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後漢書
   志第一 ‧ 律曆上

律準 候氣

古之人論數也,曰「物生而後有象,象而後有滋,滋而後有數」。然則天地初形,人物旣著,則筭數之事生矣。記稱大橈作甲子,呂氏春秋曰:「黃帝師大橈。」博物記曰:「容成氏造曆,黃帝臣也。」月令章句:「大橈探五行之情,占斗綱所建,於是始作甲乙以名日,謂之幹,作子丑以名月,謂之枝,枝幹相配,以成六旬。」隷首作數。博物記曰:「隷首,黃帝之臣。」一說,隷首,善筭者也。二者旣立,以比日表,表即晷景。以管萬事。夫一、十、百、千、萬,所同用也;律、度、量、衡、曆,其別用也。故體有長短,檢以度;說苑曰:「以粟生之,一粟為一分,十分為一寸,十寸為一尺,十尺為一丈。」物有多少,受以量;說苑曰:「千二百粟為一籥,十籥為一合,十合為一升,十升為一斗,十斗為一斛。」量有輕重,平以權衡;說苑曰:「十粟重一圭,十圭重一銖,二十四銖重一兩,十六兩重一斤,三十斤重一鈞,四鈞重一石。」聲有清濁,協以律呂;三光運行,紀以曆數:然後幽隱之情,精微之變,可得而綜也。前志曰:「夫推曆生律,制器規圓矩方,權重衡平,準繩嘉量,探賾索隱,鉤深致遠,莫不用焉。度長短者不失毫釐,量多少者不失圭撮,權輕重者不失黍累。紀於一,協於十,長於百,大於千,廣於萬。」

漢興,北平侯張蒼首治律曆。孝武正樂,置協律之官。至元始中,博徵通知鍾律者,考其意義,羲和劉歆典領條奏,前史班固取以為志。而元帝時,郎中京房房字君明知五聲之音,六律之數。上使太子太傅韋玄成字少翁、諫議大夫章,雜試問房於樂府。房對:「受學故小黃令焦延壽。六十律相生之法:以上生下,皆三生二,以下生上,皆三生四,陽下生陰,陰上生陽,終於中呂,而十二律畢矣。中呂上生執始,執始下生去滅,上下相生,終於南事,六十律畢矣。夫十二律之變至於六十,猶八卦之變至於六十四也。宓羲作易,紀陽氣之初,以為律法。建日冬至之聲,以黃鍾為宮,太蔟為商,姑洗為角,林鍾為徵,南呂為羽,應鍾為變宮,蕤賔為變徵。月令章句曰:「以姑洗為角,南呂為羽,則微濁也。」此聲氣之元,五音之正也。故各統一日。其餘以次運行,當日者各自為宮,而商徵以類從焉。月令章句曰:「律,率也,聲之管也。上古聖人本陰陽,別風聲,審清濁,而不可以文載口傳也。於是始鑄金作鍾,以主十二月之聲,然後以效升降之氣。鍾難分別,乃截竹為管,謂之律。律者,清濁之率法也。聲之清濁,以律長短為制。」禮運篇曰『五聲、六律、十二管還相為宮』,此之謂也。鄭玄曰:「宮數八十一,黃鍾長九寸,九九八十一也。三分宮去一生徵,徵數五十四,林鍾長六寸,六九五十四也。三分徵益一生商,商數七十二,太蔟長八寸,八九七十二也。三分商去一生羽,羽數四十八,南呂長五寸三分寸之一,五九四十五又三分寸之一,為四十八也。三分羽益一生角,角數六十四,姑洗長七寸九分寸之一,七九六十三又九分寸之一,為六十四也。三分角去一生變宮,三分變宮益一生變徵。自此已後,則隨月而變,所謂『還相為宮。』」以六十律分朞之日,黃鍾自冬至始,及冬至而復,陰陽寒燠風雨之占生焉。於以檢攝羣音,考其高下,苟非草木之聲,則無不有所合。虞書曰『律和聲』,此之謂也。」房又曰:「竹聲不可以度調,故作準以定數。準之狀如瑟,長丈而十三弦,隱閒九尺,以應黃鍾之律九寸;中央一弦,下有畫分寸,以為六十律清濁之節。」房言律詳於歆所奏,其術施行於史官,候部用之。文多不悉載。故揔其本要,以續前志。

