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後漢書
   志第十一 ‧ 天文中

明十二 章五 和三十三 殤一 安四十六 順二十三 質三

孝明永平元年四月丁酉,流星大如斗,起天市樓,西南行,光照地。流星為外兵,西南行為西南夷。是時益州發兵擊姑復蠻夷大牟朁滅陵,斬首傳詣雒陽。古今注曰:「閏九月辛未,火在太微左執法星所,光芒相及。十一月辛未,土逆行,乘東井北軒轅第二星。二年十二月戊辰,月食火星。」黃帝星經曰:「出入井,為人主。一曰賜爵祿事。」

三年六月丁卯,彗星出天舩北,長二尺所,稍北行至亢南,見三十五日去。天舩為水,彗出之為大水。是歲,伊、雒水溢到津城門,壞伊橋;郡七縣三十二皆大水。

四年八月辛酉,客星出梗河,西北指貫索,七十日去。梗河為胡兵。至五年十一月,北匈奴七千騎入五原塞,十二月又入雲中,至原陽。貫索,貴人之牢。其十二月,陵鄉侯梁松坐怨望懸飛書誹謗朝廷,下獄死,妻子家屬徙九真。

七年正月戊子,流星大如杯,從織女西行,光照地。織女,天之真女,流星出之,女主憂。其月癸卯,光烈皇后崩。古今注曰:「三月庚戌,客星光氣二尺所,在太微左執法南端門外,凡見七十五日。」

八年六月壬午,長星出柳、張三十七度,犯軒轅,刺天舩,陵太微,氣至上陛,凡見五十六日去。柳,周地。是歲多雨水,郡十四傷稼。古今注曰:「十二月戊子,客星出東方。」

九年正月戊申,客星出牽牛,長八尺,歷建星至房南,古今注曰:「歷斗、建、箕、房,過角、亢至翼,芒東指。」滅見至五十日。郗萌占曰:「客星舍房,左右羣臣有吞藥死者。」又占「有奪地」。牽牛主吳、越,房、心為宋。後廣陵王荊與沈涼,楚王英與顏忠各謀逆,事覺,皆自殺。廣陵屬吳,彭城古宋地。古今注曰:「十年七月甲寅,月犯歲星。十一年六月壬辰,火犯土星。」

十三年閏月丁亥,火犯輿鬼,為大喪,質星為大臣誅戮。晉灼曰:「鬼五星,其中白者為質。」其十二月,楚王英與顏忠等造作妖,謀反,事覺,英自殺,忠等皆伏誅。古今注曰:「十一月,客星出軒轅四十八日。十二月戊午,月犯木星。」

十四年正月戊子,客星出昴,六十日,在軒轅右角稍滅。昴主邊兵。後一年,漢遣奉車都尉顯親侯竇固、駙馬都尉耿秉、騎都尉耿忠、開陽城門候秦彭、太僕祭肜,將兵擊匈奴。一曰,軒轅右角為貴相,昴為獄事,客星守之為大獄。是時考楚事未訖,司徒虞延與楚王英黨與黃初、公孫弘等交通,皆自殺,或下獄伏誅。

十五年十一月乙丑,太白入月中,為大將戮,人主亡,不出三年。後三年,孝明帝崩。

十六年正月丁丑,歲星犯房右驂,北第一星不見,辛巳乃見。石氏星經曰:「歲星守房,良馬出廄。」古今注曰:「正月丁未,月犯房。」房右驂為貴臣,歲星犯之為見誅。是後司徒邢穆坐與阜陵王延交通,知逆謀,自殺。

四月癸未,太白犯畢。畢為邊兵。後北匈奴寇入雲中,至漁陽。使者高弘發三郡兵追討,無所得。太僕祭肜坐不進,下獄。

十八年六月己未,彗星出張,長三尺,轉在郎將,南入太微,皆屬張。張,周地,為東都。太微,天子廷。彗星犯之為兵喪。其八月壬子,孝明帝崩。

孝章建初元年正月丁巳,太白在昴西一尺。八月庚寅,彗星出天市,長二尺所,稍行入牽牛三度,積四十日稍滅。太白在昴為邊兵,彗星出天市為外軍,牽牛為吳、越。是時蠻夷陳縱等及哀牢王類牢反,攻嶲唐城。永昌太守王尋走奔楪榆,安夷長宋延為羌所殺。以武威太守傅育領護羌校尉,馬防行車騎將軍,征西羌。又阜陵王延與子男魴謀反,大逆無道,得不誅。廢為侯。

