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漢書
   卷三十 ‧ 藝文志第十

昔仲尼沒而微言絕,李竒曰:「隱微不顯之言也。」師古曰:「精微要妙之言耳。」七十子喪而大義乖。師古曰:「七十子,謂弟子達者七十二人。舉其成數,故言七十。」故春秋分為五,韋昭曰:「謂左氏、公羊、穀梁、鄒氏、夾氏也。」詩分為四,韋昭曰:「謂毛氏、齊、魯、韓。」易有數家之傳。戰國從衡,真偽分爭,師古曰:「從音子容反。」諸子之言紛然殽亂。師古曰:「殽,雜也。」至秦患之,乃燔滅文章,以愚黔首。師古曰:「燔,燒也。秦謂人為黔首,言其頭黑也。燔音扶元反。黔音其炎反,又音琴。」漢興,改秦之敗,大收篇籍,廣開獻書之路。迄孝武世,書缺簡脫,禮壞樂崩,師古曰:「編絕散落故簡脫。脫音吐活反。」聖上喟然而稱曰:師古曰:「喟,歎息之貌也,音丘位反。」「朕甚閔焉!」於是建藏書之策,如淳曰:「劉歆七略曰『外則有太常、太史、博士之藏,內則有延閣、廣內、祕室之府』。」置寫書之官,下及諸子傳說,皆充祕府。至成帝時,以書頗散亡,使謁者陳農求遺書於天下。詔光祿大夫劉向校經傳諸子詩賦,步兵校尉任宏校兵書,太史令尹咸校數術,師古曰:「占卜之書。」侍醫李柱國校方技。師古曰:「醫藥之書。」每一書已,師古曰:「已,畢也。」向輒條其篇目,撮其指意,錄而奏之。師古曰:「撮,緫取也,音千括反。」會向卒,哀帝復使向子侍中奉車都尉歆卒父業。師古曰:「卒,終也。」歆於是緫羣書而奏其七略,故有輯略,師古曰:「輯與集同,謂諸書之緫要。」有六蓺略,師古曰:「六蓺,六經也。」有諸子略,有詩賦略,有兵書略,有術數略,有方技略。今刪其要,以備篇籍。師古曰:「刪去浮冗,取其指要也。其每略所條家及篇數,有與緫凡不同者,轉寫脫誤,年代乆遠,無以詳知。」

易經十二篇,施、孟、梁丘三家。師古曰:「上下經及十翼,故十二篇。」
易傳周氏二篇。字王孫也。
服氏二篇。師古曰:「劉向別錄云,服氏,齊人,號服光。」
楊氏二篇。名何,字叔元,菑川人。
蔡公二篇。衞人,事周王孫。
韓氏二篇。名嬰。
王氏二篇。名同。
丁氏八篇。名寬,字子襄,梁人也。
古五子十八篇。自甲子至壬子,說易陰陽。
淮南道訓二篇。淮南王安聘明易者九人,號九師說。
古雜八十篇,雜灾異三十五篇,神輸五篇,圖一。師古曰:「劉向別錄云『神輸者,王道失則災害生,得則四海輸之祥瑞』。」
孟氏京房十一篇,灾異孟氏京房六十六篇,五鹿充宗略說三篇,京氏段嘉十二篇。蘇林曰:「東海人,為博士。」晉灼曰:「儒林不見。」師古曰:「蘇說是也。喜即京房所從受易者也,見儒林傳及劉向別錄。」
章句施、孟、梁丘氏各二篇。

  凡易十三家,二百九十四篇。

易曰:「宓戲氏仰觀象於天,俯觀法於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於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師古曰:「下繫之辭也。鳥獸之文,謂其跡在地者。宓讀與伏同。」至于殷、周之際,紂在上位,逆天暴物,文王以諸侯順命而行道,天人之占可得而效,於是重易六爻,作上下篇。孔氏為之彖、象、繫辭、文言、序卦之屬十篇。故曰易道深矣,人更三聖,韋昭曰:「伏羲、文王、孔子。」師古曰:「更,經也,音工衡反。」世歷三古。孟康曰:「易繫辭曰『易之興,其於中古乎?』然則伏羲為上古,文王為中古,孔子為下古。」及秦燔書,而易為筮卜之事,傳者不絕。漢興,田何傳之。訖于宣、元,有施、孟、梁丘、京氏列於學官,而民閒有費、高二家之說。師古曰:「費音扶味反。」劉向以中古文易經校施、孟、梁丘經,師古曰:「中者,天子之書也。言中,以別於外耳。」或脫去「無咎」、「悔亡」,唯費氏經與古文同。

尚書古文經四十六卷。為五十七篇。師古曰:「孔安國書序云『凡五十九篇,為四十六卷。承詔作傳,引序各冠其篇首,定五十八篇。』鄭玄敘贊云『後又亡其一篇』,故五十七。」
經二十九卷。大、小夏侯二家。歐陽經三十二卷。師古曰:「此二十九卷,伏生傳授者。」
傳四十一篇。
歐陽章句三十一卷。
大、小夏侯章句各二十九卷。
大、小夏侯解故二十九篇。
歐陽說義二篇。
劉向五行傳記十一卷。
許商五行傳記一篇。
周書七十一篇。周史記。師古曰:「劉向云『周時誥誓號令也,蓋孔子所論百篇之餘也。』今之存者四十五篇矣。」
議奏四十二篇。宣帝時石渠論。韋昭曰:「閣名也,於此論書。」

  凡書九家,四百一十二篇。入劉向稽疑一篇。師古曰:「此凡言入者,謂七略之外班氏新入之也。其云出者與此同。」

易曰:「河出圖,雒出書,聖人則之。」師古曰:「上繫之辭也。」故書之所起遠矣,至孔子篹焉,孟康曰:「篹音撰。」上斷於堯,下訖于秦,凡百篇,而為之序,言其作意。秦燔書禁學,濟南伏生獨壁藏之。漢興亡失,求得二十九篇,以敎齊魯之閒。訖孝宣世,有歐陽、大小夏侯氏,立於學官。古文尚書者,出孔子壁中。師古曰:「家語云孔騰字子襄,畏秦法峻急,藏尚書、孝經、論語於夫子舊堂壁中,而漢記尹敏傳云孔鮒所藏。二說不同,未知孰是。」武帝末,魯共王壞孔子宅,欲以廣其宮,而得古文尚書及禮記、論語、孝經凡數十篇,皆古字也。共王往入其宅,聞鼔琴瑟鍾磬之音,於是懼,乃止不壞。孔安國者,孔子後也,悉得其書,以考二十九篇,得多十六篇。師古曰:「壁中書多,以考見行世二十九篇之外,更得十六篇。」安國獻之。遭巫蠱事,未列于學官。劉向以中古文校歐陽、大小夏侯三家經文,酒誥脫簡一,召誥脫簡二。師古曰:「召讀曰邵。」率簡二十五字者,脫亦二十五字,簡二十二字者,脫亦二十二字,文字異者七百有餘,脫字數十。書者,古之號令,號令於衆,其言不立具,則聽受施行者弗曉。古文讀應爾雅,故解古今語而可知也。

詩經二十八卷,魯、齊、韓三家。應劭曰:「申公作魯詩,后蒼作齊詩,韓嬰作韓詩。」
魯故二十五卷。師古曰:「故者,通其指義也。它皆類此。今流俗毛詩改故訓傳為詁字,失真耳。」
魯說二十八卷。
齊后氏故二十卷。
齊孫氏故二十七卷。
齊后氏傳三十九卷。
齊孫氏傳二十八卷。
齊雜記十八卷。
韓故三十六卷。
韓內傳四卷。
韓外傳六卷。
韓說四十一卷。
毛詩二十九卷。
毛詩故訓傳三十卷。

  凡詩六家,四百一十六卷。

書曰:「詩言志,歌詠言。」師古曰:「虞書舜典之辭也。在心為志,發言為詩。詠者,永也。永,長也,歌所以長言之。」故哀樂之心感,而歌詠之聲發。誦其言謂之詩,詠其聲謂之歌。故古有采詩之官,王者所以觀風俗,知得失,自考正也。孔子純取周詩,上采殷,下取魯,凡三百五篇,遭秦而全者,以其諷誦,不獨在竹帛故也。漢興,魯申公為詩訓故,而齊轅固、燕韓生皆為之傳。或取春秋,采雜說,咸非其本義。與不得已,魯最為近之。師古曰:「與不得已者,言皆不得也。三家皆不得其真,而魯最近之。」三家皆列於學官。又有毛公之學,自謂子夏所傳,而河間獻王好之,未得立。