律術曰:陽以圓為形,其性動。陰以方為節,其性靜。動者數三,靜者數二。以陽生陰,倍之;以陰生陽,四之:皆三而一。陽生陰曰下生,陰生陽曰上生。上生不得過黃鍾之清濁,下生不得及黃鍾之數實。皆參天兩地,圓蓋方覆,六耦承竒之道也。黃鍾,律呂之首,而生十一律者也。前書曰:「黃帝使伶倫,自大夏之西,崐崘之陰,取竹之嶰谷生,其竅厚均者,斷兩節閒而吹之,以為黃鍾之管。制十二筩以聽鳳之鳴,其雄鳴為六,雌鳴亦六,比黃鍾之音,而皆可以生之,是為律本。至治之世,天地之氣合以生風。天地之風氣正,十二律乃定。」其相生也,皆三分而損益之。是故十二律之,得十七萬七千一百四十七,是為黃鍾之實。前書曰:「太極元氣,含三為一。極,中也。元,始也。行於十二辰,始動於子。參之於丑,得三。又參之於寅,得九。又參之於卯,得二十七。又參之於辰,得八十一。又參之於巳,得二百四十三。又參之於午,得七百二十九。又參之於未,得二千一百八十七。又參之於申,得六千五百六十一。又參之於酉,得萬九千六百八十三。又參之於戌,得五萬九千四十九。又參之於亥,得十七萬七千一百四十七。此陰陽合德,氣鍾於子,化生萬物者也。故滋萌於子,紐牙於丑,引達於寅,冒茆於卯,振羨於辰,巳盛於巳,咢布於午,昧曖於未,申堅於申,留孰於酉,畢入於戌,該閡於亥,出甲於甲,奮軋於乙,明炳於丙,大成於丁,豐茂於戊,理紀於己,斂更於庚,悉新於辛,懷任於壬,陳揆於癸。故陰陽之施化,萬物之終始,旣類旅於律呂,又經歷於日辰,而變化之情則可見矣。」又以二乘而三約之,是為下生林鍾之實。又以四乘而三約之,是為上生太蔟之實。推此上下,以定六十律之實。以九三之,數萬九千六百八十三為法。於律為寸,於準為尺。不盈者十之,所得為分。又不盈十之,所得為小分。以其餘正其強弱。