二年九月甲寅,古今注曰:「甲申,金入斗魁。」流星過紫宮中,長數丈,散為三,滅。十二月戊寅,彗星出婁三度,長八九尺,稍入紫宮中,百六日稍滅。流星過,入紫宮,皆大人忌。後四年六月癸丑,明德皇后崩。古今注曰:「五年二月戊辰,木、火俱在參,五月戊寅,木、水在東井。六年七月丁酉,夜有流星起軒轅,大如拳,歷文昌,餘氣正白句曲,西如文昌,乆乆乃滅。」黃帝星經曰:「木守東井,有土功之事。一曰大水。」郗萌曰:「歲星守參,后當之。熒惑守,大人當之。」

元和二年四月丁巳,客星晨出東方,在胃八度,長三尺,歷閣道入紫宮,留四十日,滅。閣道、柴宮,天子之宮也。客星犯入留乆為大喪。後四年,孝章帝崩。

孝和永元元年正月辛卯,有流星起參,長四丈,古今注曰:「大如拳,起參東南。」有光,色黃白。古今注曰:「癸亥,鎮在參。又有流星大如桃,色赤,起太微東蕃。」石氏曰:「鎮守參,有土功事。」二月,流星起天棓,東北行三丈所滅,色青白。壬申,夜有流星起太微東蕃,長三丈。三月丙辰,古今注曰:「戊子,土在參。」流星起天津。古今注曰:「星大如桃,起天津,東至斗,黃白頻有光。」壬戌,有流星起天將軍,東北行。古今注曰:「色黃,無光。」參為邊兵,天棓為兵,太微天廷,天津為水,天將軍為兵,流星起之皆為兵。其六月,漢遣車騎將軍竇憲、執金吾耿秉,與度遼將軍鄧鴻出朔方,並進兵臨私渠北鞮海,斬虜首萬餘級,獲生口牛馬羊百萬頭。日逐王等八十一部降,凡三十餘萬人。追單于至西海。是歲七月,又雨水漂人民,是其應。古今注曰:「十一月壬申,鎮星在東井。」石氏曰:「天下水,其大出,流殺人。」

二年正月乙卯,金、木俱在奎,丙寅,水又在奎。巫咸曰:「辰守奎,多水火災,亦為旱。」古今注曰:「土在東井。」奎主武庫兵,三星會又為兵喪。辛未,水、金、木在婁,亦為兵,又為匿謀。郗萌曰:「辰守婁,有兵兵罷,無兵兵起。」巫咸、石氏云:「多火災。」古今注曰:「丙寅,水在奎,土在東井,金在婁,木、火在昴。」

二月丁酉,有流星大如桃,起紫宮東蕃,西北行五丈稍滅。古今注曰:「三月甲子,火在亢南端門第一星南。乙亥,金在東井。」四月丙辰,有流星大如瓜,起文昌東北,西南行至少微西滅。有頃音如雷聲,已而金在軒轅大星東北二尺所。古今注曰:「丁丑,火在氐東南星東南。」八月丁未,有流星如雞子,起太微西,東南行四丈所消。十月癸未,有流星大如桃,起天津,西行六丈所消。十一月辛酉,有流星大如拳,起紫宮,西行到胃消。

三年九月丁卯,有流星大如雞子,起紫宮,西南至北斗柄閒消。星紫宮占曰:「有流星出紫宮,天子使也。色赤言兵,色白言喪,色黃言吉,色青言憂,色黑言水。出皆以所之野命東、西、南、北。」紫宮天子宮,文昌、少微為貴臣,天津為水,北斗主殺。流星起,歷紫宮、文昌、少微、天津,文昌為天子使,出有兵誅也。竇憲為大將軍,憲弟篤、景等皆卿、校尉,憲女弟壻郭舉為侍中、射聲校尉,與衞尉鄧疊母元俱出入宮中,謀為不軌。至四年六月丙辰發覺,和帝幸北宮,詔執金吾、五校勒兵屯南、北宮,閉城門,捕舉。舉父長樂少府璜及疊,疊弟步兵校尉磊,母元,皆下獄誅。憲弟篤、景等皆自殺。金犯軒轅,女主失勢。竇氏被誅,太后失勢。