禮古經五十六卷,經七十篇。后氏、戴氏。
記百三十一篇。七十子後學者所記也。
明堂陰陽三十三篇。古明堂之遺事。
王史氏二十一篇。七十子後學者。師古曰:「劉向別錄云六國時人也。」
曲臺后倉九篇。如淳曰:「行禮射於曲臺,后倉為記,故名曰曲臺記。漢官曰大射于曲臺。」晉灼曰:「天子射宮也。西京無太學,於此行禮也。」
中庸說二篇。師古曰:「今禮記有中庸一篇,亦非本禮經,蓋此之流。」
明堂陰陽說五篇。
周官經六篇。王莽時劉歆置博士。師古曰:「即今之周官禮也,亡其冬官,以考工記充之。」
周官傳四篇。
軍禮司馬法百五十五篇。
古封禪羣祀二十二篇。
封禪議對十九篇。武帝時也。
漢封禪羣祀三十六篇。
議奏三十八篇。石渠。

  凡禮十三家,五百五十五篇。入司馬法一家,百五十五篇。

易曰:「有夫婦父子君臣上下,禮義有所錯。」師古曰:「序卦之辭也。錯,置也,音千故反。」而帝王質文世有損益,至周曲為之防,事為之制,師古曰:「委曲防閑,每事為制也。」故曰:「禮經三百,威儀三千。」韋昭曰:「周禮三百六十官也。三百,舉成數也。」臣瓚曰:「禮經三百,謂冠、婚、吉、凶。周禮三百,是官名也。」師古曰:「禮經三百,韋說是也。威儀三千乃謂冠、婚、吉、凶,蓋儀禮是也。」及周之衰,諸侯將踰法度,惡其害己,皆滅去其籍,自孔子時而不具,至秦大壞。漢興,魯高堂生傳士禮十七篇。訖孝宣世,后倉最明。戴德、戴聖、慶普皆其弟子,三家立於學官。禮古經者,出於魯淹中蘇林曰:「里名也。」及孔氏,學七十篇文相似,多三十九篇。及明堂陰陽、王史氏記所見,多天子諸侯卿大夫之制,雖不能備,猶瘉倉等推士禮而致於天子之說。師古曰:「瘉與愈同。愈,勝也。」

樂記二十三篇。
王禹記二十四篇。
雅歌詩四篇。
雅琴趙氏七篇。名定,勃海人,宣帝時丞相魏相所奏。
雅琴師氏八篇。名中,東海人,傳言師曠後。
雅琴龍氏九十九篇。名德,梁人。師古曰:「劉向別錄云亦魏相所奏也。與趙定俱召見待詔,後拜為侍郎。」

  凡樂六家,百六十五篇。出淮南劉向等琴頌七篇。

易曰:「先王作樂崇德,殷薦之上帝,以享祖考。」師古曰:「豫卦象辭也。殷,盛也。」故自黃帝下至三代,樂各有名。孔子曰:「安上治民,莫善於禮;移風易俗,莫善於樂。」師古曰:「孝經載孔子之言。」二者相與並行。周衰俱壞,樂尤微眇,以音律為節,師古曰:「眇,細也。言其道精微,節在音律,不可具於書。眇亦讀曰妙。」又為鄭衞所亂,故無遺法。漢興,制氏以雅樂聲律,世在樂官,頗能紀其鏗鏘鼓舞,而不能言其義。師古曰:「鏗音初衡反。」六國之君,魏文侯最為好古,孝文時得其樂人竇公,師古曰:「桓譚新論云竇公年百八十歲,兩目皆盲,文帝竒之,問曰:『何因至此?』對曰:『臣年十三失明,父母哀其不及衆技,敎鼓琴,臣導引,無所服餌。』」獻其書,乃周官大宗伯之大司樂章也。武帝時,河間獻王好儒,與毛生等共采周官及諸子言樂事者,以作樂記,獻八佾之舞,與制氏不相遠。其內史丞王定傳之,以授常山王禹。禹,成帝時為謁者,數言其義,師古曰:「數音所角反。」獻二十四卷記。劉向校書,得樂記二十三篇,與禹不同,其道寖以益微。師古曰:「寖,漸也。」

春秋古經十二篇,經十一卷。公羊、穀梁二家。
左氏傳三十卷。左丘明,魯太史。
公羊傳十一卷。公羊子,齊人。師古曰:「名高。」
穀梁傳十一卷。穀梁子,魯人。師古曰:「名喜。」
鄒氏傳十一卷。
夾氏傳十一卷。有錄無書。師古曰:「夾音頰。」
左氏微二篇。師古曰:「微謂釋其微指。」
鐸氏微三篇。楚太傅鐸椒也。
張氏微十篇。
虞氏微傳二篇。趙相虞卿。
公羊外傳五十篇。
穀梁外傳二十篇。
公羊章句三十八篇。
穀梁章句三十三篇。
公羊雜記八十三篇。
公羊顏氏記十一篇。
公羊董仲舒治獄十六篇。
議奏三十九篇。石渠論。
國語二十一篇。左丘明著。
新國語五十四篇。劉向分國語。
世本十五篇。古史官記黃帝以來訖春秋時諸侯大夫。
戰國策三十三篇。記春秋後。
奏事二十篇。秦時大臣奏事,及刻石名山文也。
楚漢春秋九篇。陸賈所記。
太史公百三十篇。十篇有錄無書。
馮商所續太史公七篇。韋昭曰:「馮商受詔續太史公十餘篇,在班彪別錄。商字子高。」師古曰:「七略云商陽陵人,治易,事五鹿充宗,後事劉向,能屬文,後與孟柳俱待詔,頗序列傳,未卒,病死。」
太古以來年紀二篇。
漢著記百九十卷。師古曰:「若今之起居注。」
漢大年紀五篇。

  凡春秋二十三家,九百四十八篇。省太史公四篇。

古之王者世有史官,君舉必書,所以慎言行,昭法式也。左史記言,右史記事,事為春秋,言為尚書,帝王靡不同之。周室旣微,載籍殘缺,仲尼思存前聖之業,乃稱曰:「夏禮吾能言之,杞不足徵也;殷禮吾能言之,宋不足徵也。文獻不足故也,足則吾能徵之矣。」師古曰:「論語載孔子之言也。徵,成也。獻,賢也。孔子自謂能言夏、殷之禮,而杞、宋之君文章賢材不足以成之,故我不得成此禮也。」以魯周公之國,禮文備物,史官有法,故與左丘明觀其史記,據行事,仍人道,師古曰:「仍亦因也。」因興以立功,就敗以成罰,假日月以定歷數,藉朝聘以正禮樂。有所襃諱貶損,不可書見,口授弟子,弟子退而異言。師古曰:「謂人執所見,各不同也。」丘明恐弟子各安其意,以失其真,故論本事而作傳,明夫子不以空言說經也。春秋所貶損大人當世君臣,有威權埶力,其事實皆形於傳,是以隱其書而不宣,所以免時難也。及末世口說流行,故有公羊、穀梁、鄒、夾之傳。四家之中,公羊、穀梁立於學官,鄒氏無師,夾氏未有書。

論語古二十一篇。出孔子壁中,兩子張。如淳曰:「分堯曰篇後子張問『何如可以從政』已下為篇,名曰從政。」
齊二十二篇。多問王、知道。如淳曰:「問王、知道,皆篇名也。」
魯二十篇,傳十九篇。師古曰:「解釋論語意者。」
齊說二十九篇。
魯夏侯說二十一篇。
魯安昌侯說二十一篇。師古曰:「張禹也。」
魯王駿說二十篇。師古曰:「王吉子。」
燕傳說三卷。
議奏十八篇。石渠論。
孔子家語二十七卷。師古曰:「非今所有家語。」
孔子三朝七篇。師古曰:「今大戴禮有其一篇,蓋孔子對魯哀公語也。三朝見公,故曰三朝。」
孔子徒人圖法二卷。

  凡論語十二家,二百二十九篇。

論語者,孔子應荅弟子時人及弟子相與言而接聞於夫子之語也。當時弟子各有所記。夫子旣卒,門人相與輯而論篹,故謂之論語。師古曰:「輯與集同。篹與撰同。」漢興,有齊、魯之說。傳齊論者,昌邑中尉王吉、少府宋畸、師古曰:「畸音居宜反。」御史大夫貢禹、尚書令五鹿充宗、膠東庸生,唯王陽名家。師古曰:「王吉字子陽,故謂之王陽。」傳魯論語者,常山都尉龔奮、長信少府夏侯勝、丞相韋賢、魯扶卿、前將軍蕭望之、安昌侯張禹,皆名家。張氏最後而行於世。

孝經古孔氏一篇。二十二章。師古曰:「劉向云古文字也。庶人章分為二也,曾子敢問章為三,又多一章,凡二十二章。」
孝經一篇。十八章。長孫氏、江氏、后氏、翼氏四家。
長孫氏說二篇。
江氏說一篇。
翼氏說一篇。
后氏說一篇。
雜傳四篇。
安昌侯說一篇。
五經雜議十八篇。石渠論。
爾雅三卷二十篇。張晏曰:「爾,近也。雅,正也。」
小爾雅一篇,古今字一卷。
弟子職一篇。應劭曰:「管仲所作,在管子書。」
說三篇。