黃鍾,十七萬七千一百四十七。 下生林鍾。黃鍾為宮,太蔟商,林鍾徵。 一日。律,九寸。 準,九尺。

色育,十七萬六千七百七十六。 下生謙待。色育為宮,未知商,謙待徵。 六日。律,八寸九分小分八微強。 準,八尺九寸萬五千九百七十三。

執始,十七萬四千七百六十二。 下生去滅。執始為宮,時息商,去滅徵。 六日。律,八寸八分小分七大強。 準,八尺八寸萬五千五百一十六。

丙盛,十七萬二千四百一十。 下生安度。丙盛為宮,屈齊商,安度徵。 六日。律,八寸七分小分六微弱。 準,八尺七寸萬一千六百七十九。

分動,十七萬八十九。 下生歸嘉。分動為宮,隨期商,歸嘉徵。 六日。律,八寸六分小分四強。 準,八尺六寸八千一百五十二。

質末,十六萬七千八百。 下生否與。質末為宮,形晉商,否與徵。 六日。律,八寸五分小分二強。 準,八尺五寸四千九百四十五。

大呂,十六萬五千八百八十八。 下生夷則。大呂為宮,夾鍾商,夷則徵。 八日。律,八寸四分小分三弱。 準,八尺四寸五千五百八。

分否,十六萬三千六百五十四。 下生解形。分否為宮,開時商,解形徵。 八日。律,八寸三分小分一強。 準,八尺三寸二千八百五十一。

凌陰,十六萬一千四百五十二。 下生去南。凌陰為宮,族嘉商,去南徵。 八日。律,八寸二分小分一弱。 準,八尺二寸五百一十四。

少出,十五萬九千二百八十。 下生分積。少出為宮,爭南商,分積徵。 六日。律,八寸小分九強。 準,八尺萬八千一百六十。

太蔟,十五萬七千四百六十四。 下生南呂。太蔟為宮,姑洗商,南呂徵。 一日。律,八寸。 準,八尺。

未知,十五萬七千一百三十四。 下生白呂。未知為宮,南授商,白呂徵。 六日。律,七寸九分小分八強。 準,七尺九寸萬六千三百八十三。

時息,十五萬五千三百四十四。 下生結躬。時息為宮,變虞商,結躬徵。 六日。律,七寸八分小分九少強。 準,七尺八寸萬八千一百六十六。

屈齊,十五萬三千二百五十三。 下生歸期。屈齊為宮,路時商,歸期徵。 六日。律,七寸七分小分九弱。 準,七尺七寸萬六千九百三十九。

隨期,十五萬一千一百九十。 下生未卯。隨期為宮,形始商,未卯徵。 六日。律,七寸六分小分八強。 準,七尺六寸萬五千九百九十二。

形晉,十四萬九千一百五十五。 下生夷汗。形晉為宮,依行商,夷汗徵。 六日。律,七寸五分小分八弱。 準,七尺五寸萬五千三百三十五。

夾鍾,十四萬七千四百五十六。 下生無射。夾鍾為宮,中呂商,無射徵。 六日。律,七寸四分小分九強。 準,七尺四寸萬八千一十八。

開時,十四萬五千四百七十。 下生閉掩。開時為宮,南中商,閉掩徵。 八日。律,七寸三分小分九微弱。 準,七尺三寸萬七千八百四十一。

族嘉,十四萬三千五百一十三。 下生鄰齊。族嘉為宮,內負商,鄰齊徵。 八日。律,七寸二分小分九微強。 準,七尺二寸萬七千九百五十四。

爭南,十四萬一千五百八十二。 下生期保。爭南為宮,物應商,期保徵。 八日。律,七寸一分小分九強。 準,七尺一寸萬八千三百二十七。

姑洗,十三萬九千九百六十八。 下生應鍾。姑洗為宮,蕤賔商,應鍾徵。 一日。律,七寸一分小分一微強。 準,七尺一寸二千一百八十七。

南授,十三萬九千六百七十。 下生分烏。南授為宮,南事商,分烏徵。 六日。律,七寸小分九大強。 準,七尺萬八千九百三十。

變虞,十三萬八千八十四。 下生遟內。變虞為宮,盛變商,遲內徵。 六日。律,七寸小分一半強。 準,七尺三千三十。

路時,十三萬六千二百二十五。 下生未育。路時為宮,離宮商,未育徵。 六日。律,六寸九分小分二微強。 準,六尺九寸四千一百二十三。

形始,十三萬四千三百九十二。 下生遲時。形始為宮,制時商,遲時徵。 五日。律,六寸八分小分三弱。 準,六尺八寸五千四百七十六。

依行,十三萬二千五百八十二。 上生色育。依行為宮,謙待商,色育徵。 七日。律,六寸七分小分三大強。 準,六尺七寸七千五十九。

中呂,十三萬一千七十二。 上生執始。中呂為宮,去滅商,執始徵。 八日。律,六寸六分小分六弱。 準,六尺六寸萬一千六百四十二。

南中,十二萬九千三百八。 上生丙盛。南中為宮,安度商,丙盛徵。 七日。律,六寸五分小分七微弱。 準,六尺五寸萬三千六百八十五。

內負,十二萬七千五百六十七。 上生分動。內負為宮,歸嘉商,分動徵。 八日。律,六寸四分小分八強。 準,六尺四寸萬五千九百五十八。

物應,十二萬五千八百五十。 上生質末。物應為宮,否與商,質末徵。 七日。律,六寸三分小分九強。 準,六尺三寸萬八千四百七十一。

蕤賔,十二萬四千四百一十六。 上生大呂。蕤賔為宮,夷則商,大呂徵。 一日。律,六寸三分小分二微強。 準,六尺三寸四千一百三十一。