五年四月癸巳,古今注曰:「正月甲戌,月乘歲星。」太白、熒惑、辰星俱在東井。巫咸曰:「太白守井,五穀不成。」黃帝經曰:「五星及客星守井,皆為水。」石氏曰:「為旱。」又曰:「太白入東井,留一日以上乃占,大臣當之,期三月,若一年,遠五年。」古今注曰:「木在輿鬼。」七月壬午,歲星犯軒轅大星。九月,金在南斗魁中。為水。石氏曰:「為旱。」火犯房北第一星。東井,秦地,為法。三星合,內外有兵,又為法令及水。金入斗口中,為大將將死。火犯房北第一星,為將相。其六年正月,司徒丁鴻薨。古今注曰:「六年六月丁亥,金在東井。閏月己丑,流星大如桃,起參北,西至參肩南,稍有光。」七月水,大漂殺人民,傷五穀。許侯馬光有罪自殺。九月,行車騎將軍事鄧鴻、越騎校尉馮柱發左右羽林、北軍五校士及八郡跡射、烏桓、鮮卑,合四萬騎,與度遼將軍朱徵、護烏桓校尉任尚、中郎將杜崇征叛胡。十二月,車騎將軍鴻坐追虜失利,下獄死;度遼將軍徵、中郎將崇皆抵罪。

七年正月丁未,有流星起天津,入紫宮中滅。色青黃,有光。二月癸酉,金、火俱在參。巫咸占曰:「熒惑守參,多火災。」海中占曰:「為旱。太白守參,國有反臣。」郗萌曰「有攻戰伐國」也。戊寅,金、火俱在東井。郗萌曰:「熒惑守井,百川皆滿。太白又從舍,蓋二十日流國。」又曰:「雜糴貴。又將相死。」八月甲寅,水、土、金俱在軫。春秋緯曰:「五星有入軫者,皆為兵大起。」巫咸占曰:「五星入軫者,司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皆為兵發。司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石氏星經曰:「辰星守軫,歲水。」郗萌曰:「鎮星出入留舍軫六十日不下,必有大喪。」春秋緯曰:「太白入軫,兵大起。」郗萌曰:「太白守軫,必有死王。」十一月甲戌,金、火俱在心。雒書曰:「太白守心,後九年大飢。」十二月己卯,有流星起文昌,入紫宮消。丙辰,火、金、水俱在斗。流星入紫宮,金、火在心,皆為大喪。三星合軫為白衣之會,金、火俱在參、東井,皆為外兵,有死將。三星俱在斗,有戮將,若有死相。八年四月樂成王黨,七月樂成王宗皆薨。將兵長史吳棽坐事徵下獄誅。古今注曰:「八年九月辛丑,夜有流星,大如拳,起婁。」十月,北海王威自殺。十二月,陳王羨薨。其九年閏月,皇太后竇氏崩。遼東鮮卑反,太守祭參不追虜,徵下獄誅。九月,司徒劉方坐事免官,自殺。隴西羌反,遣執金吾劉尚行征西將軍事,越騎校尉節鄉侯趙世發北軍五校、黎陽、雍營及邊胡兵三萬騎,征西羌。

十一年五月丙午,流星大如瓜,起氐,西南行,稍有光,白色。古今注曰:「六月庚辰,月入畢中。」占曰:「流星白,為有使客,大為大使,小亦小使。疾期疾,遟亦遟。大如瓜為近小,行稍有光為遟也。又正王日,邊方有受王命者也。」明年二月,蜀郡旄牛徼外夷白狼樓薄種王唐繒等率種人口十七萬歸義內屬,賜金印紫綬錢帛。

十二年十一月癸酉,夜有蒼白氣,長三丈,起天園,東北指軍市,見積十日。占曰:「兵起,十日期歲。」明年十一月,遼東鮮卑二千餘騎寇右北平。

十三年十一月乙丑,古今注曰:「正月辛未,水乘輿鬼。十二月癸巳,犯軒轅大星。」軒轅第四星閒有小客星,色青黃。軒轅為後宮,星出之,為失勢。其十四年六月辛卯,陰皇后廢。古今注曰:「十四年正月乙卯,月犯軒轅,在太微中。二月十日丁酉,水入太微西門。十一月丁丑,有流星大如拳,起北斗魁中,北至閣道,稍有光,色赤黃,須臾西北有雷聲。」