  凡孝經十一家,五十九篇。

孝經者,孔子為曾子陳孝道也。夫孝,天之經,地之義,民之行也。舉大者言,故曰孝經。漢興,長孫氏、博士江翁、少府后倉、諫大夫翼奉、安昌侯張禹傳之,各自名家。經文皆同,唯孔氏壁中古文為異。「父母生之,續莫大焉」,「故親生之膝下」,諸家說不安處,古文字讀皆異。臣瓚曰:「孝經云『續莫大焉』,而諸家之說各不安處之也。」師古曰:「桓譚新論云古孝經千八百七十二字,今異者四百餘字。」

史籀十五篇。周宣王太史作大篆十五篇,建武時亡六篇矣。師古曰:「籀音冑。」
八體六技。韋昭曰:「八體,一曰大篆,二曰小篆,三曰刻符,四曰蟲書,五曰摹印,六曰署書,七曰殳書,八曰隷書。」
蒼頡一篇。上七章,秦丞相李斯作;爰歷六章,車府令趙高作;博學七章,太史令胡母敬作。
凡將一篇。司馬相如作。
急就一篇。元帝時黃門令史游作。
元尚一篇。成帝時將作大匠李長作。
訓纂一篇。揚雄作。
別字十三篇。
蒼頡傳一篇。
揚雄蒼頡訓纂一篇。
杜林蒼頡訓纂一篇。
杜林蒼頡故一篇。

  凡小學十家,四十五篇。入揚雄、杜林二家二篇。

易曰:「上古結繩以治,後世聖人易之以書契,百官以治,萬民以察,蓋取諸史。」師古曰:「下繫之辭。」「史,揚於王庭」,師古曰:「史卦之辭。」言其宣揚于王者朝廷,其用最大也。古者八歲入小學,故周官保氏掌養國子,敎之六書,師古曰:「保氏,地官之屬也。保,安也。」謂象形、象事、象意、象聲、轉注、假借,造字之本也。師古曰:「象形,謂畫成其物,隨體詰屈,日、月是也。象事,即指事也,謂視而可識,察而見意,上、下是也。象意,即會意也,謂比類合誼,以見指撝,武、信是也。象聲,即形聲,謂以事為名,取譬相成,江、河是也。轉注,謂建類一首,同意相受,考、老是也。假借,謂本無其字,依聲託事,令、長是也。文字之義,緫歸六書,故曰立字之本也。」漢興,蕭何草律,師古曰:「草,創造之。」亦著其法,曰:「太史試學童,能諷書九千字以上,乃得為史。又以六體試之,課最者以為尚書御史史書令史。韋昭曰:「若今尚書蘭臺令史也。」臣瓚曰:「史書,今之太史書。」吏民上書,字或不正,輒舉劾。」六體者,古文、竒字、篆書、隷書、繆篆、蟲書,師古曰:「古文謂孔子壁中書。竒字即古文而異者也。篆書謂小篆,蓋秦始皇使程邈所作也。隷書亦程邈所獻,主於徒隷,從簡易也。繆篆謂其文屈曲纏繞,所以摹印章也。蟲書謂為蟲鳥之形,所以書幡信也。」皆所以通知古今文字,摹印章,書幡信也。古制,書必同文,不知則闕,問諸故老,至於衰世,是非無正,人用其私。師古曰:「各任私意而為字。」故孔子曰:「吾猶及史之闕文也,今亡矣夫!」師古曰:「論語載孔子之言,謂文字有疑,則當闕而不說。孔子自言,我初涉學,尚見闕文,今則皆無,任意改作也。」蓋傷其寖不正。師古曰:「寖,漸也。」史籀篇者,周時史官敎學童書也,與孔氏壁中古文異體。蒼頡七章者,秦丞相李斯所作也;爰歷六章者,車府令趙高所作也;博學七章者,太史令胡母敬所作也:文字多取史籀篇,而篆體復頗異,所謂秦篆者也。是時始造隷書矣,起於官獄多事,苟趨省易,師古曰:「趨讀曰趣,謂趣向之也。易音弋豉反。」施之於徒隷也。漢興,閭里書師合蒼頡、爰歷、博學三篇,斷六十字以為一章,凡五十五章,并為蒼頡篇。師古曰:「并,合也,揔合以為蒼頡篇也。」武帝時司馬相如作凡將篇,無復字。師古曰:「復,重也,音扶目反。後皆類此。」元帝時黃門令史游作急就篇,成帝時將作大匠李長作元尚篇,皆蒼頡中正字也。凡將則頗有出矣。至元始中,徵天下通小學者以百數,各令記字於庭中。揚雄取其有用者以作訓纂篇,順續蒼頡,又易蒼頡中重復之字,凡八十九章。臣復續揚雄作十三章,韋昭曰:「臣,班固自謂也。作十三章,後人不別,疑在蒼頡下篇三十四章中。」凡一百二章,無復字,六蓺羣書所載略備矣。蒼頡多古字,俗師失其讀,宣帝時徵齊人能正讀者,張敞從受之,傳至外孫之子杜林,為作訓故,并列焉。

  凡六蓺一百三家,三千一百二十三篇。入三家,一百五十九篇;出重十一篇。

六蓺之文:樂以和神,仁之表也;詩以正言,義之用也;禮以明體,明者著見,故無訓也;書以廣聽,知之術也;春秋以斷事,信之符也。五者,蓋五常之道,相須而備,而易為之原。故曰「易不可見,則乾坤或幾乎息矣」,蘇林曰:「不能見易意,則乾坤近於滅息也。」師古曰:「此上繫之辭也。幾,近也,音鉅依反。」言與天地為終始也。至於五學,世有變改,猶五行之更用事焉。師古曰:「更,互也,音工衡反。」古之學者耕且養,三年而通一蓺,存其大體,玩經文而已,是故用日少而畜德多,師古曰:「畜讀曰蓄。蓄,聚也。易大畜卦象辭曰:『君子以多識前言往行,以畜其德。』」三十而五經立也。後世經傳旣已乖離,博學者又不思多聞闕疑之義,師古曰:「論語稱孔子曰『多聞闕疑,慎言其餘,則寡尤』。言為學之道,務在多聞,疑則闕之,慎於言語,則少過也,故志引之。」而務碎義逃難,便辭巧說,破壞形體;師古曰:「苟為僻碎之義,以避它人之攻難者,故為便辭巧說,以析破文字之形體也。」說五字之文,至於二三萬言。師古曰:「言其煩妄也。桓譚新論云秦近君能說堯典,篇目兩字之說至十餘萬言,但說『曰若稽古』三萬言。」後進彌以馳逐,故幼童而守一蓺,白首而後能言;安其所習,毀所不見,師古曰:「己所常習則保安之,未甞所見者則妄毀誹。」終以自蔽。此學者之大患也。序六蓺為九種。

晏子八篇。名嬰,謚平仲,相齊景公,孔子稱善與人交,有列傳。師古曰:「有列傳者,謂太史公書。」
子思二十三篇。名伋,孔子孫,為魯繆公師。
曾子十八篇。名參,孔子弟子。
漆彫子十三篇。孔子弟子漆雕啟後。
宓子十六篇。名不齊,字子賤,孔子弟子。師古曰:「宓讀與伏同。」
景子三篇。說宓子語,似其弟子。
世子二十一篇。名碩,陳人也,七十子之弟子。
魏文侯六篇。
李克七篇。子夏弟子,為魏文侯相。
公孫尼子二十八篇。七十子之弟子。
孟子十一篇。名軻,鄒人,子思弟子,有列傳。師古曰:「聖證論云軻字子車,而此志無字,未詳其所得。」
孫卿子三十三篇。名況,趙人,為齊稷下祭酒,有列傳。師古曰:「本曰荀卿,避宣帝諱,故曰孫。」
芉子十八篇。名嬰,齊人,七十子之後。師古曰:「芉音弭。」
內業十五篇。不知作書者。
周史六弢六篇。惠、襄之間,或曰顯王時,或曰孔子問焉。師古曰:「即今之六韜也,蓋言取天下及軍旅之事。弢字與韜同也。」
周政六篇。周時法度政敎。
周法九篇。法天地,立百官。
河閒周制十八篇。似河間獻王所述也。
讕言十篇。不知作者,陳人君法度。如淳曰:「讕音粲爛。」師古曰:「說者引孔子家語云孔穿所造,非也。」
功議四篇。不知作者,論功德事。
甯越一篇。中牟人,為周威王師。
王孫子一篇。一曰巧心。
公孫固一篇。十八年齊閔王失國,問之,固因為陳古今成敗也。
李氏春秋二篇。
羊子四篇。百章。故秦博士。
董子一篇。名無心,難墨子。
俟子一篇。李竒曰:「或作侔子。」
徐子四十二篇。宋外黃人。
魯仲連子十四篇。有列傳。
平原君七篇。朱建也。
虞氏春秋十五篇。虞卿也。
高祖傳十三篇。高祖與大臣述古語及詔策也。
陸賈二十三篇。
劉敬三篇。
孝文傳十一篇。文帝所稱及詔策。
賈山八篇。
太常蓼侯孔臧十篇。父聚,高祖時以功臣封,臧嗣爵。
賈誼五十八篇。
河間獻王對上下三雍宮三篇。
董仲舒百二十三篇。
兒寬九篇。
公孫弘十篇。
終軍八篇。
吾丘壽王六篇。
虞丘說一篇。難孫卿也。
莊助四篇。
臣彭四篇。
鉤盾宂從李步昌八篇。宣帝時數言事。
儒家言十八篇。不知作者。
桓寬鹽鐵論六十篇。師古曰:「寬字次公,汝南人也。孝昭帝時,丞相御史與諸賢良文學論鹽鐵事,寬撰次之。」
劉向所序六十七篇。新序、說苑、世說、列女傳頌圖也。
揚雄所序三十八篇。太玄十九,法言十三,樂四,箴二。

