙、韓、魏分晉,封晉端氏。

弘農郡武帝置。其二縣,建武十五年屬。雒陽西南四百五十里。九城,戶四萬六千八百一十五,口十九萬九千一百一十三。

  弘農故秦函谷關,左傳曰「虢公敗戎于桑田」,杜預曰在縣東北桑田亭。燭水出。前志出衙嶺下谷。有枯樅山。本傳赤眉立盆子於鄭北,古今注曰在此山下。有桃丘聚,故桃林。左傳曰守桃林之塞,博物記曰在湖縣休與之山。有務鄉。赤眉破李松處。有曹陽亭。史記曰,章邯殺周章于曹陽,晉灼曰縣東十三里。又獻帝東歸敗處,曹公改曰好陽。 陝史記曰:「自陝以西,邵公主之;自陝以東,周公主之。」本虢仲國。杜預曰虢都上陽,在縣東南。有虢城。有焦城。故焦國,史記曰武王封神農之後於焦。有陝陌。博物記:「二伯所分。」 黽池,穀水出。前志曰出穀陽谷。有二崤。 新安,澗水出。博物記曰:「西漢水出新安入雒。」又有孝水,見潘岳西征賦。 宜陽有金門山,山竹為律管。 陸渾,西有虢略地。左傳僖十五年晉侯賂秦,東盡虢略,杜預曰從河曲南行,而東盡故虢。 盧氏,有熊耳山,山海經曰:「其上多漆,其下多椶。浮豪之水出焉,西北流注于雒,其中多美玉,多人魚。」伊水、清水出。晉地道記:「伊東北入雒。」 湖,故屬京兆。前志有鼎湖。有閺鄉。皇覽曰:「戾太子南出,葬在闅鄉南。」秦又改曰寧秦。 華陰,故屬京兆。史記曰魏文侯三十六年齊侵陰晉。前志曰高帝改曰華陰。呂氏春秋九藪云「秦之陽華」,高誘曰「或在華陰西」。誘又曰「桃林縣西長城是也」。晉地道記曰「潼關是也」。有太華山。左傳晉賂秦,南及華山。山海經曰:「太華之山,削成而四方,其高五千仞,其廣十里,鳥獸莫居。有蛇焉,名曰肥遺,六足四翼,見則天下大旱。」武王放馬牛於桃林墟,孔安國曰在華山東。晉地道記山在縣西南。

京兆尹秦內史,武帝改。其四縣,建武十五年屬。雒陽西九百五十里。決錄注曰:「京,大也。天子曰兆民。」十城,戶五萬三千二百九十九,口二十八萬五千五百七十四。

  長安,高帝所都。漢舊儀曰:「長安城方六十三里,經緯各長十五里,十二城門,九百七十三頃。城中皆屬長安令。」辛氏三秦記曰:「長安地皆黑壤,城中今赤如火,堅如石。父老所傳,盡鑿龍首山為城。」皇覽曰:「衞思后葬城東南桐柏園,今千人聚是。」鎬在上林菀中。孟康曰:「長安西南有鎬池。秦始皇江神反璧曰:『為吾遺鎬池君。』」古史考曰:「武王遷鎬,長安豐亭鎬池也。」皇覽曰:「文王、周公冢皆在鎬聚東杜中。」有細柳聚。前書周亞夫所屯處。有蘭池。史記曰秦始皇微行夜出,逢盜蘭池。三秦記曰:「始皇引渭水為長池,東西二百里,南北三十里,刻石為鯨魚二百丈。」有曲郵。前書高帝征黥布,張良送至曲郵。有杜郵。史記曰白起死處。三秦記曰:「長安城西有九嵕山,西有杜山。」杜預曰「畢國在西北。」 霸陵,有枳道亭。前書秦王子嬰降於軹道旁,地道記曰霸水西。有長門亭。前書文帝出長門,若見五人於道北,立五帝壇。 杜陵杜預曰古唐杜氏也。酆在西南。〕杜預曰:「在鄠縣東。」決錄注曰:「鎬在酆水東,酆在鎬水西,相去二十五里。」 鄭史記殺商君鄭黽池。鄭桓公封於此。黃圖云:「下邽縣並鄭,桓帝西巡復之。」 新豐,有驪山,杜預曰:「古驪戎國。」韋昭曰:「戎來居此山,故號驪戎。」三秦記曰:「始皇墓在山北,有始皇祠。不齋戒往,即疾風暴雨。人理欲上,則杳冥失道。縣西有白鹿原,周平王時白鹿出。」案關中圖,縣南有新豐原,白鹿在霸陵。東有鴻門亭前書高帝見項羽處,孟康曰「在縣東七十里,舊大道北下阪口名」。關中記云始皇陵北十餘里有謝聚。及戲亭。周幽王死處,蘇林曰縣東南四十里。有掫城。 藍田,出美玉。三秦記曰:「有川,方三十里,其水北流。出玉、銅、鐵、石。」地道記有虎候山。 長陵,故屬馮翊。蔡邕作樊陵頌云:「前漢戶五萬,口有十七萬,王莽後十不存一。永初元年,羌戎作虐。至光和,領戶不盈四千。園陵蕃衞粢盛之供,百役出焉。民用匱乏,不堪其事。」 商,故屬弘農。帝王世記曰:「契所封也。」左傳哀四年「將通於少習」,杜預曰少習,縣東之武關。 上雒,侯國。有冢領山,雒水出。故屬弘農。山海經曰雒水出讙舉之山。案史記云雒水出熊耳。山海經曰雒出王城南,至相谷西,東北流,去虎牢城西四十里,注河口,謂之雒汭。有菟和山。左傳哀四年,楚司馬軍于菟和。有蒼野聚。左傳曰哀四年楚右師軍蒼野,杜預曰在縣南。 陽陵,故屬馮翊。