十六年四月丁未,紫宮中生白氣如粉絮。戊午,客星出紫宮,西行至昂,五月壬申滅。七月庚午,水在輿鬼中。黃帝占曰:「辰星犯鬼,大臣誅,國有憂。」郗萌曰:「多蝗蟲。」十月辛亥,流星起鉤陳,北行三丈,有光,色黃。白氣生紫宮中為喪。客星從紫宮西行至昴為趙。輿鬼為死喪。鉤陳為皇后,流星出之為中使。後一年,元興元年十二月辛未,和帝崩,殤帝即位一年又崩,無嗣,鄧太后遣使者迎清河孝王子即位,是為孝安皇帝,是其應也。清河,趙地也。

元興元年二月庚辰,有流星起角、亢五丈所。四月辛亥,有流星起斗,東北行到須女。七月己巳,有流星起天市五丈所,光色赤。閏月辛亥,水、金俱在氐。巫咸曰:「辰星守氐,多水災。」海中占曰:「天下大旱,所在不收。」荊州星占曰:「太白守氐,國君大哭。」流星起斗,東北行至須女。須女,燕地。天市為外軍。水、金會為兵誅。其年,遼東貊人反,鈔六縣,發上谷、漁陽、右北平、遼西烏桓討之。

孝殤帝延平元年正月丁酉,金、火在婁。金、火合為爍,為大人憂。古今注曰:「七月甲申,月在南斗中。」是歲八月辛亥,孝殤帝崩。

孝安永初元年五月戊寅,熒惑逆行守心前星。韓楊占曰:「多火災。一曰地震。」檢其年十八郡地震,明年漢陽火。八月戊申,客星在東井、弧星西南。心為天子明堂,熒惑逆行守之,為反臣。雒書曰:「熒惑守心,逆臣起。」黃帝占曰:「逆行守心二十日,大臣亂。」客星在東井,為大水。荊州經曰:「客星干犯東井,則大臣誅。」是時,安帝未臨朝,鄧太后攝政,鄧隲為車騎將軍,弟弘、悝、閶皆以校尉封侯,秉國勢。司空周章意不平,與王尊、叔元茂等謀,欲閉宮門,捕將軍兄弟,誅常侍鄭衆、蔡倫,刦刺尚書,廢皇太后,封皇帝為遠國王。事覺,章自殺。東井、弧皆秦地。是時羌反,斷隴道,漢遣隲將左右羽林、北軍五校及諸郡兵征之。是歲郡國四十一縣三百一十五雨水。四瀆溢,傷秋稼,壞城郭,殺人民,是其應也。

二年正月戊子,太白晝見。古今注曰:「四月乙亥,月入南斗魁中。八月己亥,熒惑出入太微端門。」

三年正月庚戌,月犯心後星。河圖曰:「亂臣在旁。」己亥,太白入斗中。古今注曰:「三月壬寅,熒惑入輿鬼中。五月丙寅,太白入畢中。」石氏經曰;「太白守畢,國多任刑也。」十二月,彗星起天菀南,東北指,長六七尺,色蒼白。太白晝見,為強臣。前志曰:「太白晝見,強國弱,小國強,女主昌。」是時鄧氏方盛,月犯心後星,不利子。心為宋。五月丁酉,沛王正薨。太白入斗中,為貴相凶。臣昭案:楊厚對曰「以為諸王子多在京師,容有非常,宜亟發遣還本國」,太后從之,星尋滅不見。以斯而言,太白入之,災在貴相。天菀為外軍,彗星出其南為外兵。是後使羌、氐討賊李貴,又使烏桓擊鮮卑,又使中郎將任尚、護羌校尉馬賢擊羌,皆降。

四年六月甲子,古今注曰:「二月丙寅,月犯軒轅大星。」客星大如李,蒼白,芒氣長二尺,西南指上階星。癸酉,太白入輿鬼。指上階,為三公。後太尉張禹免官。太白入輿鬼,為將凶。後中郎將任尚坐贓千萬,檻車徵,棄巿。韓揚占曰:「太白入輿鬼,亂臣在內。」臣昭以占為明,豈任尚所能感也。