  右儒五十三家,八百三十六篇。入揚雄一家三十八篇。

儒家者流,蓋出於司徒之官,助人君順陰陽明敎化者也。游文於六經之中,留意於仁義之際,祖述堯舜,憲章文武,宗師仲尼,以重其言,師古曰:「祖,始也。述,修也。憲,法也。章,明也。宗,尊也。言以堯舜為本始而遵修之,以文王、武王為明法,又師尊仲尼之道。」於道最為高。孔子曰:「如有所譽,其有所試。」師古曰:「論語載孔子之言也。言於人有所稱譽者,輒試以事,取其實效也。譽音弋於反。」唐虞之隆,殷周之盛,仲尼之業,已試之故者也。然惑者旣失精微,而辟者又隨時抑揚,師古曰:「辟讀曰僻。」違離道本,苟以譁衆取寵。師古曰:「譁,諠也。寵,尊也。譁音呼華反。」後進循之,是以五經乖析,儒學寖衰,此辟儒之患。師古曰:「寖,漸也。辟讀曰僻。」

伊尹五十一篇。湯相。

太公二百三十七篇。呂望為周師尚父,本有道者。或有近世又以為太公術者所增加也。師古曰:「父讀曰甫也。」謀八十一篇,言七十一篇,兵八十五篇。

辛甲二十九篇。紂臣,七十五諫而去,周封之。
鬻子二十二篇。名熊,為周師,自文王以下問焉,周封為楚祖。師古曰:「鬻音弋六反。」
筦子八十六篇。名夷吾,相齊桓公,九合諸侯,不以兵車也,有列傳。師古曰:「筦讀與管同。」
老子鄰氏經傳四篇。姓李,名耳,鄰氏傳其學。
老子傅氏經說三十七篇。述老子學。
老子徐氏經說六篇。字少季,臨淮人,傳老子。
劉向說老子四篇。
文子九篇。老子弟子,與孔子並時,而稱周平王問,似依託者也。
蜎子十三篇。名淵,楚人,老子弟子。師古曰:「蜎,姓也。音一元反。」
關尹子九篇。名喜,為關吏,老子過關,喜去吏而從之。
莊子五十二篇。名周,宋人。
列子八篇。名圄寇,先莊子,莊子稱之。
老成子十八篇。
長盧子九篇。楚人。
王狄子一篇。
公子牟四篇。魏之公子也,先莊子,莊子稱之。
田子二十五篇。名駢,齊人,游稷下,號天口駢。師古曰:「駢音步田反。」
老萊子十六篇。楚人,與孔子同時。
黔婁子四篇。齊隱士,守道不詘,威王下之。師古曰:「黔音其炎反。下音胡稼反。」
宮孫子二篇。師古曰:「宮孫,姓也,不知名。」
鶡冠子一篇。楚人,居深山,以鶡為冠。師古曰:「以鶡鳥羽為冠。」
周訓十四篇。師古曰:「劉向別錄云人間小書,其言俗薄。」
黃帝四經四篇。
黃帝銘六篇。
黃帝君臣十篇。起六國時,與老子相似也。
雜黃帝五十八篇。六國時賢者所作。
力牧二十二篇。六國時所作,託之力牧。力牧,黃帝相。
孫子十六篇。六國時。
捷子二篇。齊人,武帝時說。
曹羽二篇。楚人,武帝時說於齊王。
郎中嬰齊十二篇。武帝時。師古曰:「劉向云故待詔,不知其姓,數從游觀,名能為文。」
臣君子二篇。蜀人。
鄭長者一篇。六國時。先韓子,韓子稱之。師古曰:「別錄云鄭人,不知姓名。」
楚子三篇。
道家言二篇。近世,不知作者。

  右道三十七家,九百九十三篇。

道家者流,蓋出於史官,歷記成敗存亡禍福古今之道,然後知秉要執本,清虛以自守,卑弱以自持,此君人南面之術也。合於堯之克攘,師古曰:「虞書堯典稱堯之德曰『允恭克讓』,言其信恭能讓也,故志引之云。攘,古讓字。」易之嗛嗛,一謙而四益,此其所長也。師古曰:「四益,謂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鬼神害盈而福謙,人道惡盈而好謙也。此謙卦彖辭。嗛字與謙同。」及放者為之,師古曰:「放,蕩也。」則欲絕去禮學,兼弃仁義,曰獨住清虛可以為治。

宋司星子韋三篇。景公之史。
公檮生終始十四篇。傳鄒奭始終書。師古曰:「檮音疇,其字從木。」
公孫發二十二篇。六國時。
鄒子四十九篇。名衍,齊人,為燕昭王師,居稷下,號談天衍。
鄒子終始五十六篇。師古曰:「亦鄒衍所說。」
乘丘子五篇。六國時。
杜文公五篇。六國時。師古曰:「劉向別錄云韓人也。」
黃帝泰素二十篇。六國時韓諸公子所作。師古曰:「劉向別錄云或言韓諸公孫之所作也。言陰陽五行,以為黃帝之道也,故曰泰素。」
南公三十一篇。六國時。
容成子十四篇。
張蒼十六篇。丞相北平侯。
鄒奭子十二篇。齊人,號曰雕龍奭。師古曰:「奭音試亦反。」
閭丘子十三篇。名快,魏人,在南公前
馮促十三篇。鄭人。
將鉅子五篇。六國時。先南公,南公稱之。
五曹官制五篇。漢制,似賈誼所條。
周伯十一篇。齊人,六國時。
衞侯官十二篇。近世,不知作者。
于長天下忠臣九篇。平陰人,近世。師古曰:「劉向別錄云傳天下忠臣。」
公孫渾邪十五篇。平曲侯。
雜陰陽三十八篇。不知作者。

  右陰陽二十一家,三百六十九篇。

陰陽家者流,蓋出於羲和之官,敬順昊天,歷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時,此其所長也。及拘者為之,則牽於禁忌,泥於小數,師古曰:「泥,滯也,音乃計反。」舍人事而任鬼神。師古曰:「舍,廢也。」

李子三十二篇。名悝,相魏文侯,富國彊兵。
商君二十九篇。名鞅,姬姓,衞後也,相秦孝公,有列傳。
申子六篇。名不害,京人,相韓昭侯,終其身諸侯不敢侵韓。師古曰:「京,河南京縣。」
處子九篇。師古曰:「史記云趙有處子。」
慎子四十二篇。名到,先申韓,申韓稱之
韓子五十五篇。名非,韓諸公子,使秦,李斯害而殺之。
游棣子一篇。師古曰:「棣音徒計反。」
鼂錯三十一篇。
燕十事十篇。不知作者。
法家言二篇。不知作者。

  右法十家,二百一十七篇。

法家者流,蓋出於理官,信賞必罰,以輔禮制。易曰「先王以明罰飭法」,師古曰:「噬嗑之象辭也。飭,整也,讀與敕同。」此其所長也。及刻者為之,則無敎化,去仁愛,專任刑法而欲以致治,至於殘害至親,傷恩薄厚。師古曰:「薄厚者,變厚為薄。」