南事,十二萬四千一百五十四。下生南事,窮,無商、徵,不為宮。 七日。律,六寸三分小分一弱。 準,六尺三寸一千五百三十一。

盛變,十二萬二千七百四十一。 上生分否。盛變為宮,解形商,分否徵。 七日。律,六寸二分小分三大強。 準,六尺二寸七千六十四。

離宮,十二萬一千八百一十九。 上生凌陰。離宮為宮,去南商,凌陰徵。 七日。律,六寸一分小分五微強。 準,六尺一寸萬二百二十七。

制時,十一萬九千四百六十。 上生少出。制時為宮,分積商,少出徵。 八日。律,六寸小分七弱。 準,六尺萬三千六百二十。

林鍾,十一萬八千九十八。 上生太蔟。林鍾為宮,南呂商,太蔟徵。 一日。律,六寸。 準,六尺。

謙待,十一萬七千八百五十一。 上生未知。謙待為宮,白呂商,未知徵。 五日。律,五寸九分小分九弱。 準,五尺九寸萬七千二百一十三。

去滅,十一萬六千五百八。 上生時息。去滅為宮,結躬商,時息徵。 七日。律,五寸九分小分二弱。 準,五尺九寸三千七百八十三。

安度,十一萬四千九百四十。 上生屈齊。安度為宮,歸期商,屈齊徵。 六日。律,五寸八分小分四弱。 準,五尺八寸七千七百八十六。

歸嘉,十一萬三千三百九十三。 上生隨期。歸嘉為宮,未卯商,隨期徵。 六日。律,五寸七分小分六微強。 準,五尺七寸萬一千九百九十九。

否與,十一萬一千八百六十七。 上生形晉。否與為宮,夷汗商,形晉徵。 五日。律,五寸六分小分八強。 準,五尺六寸萬六千四百二十二。

夷則,十一萬五百九十二。 上生夾鍾。夷則為宮,無射商,夾鍾徵。 八日。律,五寸六分小分二弱。 準,五尺六寸三千六百七十二。

解形,十一萬九千一百三。 上生開時。解形為宮,閉掩商,開時徵。 八日。律,五寸五分小分四強。 準,五尺五寸八千四百六十五。

去南,十萬七千六百三十五。 上生族嘉。去南為宮,鄰齊商,族嘉徵。 八日。律,五寸四分小分六大強。 準,五尺四寸萬三千四百六十八。

分積,十萬六千一百八十八。 上生爭南。分積為宮,期保商,爭南徵。 七日。律,五寸三分小分九半強。 準,五尺三寸萬八千六百八十一。

南呂,十萬四千九百七十六。 上生姑洗。南呂為宮,應鍾商,姑洗徵。 一日。律,五寸三分小分三強。 準,五尺三寸六千五百六十一。

白呂,十萬四千七百五十六。 上生南授。白呂為宮,分烏商,南授徵。 五日。律,五寸三分小分二強。 準,五尺三寸四千三百七十一。

結躬,十萬三千五百六十三。 上生變虞。結躬為宮,遟內商,變虞徵。 六日。律,五寸二分小分六強。 準,五尺二寸萬二千一百一十四。

歸期,十萬二千一百六十九。 上生路時。歸期為宮,未育商,路時徵。 六日。律,五寸一分小分九微強。 準,五尺一寸萬七千八百五十七。

未卯,十萬七百九十四。 上生形始。未卯為宮,遟時商,形始徵。 六日。律,五寸一分小分二微強。 準,五尺一寸四千八十七。

夷汗,九萬九千四百三十七。 上生依行。夷汗為宮,色育商,依行徵。 七日。律,五寸小分五強。 準,五尺萬二百二十。

無射,九萬八千三百四。 上生中呂。無射為宮,執始商,中呂徵。 八日。律,四寸九分小分九強。 準,四尺九寸萬八千五百七十三。

閉掩,九萬六千九百八十。 上生南中。閉掩為宮,丙盛商,南中徵。 八日。律,四寸九分小分三弱。 準,四尺九寸五千三百三十三。

鄰齊,九萬五千六百七十五。 上生內負。鄰齊為宮,分動商,內負徵。 七日。律,四寸八分小分六微強。 準,四尺八寸萬一千九百六十六。

期保,九萬四千三百八十八。 上生物應。期保為宮,質末商,物應徵。 八日。律,四寸七分小分九微強。 準,四尺七寸萬八千七百七十九。

應鍾,九萬三千三百一十二。 上生蕤賔。應鍾為宮,大呂商,蕤賔徵。 一日。律,四寸七分小分四微強。 準,四尺七寸八千十九。

分烏,九萬三千一百一十七。 上生南事。分烏窮次,無徵,不為宮。 七日。律,四寸七分小分三微強。 準,四尺七寸六千五十九。

遟內,九萬二千五十六。 上生盛變。遟內為宮,分否商,盛變徵。 八日。律,四寸六分小分八弱。 準,四尺六寸萬五千一百四十二。

未育,九萬八百一十七。 上生離宮。未育為宮,凌陰商,離宮徵。 八日。律,四寸六分小分一少強。 準,四尺六寸二千七百五十二。

遟時,八萬九千五百九十五。 上生制時。遟時為宮,少出商,制時徵。 六日。律,四寸五分小分五強。 準,四尺五寸萬二百一十五。

截管為律,吹以考聲,列以物氣,道之本也。 前書注曰:「章帝時,零陵文學奚景於泠道縣舜祠下得白玉琯。古以玉為琯。」術家以其聲微而體難知,其分數不明,故作準以代之。準之聲,明暢易達,分寸又粗。然弦以緩急清濁,非管無以正也。均其中弦,令與黃鍾相得,案畫以求諸律,無不如數而應者矣。