五年六月辛丑,太白晝見,經天。春秋漢含孳曰:「陽弱,辰逆,太白經天。」注云:「陽弱,君柔不堪。」鉤命決曰:「天失仁,太白經天。」元初元年三月癸酉,熒惑入輿鬼。二年九月辛酉,熒惑入輿鬼中。三年三月,熒惑入輿鬼中。五月丙寅,太白入畢口。黃帝占曰:「火攻,近期十五日,遠期四十日。」又曰:「大臣當之,亂國易主。」七月甲寅,歲星入輿鬼。閏月己未,太白犯太微左執法。十一月甲午,客星見西方,己亥在虛、危,南至胃、昴。郗萌曰:「客星入虛,大人當之。」又曰:「客星守危,強臣執國命,在后族。又且大風,有危敗。」黃帝星經曰:「客星入守若出危,大飢,民食貴。」四年正月丙戌,歲星留輿鬼中。石氏經曰:「歲星入留輿鬼五十日不下,民有大喪;百日不下,民半死。」黃帝經曰:「守鬼十日,金錢散諸侯。」郗萌曰:「五穀多傷,民以飢死者無數。」乙未,太白晝見丙上。四月壬戌,太白入輿鬼中。石氏占:「太白入鬼,一曰病在女主,一曰將戮死。」己巳,辰星入輿鬼中。郗萌曰:「以罪誅大臣。一曰后疾。一曰大人憂。」五月己卯,辰星犯歲星。六月丙申,熒惑入輿鬼中,戊戌,犯輿鬼大星。九月辛巳,太白入南斗口中。黃帝經曰:「大人當之,國易政。」五年三月丙申,鎮星犯東井鉞星。五月庚午,辰星犯輿鬼質星。丙戌,太白犯鉞星。六年四月癸丑,太白入輿鬼。郗萌曰:「太白守輿鬼,疾在女主。」六月丙戌,熒惑在輿鬼中。黃帝經曰:「熒惑犯守鬼,國有大喪,有女喪,大將有死者。」荊州星占曰:「熒惑犯鬼,忠臣戮死,不出一年中。」丁卯,鎮星在輿鬼中。黃帝經曰:「鎮入鬼中,大臣誅。」海中、石氏曰:「大人憂。」辛巳,太白犯左執法。自永初五年到永寧,七年之中,太白一晝見經天,再入輿鬼,一守畢,再犯左執法,入南斗,犯鉞星。熒惑五入輿鬼。鎮星一犯東井鉞星,一入輿鬼。歲星、辰星再入輿鬼。凡五星入輿鬼中,皆為死喪。熒惑、太白甚犯鉞、質星為誅戮。斗為貴將。執法為近臣。客星在虛、危為喪,為哭泣。星占曰:「不一年,遠期二年。」昴、畢為邊兵,又為獄事。至建光元年三月癸巳,鄧太后崩;五月庚辰,太后兄車騎將軍隲等七侯皆免官,自殺,是其應也。

延光二年八月己亥,古今注曰:「元年四月丙午,太白晝見。」熒惑出太微端門。三年二月辛未,太白犯昴。石氏星占:「太白守昴,兵從門闕入,主人走。」郗萌曰:「不有亡國,必有謀主。」又云:「入昴,大赦。」五月癸丑,太白入畢。郗萌曰:「太白入畢口,馬馳人走。」又曰:「有中喪。」九月壬寅,鎮星犯左執法。四年,太白入輿鬼中。古今注曰:「四月甲辰入。」六月壬辰,太白出太微。九月甲子,太白入斗口中。十一月,客星見天巿。熒惑出太微,為亂臣。太白犯昴、畢,為近兵,一曰大人當之。鎮星犯左執法,有誅臣。太白入輿鬼中,為大喪。太白出太微,為中宮有兵;入斗口,為貴將相有誅者。客星見天巿中,為貴喪。是時大將軍耿寶、中常侍江京、樊豐、小黃門劉安與阿母王聖、聖子女永等并構譖太子保,并惡太子乳母男、厨監邴吉。三年九月丁酉,廢太子為濟陰王,以北鄉侯懿代。殺男、吉,徙其父母妻子日南。四年三月丁卯,安帝巡狩,從南陽還,道寢疾,至葉崩,閻后與兄衞尉顯、中常侍江京等共隱匿,不令羣臣知上崩,遣司徒劉喜等分詣郊廟,告天請命,載入北宮。庚午夕發喪,尊閻氏為太后。北鄉侯懿病薨,京等又不欲立保,白太后,更徵諸王子擇所立。中黃門孫程、王國、王康等十九人,共合謀誅顯、京等,立保為天子,是為孝順皇帝。皆姦人強臣狂亂王室,其於死亡誅戮,兵起宮中,是其應。古今注曰:「永建元年二月甲午,客星入太微。五月甲子,月入斗。」李氏家書曰:「時天有變氣,李郃上書諫曰:『臣聞天不言,縣象以示吉凶,挺災變異以為譴誡。昔齊桓公遭虹貫牛、斗之變,納管仲之謀,令齊去婦,無近妃宮。桓公聽用,齊以大安。趙有尹史,見月生齒,齕畢大星,占有兵變。趙君曰:「天下共一畢,知為何國也?」下史於獄。其後公子牙謀弒君,血書端門,如史所言。乃月十三日,有客星氣象彗孛,歷天巿、梗河、招搖、槍、棓,十六日入紫宮,迫北辰,十七日復過文昌、泰陵,至天船、積水閒,稍微不見。客星一占曰:「魯星歷天巿者為穀貴,梗河三星備非常,泰陵八星為凶喪,紫宮、北辰為至尊。」如占,恐宮廬之內有兵喪之變,千里之外有非常暴逆之憂。魯星不得過歷尊宿,行度從疾,應非一端,恐復有如王阿母母子賤妾之欲居帝旁耗亂政事者。誠令有之,宜當抑遠,饒足以財。王者權柄及爵祿,人天所重慎,誠非阿妾所宜干豫,天故挺變,明以示人。如不承慎,禍至變成,悔之靡及也。』」