鄧析二篇。鄭人,與子產並時。師古曰:「列子及孫卿並云子產殺鄧析。據左傳,昭公二十年子產卒,定公九年駟歂殺鄧析而用其竹刑,則非子產所殺也。」
尹文子一篇。說齊宣王。先公孫龍。師古曰:「劉向云與宋鈃俱游稷下。鈃音形。」
公孫龍子十四篇。趙人。師古曰:「即為堅白之辯者。」
成公生五篇。與黃公等同時。師古曰:「姓成公。劉向云與李斯子由同時。由為三川守,成公生游談不仕。」
惠子一篇。名施,與莊子並時。
黃公四篇。名疵,為秦博士,作歌詩,在秦時歌詩中。師古曰:「疵音才斯反。」
毛公九篇。趙人,與公孫龍等並游平原君趙勝家。師古曰:「劉向別錄云論堅白同異,以為可以治天下。此蓋史記所云『藏於博徒』者。」

  右名七家,三十六篇。

名家者流,蓋出於禮官。古者名位不同,禮亦異數。孔子曰:「必也正名乎!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師古曰:「論語載孔子之言也。言欲為政,必先正其名。」此其所長也。及譥者為之,晉灼曰:「譥,許也。」師古曰:「譥音工釣反。」則苟鉤鈲析亂而已。師古曰:「鈲,破也,音普革反,又音普狄反。」

尹佚二篇。周臣,在成、康時也。
田俅子三篇。先韓子。蘇林曰:「俅音仇。」
我子一篇。師古曰:「劉向別錄云為墨子之學。」
隨巢子六篇。墨翟弟子。
胡非子三篇。墨翟弟子。
墨子七十一篇。名翟,為宋大夫,在孔子後。

  右墨六家,八十六篇。

墨家者流,蓋出於清廟之守。茅屋采椽,師古曰:「采,柞木也,字作棌,本從木。以茅覆屋,以棌為椽,言其質素也。采音千在反。」是以貴儉;養三老五更,是以兼愛;選士大射,是以上賢;宗祀嚴父,是以右鬼;如淳曰:「右鬼,謂信鬼神。若杜伯射宣王,是親鬼而右之。」師古曰:「右猶尊尚也。」順四時而行,是以非命;蘇林曰:「非有命者,言儒者執有命,而反勸人修德積善,政敎與行相反,故譏之也。」如淳曰:「言無吉凶之命,但有賢不肖善惡。」以孝視天下,是以上同:如淳曰:「言皆同,可以治也。」師古曰:「墨子有節用、兼愛、上賢、明鬼神、非命、上同等諸篇,故志歷序其本意也。視讀曰示。」此其所長也。及蔽者為之,見儉之利,因以非禮,推兼愛之意,而不知別親疏。

蘇子二十一篇。名秦,有列傳。
張子十篇。名儀,有列傳。
龐煖二篇。為燕將。師古曰:「煖音許遠反。」
闕子一篇。
國筮子十七篇。
秦零陵令信一篇。難秦相李斯。
蒯子五篇。名通。
鄒陽七篇。
主父偃二十八篇。
徐樂一篇。
莊安一篇。
待詔金馬聊蒼三篇。趙人,武帝時。師古曰:「嚴助傳作膠蒼,而此志作聊。志傳不同,未知孰是。」

  右從橫十二家,百七篇。

從橫家者流,蓋出於行人之官。孔子曰:「誦詩三百,使於四方,不能顓對,雖多亦奚以為?」師古曰:「論語載孔子之言也。謂人不達於事,誦詩雖多,亦無所用。」又曰:「使乎,使乎!」師古曰:「亦論語載孔子之言,歎使者之難其人。」言其當權事制宜,受命而不受辭,此其所長也。及邪人為之,則上詐諼而弃其信。師古曰:「諼,詐言也,音許遠反。」

孔甲盤盂二十六篇。黃帝之史,或曰夏帝孔甲,似皆非。
1093三十七篇。傳言禹所作,其文似後世語。師古曰:「1093,古禹字。」
五子胥八篇。名員,春秋時為吳將,忠直遇讒死。
子晚子三十五篇。齊人,好議兵,與司馬法相似。
由余三篇。戎人,秦穆公聘以為大夫。
尉繚二十九篇。六國時。師古曰:「尉,姓;繚,名也。音了,又音聊。劉向別錄云繚為商君學。」
尸子二十篇。名佼,魯人,秦相商君師之。鞅死,佼逃入蜀。師古曰:「佼音絞。」
呂氏春秋二十六篇。秦相呂不韋輯智略士作。
淮南內二十一篇。王安。
淮南外三十三篇。師古曰:「內篇論道,外篇雜說。」
東方朔二十篇。
伯象先生一篇。應劭曰:「蓋隱者也,故公孫敖難以無益世主之治。」
荊軻論五篇。軻為燕刺秦王,不成而死,司馬相如等論之。
吳子一篇。
公孫尼一篇。
博士臣賢對一篇。漢世,難韓子、商君。
臣說三篇。武帝時作賦。師古曰:「說者,其人名,讀曰悅。」
解子簿書三十五篇。
推雜書八十七篇。
雜家言一篇。王伯,不知作者。師古曰:「言伯王之道。伯讀曰霸。」

  右雜二十家,四百三篇。入兵法。

雜家者流,蓋出於議官。兼儒、墨,合名、法,知國體之有此,師古曰:「治國之體,亦當有此雜家之說。」見王治之無不貫,師古曰:「王者之治,於百家之道無不貫綜。」此其所長也。及盪者為之,則漫羨而無所歸心。師古曰:「漫,放也。羨音弋戰反。」

神農二十篇。六國時,諸子疾時怠於農業,道耕農事,託之神農。師古曰:「劉向別錄云疑李悝及商君所說。」
野老十七篇。六國時,在齊、楚間。應劭曰:「年老居田野,相民耕種,故號野老。」
宰氏十七篇。不知何世。
董安國十六篇。漢代內史,不知何帝時。
尹都尉十四篇。不知何世。
趙氏五篇。不知何世。
氾勝之十八篇。成帝時為議郎。師古曰:「劉向別錄云使敎田三輔,有好田者師之,徙為御史。氾音凡,又音敷劔反。」
王氏六篇。不知何世。
蔡癸一篇。宣帝時,以言便宜,至弘農太守。師古曰:「劉向別錄云邯鄲人。」

  右農九家,百一十四篇。

農家者流,蓋出於農稷之官。播百穀,勸耕桑,以足衣食,故八政一曰食,二曰貨。孔子曰「所重民食」,師古曰:「論語載孔子稱殷湯伐桀告天辭也。言為君之道,所重者在人之食。」此其所長也。及鄙者為之,以為無所事聖王,師古曰:「言不須聖王,天下自治。」欲使君臣並耕,誖上下之序。師古曰:「誖,亂也,音布內反。」

伊尹說二十七篇。其語淺薄,似依託也。
鬻子說十九篇。後世所加。
周考七十六篇。考周事也。
青史子五十七篇。古史官記事也。
師曠六篇。見春秋,其言淺薄,本與此同,似因託之
務成子十一篇。稱堯問,非古語。
宋子十八篇。孫卿道宋子,其言黃老意。
天乙三篇。天乙謂湯,其言非殷時,皆依託也
黃帝說四十篇。迂誕依託。
封禪方說十八篇。武帝時。
待詔臣饒心術二十五篇。武帝時。師古曰:「劉向別錄云饒齊人也,不知其姓,武帝時待詔,作書名曰心術也。」
待詔臣安成未央術一篇。應劭曰:「道家也,好養生事,為未央之術。」
臣壽周紀七篇。項國圉人,宣帝時。
虞初周說九百四十三篇。河南人,武帝時以方士侍郎號黃車使者。應劭曰:「其說以周書為本。」師古曰:「史記云虞初洛陽人,即張衡西京賦『小說九百,本自虞初』者也。」
百家百三十九卷。

  右小說十五家,千三百八十篇。

小說家者流,蓋出於稗官。如淳曰:「稗音鍛家排。九章『細米為稗』。街談巷說,其細碎之言也。王者欲知閭巷風俗,故立稗官使稱說之。今世亦謂偶語為稗。」師古曰:「稗音稊稗之稗,不與鍛排同也。稗官,小官。漢名臣奏唐林請省置吏,公卿大夫至都官稗官各減什三,是也。」街談巷語,道聽塗說者之所造也。孔子曰:「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致遠恐泥,是以君子弗為也。」師古曰:「論語載孔子之言。泥,滯也,音乃細反。」然亦弗滅也。閭里小知者之所及,亦使綴而不忘。如或一言可采,此亦芻蕘狂夫之議也。