左馮翊秦屬內史,武帝分,改名。雒陽西六百八十八里。決錄注曰:「馮,馮也。翊,明也。」十三城,戶三萬七千九十,口十四萬五千一百九十五。潘岳關中記曰:「三輔舊治長安城中,長吏各在其縣治民。光武東都之後,扶風出治槐里,馮翊出治高陵。」

  高陵 池陽爾雅十藪,周有焦穫,郭璞曰縣瓠中是也。地道記「有巀嶭山,在北。有鬼谷,生三所氏」。案:史記鬼谷在潁川陽城,與地記不同。 雲陽有荊山。帝王世記曰:「禹鑄鼎於荊山,在馮翊懷德之南,今其下荊渠也。」 祋祤,永元九年復。 頻陽 萬年帝王世記曰「秦獻公都櫟陽」是也。 蓮勺 重泉 臨晉,本大荔。有河水祠。有芮鄉。古芮國,與虞相讓者。有王城。史記曰秦厲恭公伐大荔,取其王城,即此城也。左傳晉陰飴甥與秦伯盟王城,杜預曰後改為武鄉,在縣東。 郃陽,永平二年復。 夏陽,有梁山、詩云:「弈弈梁山。」在縣西北。公羊傳曰河上之山也。杜預曰古梁國。史記曰本少梁。爾雅曰梁山,晉望也。龍門山。書曰導河積石,歷龍門。太史公曰「遷生龍門」,韋昭曰在縣北。博物記曰:「有韓原,韓武子采邑。」 衙左傳文二年晉敗秦于彭衙。皇覽曰:「有蒼頡冢,在利陽亭南,墳高六丈。」 粟邑,永元九年復。

右扶風秦屬內史,武帝分,改名。決錄曰:「扶風,化也。」十五城,戶萬七千三百五十二,口九萬三千九十一。

  槐里,周曰犬丘,又名廢丘,周懿王、章邯所都。高帝改。 安陵皇覽曰:「縣西北畢陌,秦武王冢。」 平陵 茂陵 鄠古扈國。豐水出。左傳曰「康有酆宮之朝」,杜預曰有靈臺,康王於是朝諸侯。有甘亭。帝王世記曰在縣南。夏啟伐扈,大戰于甘。又南山有王季冢。 郿,有邰亭。史記曰封棄於邰,徐廣曰今斄鄉。又案王忳傳,郿之斄亭,為冤鬼報戮故亭長者也。秦是榮縣,後省。帝王世記曰:「秦出公徙平陽。」新論曰:「邰在漆縣,其民有會日,以相與夜中巿,如不為,則有災咎。」 武功,永平八年復。有太一山,本終南。垂山,本敦物。前志在縣東。有斜谷。西征賦注曰:「褒斜谷,在長安西南。南口褒,北口斜,長百七十里。其水南流。」 陳倉三秦記曰:「秦武公都雍,陳倉城是也。有石鼓山。將有兵,此山則鳴。」 汧爾雅十藪,秦有楊紆,郭璞曰在縣西。有吳嶽山,郭璞曰:「別名吳山,周禮所謂嶽山者。」本名汧,汧水出。有回城,名回中。來歙開道處。 渝麋,侯國。 雍左傳邵穆公采邑,史記有鴻冢。有鐵。帝王世記曰秦德公徙都。 栒邑,有豳鄉。鄭玄詩譜曰:「豳者,公劉自邰而出,所徙戎狄之地名。」又有劉邑。 美陽,有岐山,左傳椒舉曰:「成王有岐陽之蒐。」山海經曰:「其上多白金,其下多鐵,城水出焉,東南流注于江。」有周城。杜預曰城在縣西北。帝王世記曰:「周太王所徙,南有周原。」 漆,有漆水。山海經曰:「羭次之山,漆水出焉。」郭璞曰:「漆水出岐山。詩云『自土沮、漆。』」地道記曰水在縣西。皇覽曰:「有師曠冢,名師曠山。」有鐵。杜預曰豳國在東北。帝王世記曰有豳亭。 杜陽,永和二年復。詩譜曰:「周原者,岐山陽,地屬杜陽,地形險阻而原田肥美。」

 右司隷校尉部,郡七,縣、邑、侯國百六。漢舊儀曰:「司隷治所,故孝武廟。」魏略曰:「曹公分關中置漢興郡,用游楚為太守。」獻帝起居注曰:「中平六年,省扶風都尉置漢安郡,鎮雍、渝麋、杜陽、陳倉、汧五縣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