孝順永建二年二月癸未,太白晝見三十九日。古今注曰:「丁巳,月犯心,七月丁酉,犯昴。」閏月乙酉,太白晝見東南維四十一日。八月乙巳,熒惑入輿鬼。太白晝見,為強臣。熒惑為凶。輿鬼為死喪。質星為誅戮。是時中常侍高梵、張防、將作大匠翟酺、尚書令高堂芝、僕射張敦、尚書尹就、郎姜述、楊鳳等,及兖州刺史鮑就、使匈奴中郎將張國、金城太守張篤、敦煌太守張朗,相與交通,漏泄,就、述棄巿,梵、防、酺、芝、敦、鳳、就、國皆抵罪。又定遠侯班始尚陰城公主堅得,鬬爭殺堅得,坐要斬馬巿,同產皆棄巿。古今注曰:「其年九月戊寅,有白氣,廣三尺,長十餘丈,從北落師門南至斗。三年二月癸未,月犯心後星。六月甲子,太白晝見。四年二月癸丑,月犯心後星。五年閏月庚子,太白晝見。六年,彗星出於斗、牽牛,滅於虛、危。虛、危為齊,牽牛吳、越,故海賊浮於會稽,山賊捷於濟南。五年夏,熒惑守氐,諸侯有斬者,是冬班始腰斬馬巿。」

六年四月,熒惑入太微中,犯左、右執法西北方六寸所。十月乙卯,太白晝見。十二月壬申,客星芒氣長二尺餘,西南指,色蒼白,在牽牛六度。客星芒氣白為兵。牽牛為吳、越。後一年,會稽海賊曾於等千餘人燒句章,殺長吏,又殺鄞、鄮長,取官兵,拘殺吏民,攻東部都尉;揚州六郡逆賊章何等稱將軍,犯四十九縣,大攻略吏民。

陽嘉元年閏月戊子,臣昭案:郎顗表云「十七日己丑」。客星氣白,廣二尺,長五丈,起天菀西南。主馬牛,為外軍,色白為兵。是時,敦煌太守徐白使疏勒王盤等兵二萬人入于窴界,虜掠斬首三百餘級。烏桓校尉耿曅使烏桓親漢都尉戎末瘣等出塞,鈔鮮卑,斬首,獲生口財物;鮮卑怨恨,鈔遼東、代郡,殺傷吏民。是後,西戎、北狄為寇害,以馬牛起兵,馬牛亦死傷於兵中,至十餘年乃息。臣昭案:郎顗傳,陽嘉元年,太白與歲星合於房、心。二年,熒惑失度,盈縮往來,涉歷輿鬼,環繞軒轅。古今注曰:「二年四月壬寅,太白晝見,五月癸巳,又晝見,十一月辛未,又晝見。十二月壬寅,月犯太白。三年十二月辛未,太白晝見。四月乙卯,太白、熒惑入輿鬼。永和元年正月丁卯,太白犯牽牛大星。」