  凡諸子百八十九家,四千三百二十四篇。出蹴2933d一家,二十五篇。

諸子十家,其可觀者九家而已。皆起於王道旣微,諸侯力政,時君世主,好惡殊方,師古曰:「好音呼到反。惡音一故反。」是以九家之術蠭出並作,師古曰:「蠭與鋒同。」各引一端,崇其所善,以此馳說,取合諸侯。其言雖殊,辟猶水火,相滅亦相生也。師古曰:「辟讀曰譬。」仁之與義,敬之與和,相反而皆相成也。易曰:「天下同歸而殊塗,一致而百慮。」師古曰:「下繫之辭。」今異家者各推所長,窮知究慮,以明其指,雖有蔽短,合其要歸,亦六經之支與流裔。師古曰:「裔,衣末也。其於六經,如水之下流,衣之末裔。」使其人遭明王聖主,得其所折中,皆股肱之材已。師古曰:「已,語終辭。」仲尼有言:「禮失而求諸野。」師古曰:「言都邑失禮,則於外野求之,亦將有獲。」方今去聖乆遠,道術缺廢,無所更索,師古曰:「索,求也。」彼九家者,不猶瘉於野乎?師古曰:「瘉與愈同。愈,勝也。」若能修六蓺之術,而觀此九家之言,舍短取長,則可以通萬方之略矣。師古曰:「舍,廢也。」

屈原賦二十五篇。楚懷王大夫,有列傳。
唐勒賦四篇。楚人。
宋玉賦十六篇。楚人,與唐勒並時,在屈原後也。
趙幽王賦一篇。
莊夫子賦二十四篇。名忌,吳人。
賈誼賦七篇。
枚乘賦九篇。
司馬相如賦二十九篇。
淮南王賦八十二篇。
淮南王羣臣賦四十四篇。
太常蓼侯孔臧賦二十篇。
陽丘侯劉隁賦十九篇。師古曰:「隁音偃。」
吾丘壽王賦十五篇。
蔡甲賦一篇。
上所自造賦二篇。師古曰:「武帝也。」
兒寬賦二篇。
光祿大夫張子僑賦三篇。與王褒同時也。
陽成侯劉德賦九篇。
劉向賦三十三篇。
王褒賦十六篇。

  右賦二十家,三百六十一篇。

陸賈賦三篇。
枚皐賦百二十篇。
朱建賦二篇。
常侍郎莊怱竒賦十一篇。枚皐同時。師古曰:「七略云『怱竒者,或言莊夫子子,或言族家子莊助昆弟也。從行至茂陵,詔造賦』。」
嚴助賦三十五篇。師古曰:「上言莊怱竒,下言嚴助,史駮文。」
朱買臣賦三篇。
宗正劉辟彊賦八篇。
司馬遷賦八篇。
郎中臣嬰齊賦十篇。
臣說賦九篇。師古曰:「說,名,音悅。」
臣吾賦十八篇。
遼東太守蘇季賦一篇。
蕭望之賦四篇。
河內太守徐明賦三篇。字長君,東海人,元、成世歷五郡太守,有能名。
給事黃門侍郎李息賦九篇。
淮陽憲王賦二篇。
楊雄賦十二篇。
待詔馮商賦九篇。
博士弟子杜參賦二篇。師古曰:「劉向別錄云『臣向謹與長社尉杜參校中祕書』。劉歆又云『參,杜陵人,以陽朔元年病死,死時年二十餘』。」
車郎張豐賦三篇。張子僑子。
驃騎將軍朱宇賦三篇。師古曰:「劉向別錄云『驃騎將軍史朱宇』,志以宇在驃騎府,故緫言驃騎將軍。」

  右賦二十一家,二百七十四篇。入楊雄八篇。

孫卿賦十篇。
秦時雜賦九篇。
李思孝景皇帝頌十五篇。
廣川惠王越賦五篇。
長沙王羣臣賦三篇。
魏內史賦二篇。
東暆令延年賦七篇。師古曰:「東暆,縣名。暆音移。」
衞士令李忠賦二篇。
張偃賦二篇。
賈充賦四篇。
張仁賦六篇。
秦充賦二篇。
李步昌賦二篇。
侍郎謝多賦十篇。
平陽公主舍人周長孺賦二篇。
雒陽錡華賦九篇。師古曰:「錡,姓;華,名。錡音魚綺反。」
眭弘賦一篇。師古曰:「即眭孟也。眭音先隨反。」
別栩陽賦五篇。服虔曰:「栩音詡。」
臣昌市賦六篇。
臣義賦二篇。
黃門書者假史王商賦十三篇。
侍中徐博賦四篇。
黃門書者王廣呂嘉賦五篇。
漢中都尉丞華龍賦二篇。
左馮翊史路恭賦八篇。

  右賦二十五家,百三十六篇。

客主賦十八篇。
雜行出及頌德賦二十四篇。
雜四夷及兵賦二十篇。
雜中賢失意賦十二篇。
雜思慕悲哀死賦十六篇。
雜鼓琴劔戲賦十三篇。
雜山陵水泡雲氣雨旱賦十六篇。師古曰:「泡,水上浮漚也。泡音普交反。漚音一侯反。」
雜禽獸六畜昆蟲賦十八篇。
雜器械草木賦三十三篇。
大雜賦三十四篇。
成相雜辭十一篇。
隱書十八篇。師古曰:「劉向別錄云『隱書者,疑其言以相問,對者以慮思之,可以無不諭』。」

  右雜賦十二家,二百三十三篇。

高祖歌詩二篇。
泰一雜甘泉壽宮歌詩十四篇。
宗廟歌詩五篇。
漢興以來兵所誅滅歌詩十四篇。
出行巡狩及游歌詩十篇。
臨江王及愁思節士歌詩四篇。
李夫人及幸貴人歌詩三篇。
詔賜中山靖王子噲及孺子妾氷未央材人歌詩四篇。師古曰:「孺子,王妾之有品號者也。妾,王之衆妾也。冰,其名。材人,天子內官。」
吳楚汝南歌詩十五篇。
燕代謳鴈門雲中隴西歌詩九篇。
邯鄲河間歌詩四篇。
齊鄭歌詩四篇。
淮南歌詩四篇。
左馮翊秦歌詩三篇。
京兆尹秦歌詩五篇。
河東蒲反歌詩一篇。
黃門倡車忠等歌詩十五篇。
雜各有主名歌詩十篇。
雜歌詩九篇。
雒陽歌詩四篇。
河南周歌詩七篇。
河南周歌聲曲折七篇。
周謠歌詩七十五篇。
周謠歌詩聲曲折七十五篇。
諸神歌詩三篇。
送迎靈頌歌詩三篇。
周歌詩二篇。
南郡歌詩五篇。

  右歌詩二十八家,三百一十四篇。

  凡詩賦百六家,千三百一十八篇。入楊雄八篇。

傳曰:「不歌而誦謂之賦,登高能賦可以為大夫。」言感物造耑,材知深美,師古曰:「耑,古端字也。因物動志,則造辭義之端緒。」可與圖事,故可以為列大夫也。古者諸侯卿大夫交接鄰國,以微言相感,當揖讓之時,必稱詩以諭其志,蓋以別賢不肖而觀盛衰焉。故孔子曰「不學詩,無以言」也。師古曰:「論語載孔子戒伯魚之辭也。」春秋之後,周道寖壞,師古曰:「寖,漸也。」聘問歌詠不行於列國,學詩之士逸在布衣,而賢人失志之賦作矣。大儒孫卿及楚臣屈原離讒憂國,皆作賦以風,師古曰:「離,遭也。風讀曰諷。次下亦同。」咸有惻隱古詩之義。其後宋玉、唐勒,漢興枚乘、司馬相如,下及楊子雲,競為侈麗閎衍之詞,沒其風諭之義。是以楊子悔之,曰:「詩人之賦麗以則,辭人之賦麗以淫。師古曰:「辭人,言後代之為文辭。」如孔氏之門人用賦也,則賈誼登堂,相如入室矣,如其不用何!」師古曰:「言孔氏之門旣不用賦,不可如何。謂賈誼、相如無所施也。」自孝武立樂府而采歌謠,於是有代趙之謳,秦楚之風,皆感於哀樂,緣事而發,亦可以觀風俗,知薄厚云。序詩賦為五種。

吳孫子兵法八十二篇。圖九卷。師古曰:「孫武也,臣於闔廬。」
齊孫子八十九篇。圖四卷。師古曰:「孫臏。」
公孫鞅二十七篇。
吳起四十八篇。有列傳。
范蠡二篇。越王句踐臣也。
大夫種三篇。與范蠡俱事句踐。
李子十篇。
娷一篇。師古曰:「娷音女瑞反,蓋說兵法者,人名也。」
兵春秋三篇。
龐煖三篇。師古曰:「煖音許遠反,又音許元反。」
兒良一篇。師古曰:「六國時人也。兒音五溪反。」
廣武君一篇。李左車。
韓信三篇。師古曰:「淮陰侯。」

  右兵權謀十三家,二百五十九篇。省伊尹、太公、管子、孫卿子、鶡冠子、蘇子、蒯通、陸賈、淮南王二百五十九種,出司馬法入禮也。

權謀者,以正守國,以竒用兵,先計而後戰,兼形埶,包陰陽,用技巧者也。

楚兵法七篇。圖四卷。
蚩尤二篇。見呂刑。
孫軫五篇。圖二卷。
繇叙二篇。
王孫十六篇。圖五卷。
尉繚三十一篇。
魏公子二十一篇。圖十卷。名無忌,有列傳。
景子十三篇。
李良三篇。
丁子一篇。
項王一篇。名籍。