音聲精微,綜之者解。元和元年,待詔候鍾律殷肜上言:「官無曉六十律以準調音者。故待詔嚴崇具以準法敎子男宣,宣通習。願召宣補學官,主調樂器。」詔曰:「崇子學審曉律,別其族,協其聲者,審試。不得依託父學,以聾為聦。聲微妙,獨非莫知,獨是莫曉。以律錯吹,能知命十二律不失一,方為能傳崇學耳。」太史丞弘試十二律,其二中,其四不中,其六不知何律,宣遂罷。自此律家莫能為準施弦,候部莫知復見。薛瑩書曰,上以太常樂丞鮑鄴等上樂事,下車騎將軍馬防。防奏言:「建初二年七月,鄴上言:『王者飲食,必道須四時五味,故有食舉之樂,所以順天地,養神明,求福應也。移風易俗,莫善於樂。樂者天地之和,不可乆廢。今官樂但有太蔟,皆不應月律。可作十二月均,各應其月氣,乃能順天地,和氣宜應。明帝始令靈臺六律候,而未設其門。樂經曰十二月行之,所以宣氣豐物也。月開斗建之門,而奏歌其律。誠宜施行。願與待詔嚴崇及能作樂器者共作治,考工給所當。』詔下太常。太常上言:『作樂器直錢百四十六萬,請太僕作成上。』奏寢。今明詔下臣防,臣輒問鄴及待詔知音律者,皆言聖人作樂,所以宣氣致和,順陰陽也。臣愚以為可順上天之明時,因歲首令正,發太蔟之律,奏雅頌之音,以立太平,以迎和氣。其條貫甚備。」詔書以防言下三公。

熹平六年,東觀召典律者太子舍人張光等問準意。光等不知,歸閱舊藏,乃得其器,形制如房書,猶不能定其弦緩急,音不可書以時人知之者,欲敎而無從,心達者體知而無師,故史官能辨清濁者遂絕。其可以相傳者,唯大搉常數及候氣而已。

夫五音生於陰陽,分為十二律,轉生六十,皆所以紀斗氣,效物類也。天效以景,地效以響,即律也。陰陽和則景至,律氣應則灰除。是故天子常以日冬夏至御前殿,合八能之士,陳八音,聽樂均,度晷景,候鍾律,權土炭,效陰陽。冬至陽氣應,則樂均清,景長極,黃鍾通,土炭輕而衡仰。夏至陰氣應,則樂均濁,景短極,蕤賔通,土炭重而衡低。淮南子曰:「水勝故夏至濕,火勝故冬至燥。燥故炭輕,濕故炭重。」進退於先後五日之中,八能各以候狀聞,太史封上。效則和,否則占。易緯曰:「冬至人主不出宮,寢兵,從樂五日,擊黃鍾之磬。公卿大夫列士之意得,則陰陽之晷如度數。夏至之日,如冬至之禮。冬至之日,樹八尺之表,日中視其晷。晷如度者其歲美,人民和順。晷不如度者則歲惡,人民多訛言,政令為之不平。晷進則水,晷退則旱。進一尺則日食,退一尺則月食。月食則正臣下之行,日食則正人主之道。」候氣之法,為室三重,戶閉,塗釁必周,密布緹縵。室中以木為案,每律各一,內庳外高,從其方位,加律其上,以葭莩灰抑其內端,葭莩出河內。案曆而候之。氣至者灰動。其為氣所動者其灰散,人及風所動者其灰聚。殿中候,用玉律十二。惟二至乃候靈臺,用竹律六十。候日如其曆。月令章句曰:「古之為鍾律者,以耳齊其聲。後不能,則假數以正其度,度數正則音亦正矣。鍾以斤兩尺寸中所容受升斗之數為法,律亦以寸分長短為度。故曰黃鍾之管長九寸,孔徑三分,圍九分,其餘皆漸短,惟大小圍數無增減。以度量者可以文載口傳,與衆共知,然不如耳決之明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