永和二年五月戊申,太白晝見。八月庚子,熒惑犯南斗。斗為吳。黃帝經曰:「不期年,國有亂,有憂。」海中占:「為多火災。一曰旱。」古今注曰:「九月壬午,月入畢口中。」明年五月,吳郡太守行丞事羊珍與越兵弟葉、吏民吳銅等二百餘人起兵反,殺吏民,燒官亭民舍,攻太守府。太守王衡歫守,吏兵格殺珍等。又九江賊蔡伯流等數百人攻廣陵、九江,燒城郭,殺江都長。

三年二月辛巳,太白晝見,戊子,在熒惑西南,光芒相犯。辛丑,有流星大如斗,從西北東行,長八九尺,色赤黃,有聲隆隆如雷。三月壬子,太白晝見。六月丙午,太白晝見。八月乙卯,古今注曰:「己酉,熒惑入太微。」太白晝見。閏月甲寅,辰星入輿鬼。己酉,熒惑入太微。乙卯,太白晝見。古今注曰:「十二月丁卯,月犯軒轅大星。」太白者,將軍之官,又為西州。晝見,陰盛,與君爭明。熒惑與太白相犯,為兵喪。流星為使,聲隆隆,怒之象也。辰星入輿鬼,為大臣有死者。熒惑入太微,亂臣在廷中。是時,大將軍梁商父子秉勢,故太白常晝見也。其四年正月,祀南郊,夕牲,中常侍張逵、蘧政、楊定、內者令石光、尚方令傅福等與中常侍曹騰、孟賁爭權,白帝言騰、賁與商謀反,矯詔命收騰、賁,賁自解說,順帝寤,解騰、賁縛。逵等自知事不從,各奔走,或自刺,解貂蟬投草中逃亡,皆得免。其六年,征西將軍馬賢擊西羗於北地射姑山下,父子為羗所沒殺,是其應也。

四年七月壬午,熒惑入南斗犯第三星。五年四月戊午,太白晝見。八月己酉,熒惑入太微。斗為貴相,為揚州,熒惑犯入之為兵喪。其六年,大將軍商薨。九江、丹陽賊周生、馬勉等起兵攻沒郡縣。梁氏又專權於天廷中。

六年二月丁巳,彗星見東方,長六七尺,色青白,西南指營室及墳墓星。郗萌占曰:「彗星出而中營室,天下亂,易政,以五色占之吉凶。」丁丑,彗星在奎一度,長六尺,癸未昬見,河圖曰:「彗星出貫奎,庫兵悉出,禍在強侯、外夷,胡應逆首謀也。」西北歷昴、畢,甲申,在東井,遂歷輿鬼、柳、七星、張,光炎及三台,至軒轅中滅。古今注曰:「五月庚寅,太白晝見。十一月甲午,太白晝見。」營室者,天子常宮。墳墓主死。彗星起而在營室、墳墓,不出五年,天下有大喪。後四年,孝順帝崩。昴為邊兵,又為趙。羌周馬父子後遂為寇。又劉文刦清河相射暠,欲立王蒜為天子,暠不聽,殺暠,王閉門距文,官兵捕誅文,蒜以惡人所刦,廢為尉氏侯,又徙為犍陽都鄉侯,薨,國絕。歷東井、輿鬼為秦,皆羌所攻鈔。炎及三台,為三公。是時,太尉杜喬及故太尉李固為梁兾所陷入,坐文書死。及至注、張為周,滅於軒轅中為後宮。其後懿獻后以憂死,梁氏被誅,是其應也。

漢安二年正月己亥,古今注曰:「元年二月壬午,歲星在太微中。八月癸丑,月犯南斗,入魁中。」太白晝見。五月丁亥,辰星犯輿鬼。古今注曰:「丙辰,月入斗中。」六月乙丑,熒惑光芒犯鎮星。七月甲申,太白晝見。辰星犯輿鬼為大喪。熒惑犯鎮星為大人忌。明年八月,孝順帝崩,孝沖明年正月又崩。古今注曰:「建康元年九月己亥,太白晝見。」韓揚占曰:「天下有喪。一曰有白衣之會。」

孝質本初元年,古今注曰:「二月丁丑,月入南斗。」 三月癸丑,熒惑入輿鬼,四月辛巳,太白入輿鬼,皆為大喪。五月庚戌,太白犯熒惑,為逆謀。閏月一日,孝質帝為梁兾所鴆,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