  右兵形埶十一家,九十二篇。圖十八卷。

形埶者,靁動風舉,後發而先至,離合背鄉,變化無常,師古曰:「背音步內反。鄉讀曰嚮。」以輕疾制敵者也。

太壹兵法一篇。
天一兵法三十五篇。
神農兵法一篇。
黃帝十六篇。圖三卷。
封胡五篇。黃帝臣,依託也。
風后十三篇。圖二卷。黃帝臣,依託也。
力牧十五篇。黃帝臣,依託也。
鵊冶子一篇。圖一卷。晉灼曰:「鵊音夾。」
鬼容區三篇。圖一卷。黃帝臣,依託。師古曰;「即鬼臾區也。」
地典六篇。
孟子一篇。
東父三十一篇。
師曠八篇。晉平公臣。
萇弘十五篇。周史。
別成子望軍氣六篇。圖三卷。
辟兵威勝方七十篇。

  右陰陽十六家,二百四十九篇。圖十卷。

陰陽者,順時而發,推刑德,隨斗擊,因五勝,師古曰:「五勝,五行相勝也。」假鬼神而為助者也。

鮑子兵法十篇。圖一卷。
五子胥十篇。圖一卷。
公勝子五篇。
苗子五篇。圖一卷。
逢門射法二篇。師古曰:「即逢蒙。」
陰通成射法十一篇。
李將軍射法三篇。師古曰:「李廣。」
魏氏射法六篇。
彊弩將軍王圍射法五卷。師古曰:「圍,郁郅人也,見趙充國傳。」
望遠連弩射法具十五篇。
護軍射師王賀射書五篇。
蒲苴子弋法四篇。師古曰:「苴音子余反。」
劔道三十八篇。
手搏六篇。
雜家兵法五十七篇。
𩌽二十五篇。師古曰:「𩌽以韋為之,實以物,蹴蹋之以為戲也。蹴𩌽,陳力之事,故附於兵法焉。蹴音子六反。𩌽音巨六反。」

  右兵技巧十三家,百九十九篇。省墨子重,入蹵𩌽也。

技巧者,習手足,便器械,積機關,以立攻守之勝者也。

  凡兵書五十三家,七百九十篇,圖四十三卷。省十家二百七十一篇重,入蹵𩌽家二十五篇,出司馬法百五十五篇入禮也。

兵家者,蓋出古司馬之職,王官之武備也。洪範八政,八曰師。孔子曰為國者「足食足兵」,師古曰:「論語載孔子之言。無兵與食,不可以為國。」「以不敎民戰,是謂弃之」,師古曰:「亦論語所載孔子之言,非其不素習武備。」明兵之重也。易曰「古者弦木為弧,剡木為矢,弧矢之利,以威天下」,師古曰:「下繫之辭也。弧,木弓也。剡謂銳而利之也,音弋冉反。」其用上矣。後世燿金為刃,割革為甲,師古曰:「燿讀與鑠同,謂銷也。」器械甚備。下及湯武受命,以師克亂而濟百姓,動之以仁義,行之以禮讓,司馬法是其遺事也。自春秋至於戰國,出竒設伏,變詐之兵並作。漢興,張良、韓信序次兵法,凡百八十二家,刪取要用,定著三十五家。諸呂用事而盜取之。武帝時,軍政楊㒒捃摭遺逸,紀奏兵錄,師古曰;「捃摭,謂拾取之。捃音九問反。摭音之石反。」猶未能備。至于孝成,命任宏論次兵書為四種。

泰壹雜子星二十八卷。
五殘雜變星二十一卷。師古曰:「五殘,星名也。見天文志。」
黃帝雜子氣三十三篇。
常從日月星氣二十一卷。師古曰:「常從,人姓名也,老子師之。」
皇公雜子星二十二卷。
淮南雜子星十九卷。
泰壹雜子雲雨三十四卷。
國章觀霓雲雨三十四卷。
泰階六符一卷。李竒曰:「三台謂之泰階,兩兩成體,三台故六。觀色以知吉凶,故曰符。」
金度玉衡漢五星客流出入八篇。
漢五星彗客行事占驗八卷。
漢日旁氣行事占驗三卷。
漢流星行事占驗八卷。
漢日旁氣行占驗十三卷。
漢日食月暈雜變行事占驗十三卷。
海中星占驗十二卷。
海中五星經雜事二十二卷。
海中五星順逆二十八卷。
海中二十八宿國分二十八卷。
海中二十八宿臣分二十八卷。
海中日月彗虹雜占十八卷。
圖書祕記十七篇。

  右天文二十一家,四百四十五卷。

天文者,序二十八宿,步五星日月,以紀吉凶之象,聖王所以參政也。易曰:「觀乎天文,以察時變。」師古曰:「賁卦之彖辭也。」然星事𣧑悍,非湛密者弗能由也。師古曰:「𣧑讀與凶同。湛讀曰沈。由,用也。」夫觀景以譴形,非明王亦不能服聽也。以不能由之臣,諫不能聽之王,此所以兩有患也。

黃帝五家歷三十三卷。
顓頊歷二十一卷。
顓頊五星歷十四卷。
日月宿歷十三卷。
夏殷周魯歷十四卷。
天歷大歷十八卷。
漢元殷周諜歷十七卷。
耿昌月行帛圖二百三十二卷。
耿昌月行度二卷。
傳周五星行度三十九卷。
律歷數法三卷。
自古五星宿紀三十卷。
太歲謀日晷二十九卷。
帝王諸侯世譜二十卷。
古來帝王年譜五卷。
日晷書三十四卷。
許商筭術二十六卷。
杜忠筭術十六卷。

  右歷譜十八家,六百六卷。

歷譜者,序四時之位,正分至之節,會日月五星之辰,以考寒暑殺生之實。故聖王必正歷數,以定三統服色之制,又以探知五星日月之會。凶阨之患,吉隆之喜,其術皆出焉。此聖人知命之術也,非天下之至材,其孰與焉!師古曰:「與讀曰豫。」道之亂也,患出於小人而強欲知天道者,壞大以為小,削遠以為近,是以道術破碎而難知也。

泰一陰陽二十三卷。
黃帝陰陽二十五卷。
黃帝諸子論陰陽二十五卷。
諸王子論陰陽二十五卷。
太元陰陽二十六卷。
三典陰陽談論二十七卷。
神農大幽五行二十七卷。
四時五行經二十六卷。
猛子閭昭二十五卷。
陰陽五行時令十九卷。
堪輿金匱十四卷。師古曰:「許慎云『堪,天道;輿,地道也』。」
務成子災異應十四卷。
十二典災異應十二卷。
鍾律災異二十六卷。
鍾律叢辰日苑二十三卷。
鍾律消息二十九卷。
黃鍾七卷。
天一六卷。
泰一二十九卷。
刑德七卷。
風鼓六甲二十四卷。
風后孤虛二十卷。
六合隨典二十五卷。
轉位十二神二十五卷。
羨門式法二十卷。
羨門式二十卷。
文解六甲十八卷。
文解二十八宿二十八卷。
五音竒胲用兵二十三卷。如淳曰:「音該。」師古曰:「許慎云『胲,軍中約也』。」
五音竒胲刑德二十一卷。
五音定名十五卷。

  右五行三十一家,六百五十二卷。

五行者,五常之形氣也。書云「初一曰五行,次二曰羞用五事」,師古曰:「周書洪範之辭也。」言進用五事以順五行也。貌、言、視、聽、思心失,而五行之序亂,五星之變作,皆出於律歷之數而分為一者也。師古曰:「說皆在五行志也。」其法亦起五德終始,推其極則無不至。而小數家因此以為吉凶,而行於世,濅以相亂。師古曰:「濅,漸也。」

龜書五十二卷。
夏龜二十六卷。
南龜書二十八卷。
巨龜三十六卷。
雜龜十六卷。
蓍書二十八卷。
周易三十八卷。
周易明堂二十六卷。
周易隨曲射匿五十卷。
大筮衍易二十八卷。
大次雜易三十卷。
鼠序卜黃二十五卷。
於陵欽易吉凶二十三卷。
任良易旗七十一卷。
易卦八具。

  右蓍龜十五家,四百一卷。

蓍龜者,聖人之所用也。書曰:「女則有大疑,謀及卜筮。」師古曰:「周書洪範之辭也。言所為之事有疑,則以卜筮決之也。龜曰卜,蓍曰筮。」易曰:「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莫善於蓍龜。」「是故君子將有為也,將有行也,問焉而以言,其受命也如嚮,無有遠近幽深,遂知來物。非天下之至精,其孰能與於此!」師古曰:「皆上繫之辭也。亹亹,深遠也。言君子所為行,皆以其言問於易。受命如嚮者,謂示以吉凶,其應速疾,如響之隨聲也。遂猶究也。來物謂當來之事也。嚮與響同。與讀曰豫。」及至衰世,解於齊戒,而婁煩卜筮,師古曰:「解讀曰懈。齊讀曰齋。婁讀曰屢。」神明不應。故筮瀆不告,易以為忌;師古曰:「易蒙卦之辭曰『初筮告,再三瀆,瀆則不告』,言童蒙之來決疑。初則以實而告,至於再三,為其煩瀆,乃不告也。」龜厭不告,詩以為刺。師古曰:「小雅小旻之詩曰『我龜旣厭,不我告猶』,言卜問煩數,媟嫚於龜,龜靈厭之,不告以道也。」

黃帝長柳占夢十一卷。
甘德長柳占夢二十卷。
武禁相衣器十四卷。
嚏耳鳴雜占十六卷。師古曰:「嚏音丁計反。」
禎祥變怪二十一卷。
人鬼精物六畜變怪二十一卷。
變怪誥咎十三卷。
執不祥劾鬼物八卷。
請官除訞祥十九卷。師古曰:「訞字與妖同。」
禳祀天文十八卷。師古曰:「禳,除災也,音人羊反。」
請禱致福十九卷。
請雨止雨二十六卷。
泰壹雜子候歲二十二卷。
子贛雜子候歲二十六卷。
五法積貯寶臧二十三卷。
神農敎田相土耕種十四卷。
昭明子釣種生魚鼈八卷。
種樹臧果相蠶十三卷。

  右雜占十八家,三百一十三卷。

雜占者,紀百事之象,候善惡之徵。師古曰:「徵,證也。」易曰:「占事知來。」師古曰:「下繫之辭也。言有事而占,則覩方來之驗也。」衆占非一,而夢為大,故周有其官。師古曰:「謂大卜掌三夢之法,又占夢中士二人,皆宗伯之屬官。」而詩載熊羆虺蛇衆魚旐旟之夢,著明大人之占,以考吉凶,師古曰:「小雅斯干之詩曰:『吉夢維何?維熊維羆,男子之祥;維虺維蛇,女子之祥。』無羊之詩曰:『牧人乃夢,衆維魚矣,旐維旟矣。大人占之,衆維魚矣,實維豐年,旐維旟矣,室家溱溱。』言熊羆虺蛇皆為吉祥之夢,而生男女。及見衆魚,則為豐年之應,旐旟則為多盛之象。大人占之,謂以聖人占夢之法占之也。畫龜蛇曰旐,鳥隼曰旟。」蓋參卜筮。春秋之說訞也,曰:「人之所忌,其氣炎以取之,訞由人興也。人失常則訞興,人無釁焉,訞不自作。」師古曰:「申繻之辭也,事見莊公十四年。炎謂火之光始燄燄也。言人之所忌,其氣燄引致於災也。釁,瑕也。失常,謂反五常之德也。炎讀與燄同。」故曰:「德勝不祥,義厭不惠。」師古曰:「厭音伊葉反。惠,順也。」桑穀共生,大戊以興;鴝雉登鼎,武丁為宗。師古曰:「說在郊祀、五行志。」然惑者不稽諸躬,而忌訞之見,師古曰:「稽,考也,計也。」是以詩刺「召彼故老,訊之占夢」,師古曰:「小雅正月之詩也。故老,元老也。訊,問也。言不能修德以禳災,但問元老以占夢之吉凶。」傷其舍本而憂末,不能勝凶咎也。

山海經十三篇。
國朝七卷。
宮宅地形二十卷。
相人二十四卷。
相寶劔刀二十卷。
相六畜三十八卷。

  右形法六家,百二十二卷。

形法者,大舉九州之埶以立城郭室舍形,人及六畜骨法之度數、器物之形容以求其聲氣貴賤吉凶。猶律有長短,而各徵其聲,非有鬼神,數自然也。然形與氣相首尾,亦有有其形而無其氣,有其氣而無其形,此精微之獨異也。

   凡數術百九十家,二千五百二十八卷。

數術者,皆明堂羲和史卜之職也。史官之廢乆矣,其書旣不能具,雖有其書而無其人。易曰:「苟非其人,道不虛行。」師古曰:「下繫之辭也。言道由人行。」春秋時魯有梓慎,鄭有裨竈,晉有卜偃,宋有子韋。六國時楚有甘公,魏有石申夫。漢有唐都,庶得麤觕。師古曰:「觕,粗略也,音才戶反。」蓋有因而成易,無因而成難,故因舊書以序數術為六種。

黃帝內經十八卷。
外經三十七卷。
扁鵲內經九卷。
外經十二卷。
白氏內經三十八卷。
外經三十六卷。
旁篇二十五卷。

  右醫經七家,二百一十六卷。

醫經者,原人血脉經落骨髓陰陽表裏,以起百病之本,死生之分,而用度箴石湯火所施,師古曰:「箴,所以刺病也。石謂砭石,即石箴也。古者攻病則有砭,今其術絕矣。箴音之林反。砭音彼廉反。」調百藥齊和之所宜。師古曰:「齊音才詣反,其下並同。和音乎卧反。」至齊之得,猶慈石取鐵,以物相使。拙者失理,以瘉為劇,以生為死。師古曰:「瘉讀與愈同。愈,差也。」

五藏六府痺十二病方三十卷。師古曰:「痺,風溼之病,音必二反。」
五藏六府疝十六病方四十卷。師古曰:「疝,心腹氣病,音山諫反,又音刪。」
五藏六府癉十二病方四十卷。師古曰:「癉,黃病,音丁韓反。」
風寒熱十六病方二十六卷。
泰始黃帝扁鵲俞拊方二十三卷。應劭曰:「黃帝時醫也。」師古曰:「拊音膚。」
五藏傷中十一病方三十一卷。
客疾五藏狂顛病方十七卷。
金創瘲瘛方三十卷。服虔曰:「音𤸪引之𤸪。」師古曰:「小兒病也。瘛音充制反。瘲音子用反。」
婦人嬰兒方十九卷。
湯液經法三十二卷。
神農黃帝食禁七卷。

  右經方十一家,二百七十四卷。

經方者,本草石之寒溫,量疾病之淺深,假藥味之滋,因氣感之宜,辯五苦六辛,致水火之齊,以通閉解結,反之於平。及失其宜者,以熱益熱,以寒增寒,精氣內傷,不見於外,是所獨失也。故諺曰:「有病不治,常得中醫。」

容成陰道二十六卷。
務成子陰道三十六卷。
堯舜陰道二十三卷。
湯盤庚陰道二十卷。
天老雜子陰道二十五卷。
天一陰道二十四卷。
黃帝三王養陽方二十卷。
三家內房有子方十七卷。

  右房中八家,百八十六卷。

房中者,情性之極,至道之際,是以聖王制外樂以禁內情,而為之節文。傳曰:「先王之作樂,所以節百事也。」樂而有節,則和平壽考。及迷者弗顧,以生疾而隕性命。

宓戲雜子道二十篇。
上聖雜子道二十六卷。
道要雜子十八卷。
黃帝雜子步引十二卷。
黃帝岐伯按摩十卷。
黃帝雜子芝菌十八卷。師古曰:「服餌芝菌之法也。菌音求閔反。」
黃帝雜子十九家方二十一卷。
泰壹雜子十五家方二十二卷。
神農雜子技道二十三卷。
泰壹雜子黃冶三十一卷。師古曰:「黃冶,釋在郊祀志。」

  右神僊十家,二百五卷。

神僊者,所以保性命之真,而游求於其外者也。聊以盪意平心,同死生之域,師古曰:「盪,滌。一曰,盪,放也。」而無怵惕於匈中。然而或者專以為務,則誕欺怪迂之文彌以益多,師古曰:「誕,大言也。迂,遠也。」非聖王之所以敎也。孔子曰:「索隱行怪,後世有述焉,吾不為之矣。」師古曰:「禮記載孔子之言。索隱,求索隱暗之事,而行怪迂之道,妄令後人有所祖述,非我本志。」

  凡方技三十六家,八百六十八卷。

方技者,皆生生之具,王官之一守也。太古有歧伯、俞拊,中世有扁鵲、秦和,師古曰:「和,秦醫名也。」蓋論病以及國,原診以知政。師古曰:「診,視驗,謂視其脈及色候也。診音軫,又音丈刃反。」漢興有倉公。今其技術晻昧,師古曰:「晻與暗同。」故論其書,以序方技為四種。

大凡書,六略三十八種,五百九十六家,萬三千二百六十九卷。入三家,五十篇,省兵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