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史記
   卷三十六 ‧ 陳杞世家第六

陳胡公滿者,虞帝舜之後也。昔舜為庶人時,堯妻之二女,居于媯汭,其後因為氏姓,姓媯氏。舜已崩,傳禹天下,而舜子商均為封國。【索隱】按:商均所封虞,即今之梁國虞城是也。夏后之時,或失或續。【索隱】按:夏代猶封虞思、虞遂是也。至于周武王克殷紂,乃復求舜後,【索隱】遏父為周陶正。遏父,遂之後。陶正,官名。生滿。得媯滿,封之於陳,【索隱】左傳曰:「武王以元女太姬配虞胡公而封之陳,以備三恪。」以奉帝舜祀,是為胡公。

胡公卒,子申公犀侯立。申公卒,弟相公臯羊立。相公卒,立申公子突,是為孝公。孝公卒,子慎公圉戎立。慎公當周厲王時。慎公卒,子幽公寧立。

幽公十二年,周厲王奔于彘。

二十三年,幽公卒,子釐公孝立。釐公六年,周宣王即位。三十六年,釐公卒,子武公靈立。武公十五年卒,子夷公說立。是歲,周幽王即位。夷公三年卒,弟平公爕立。【正義】爕,先牒反。平公七年,周幽王為犬戎所殺,周東徙。秦始列為諸侯。

二十三年,平公卒,子文公圉立。

文公元年,取蔡女,生子佗。【正義】佗徒何反。十年,文公卒,長子桓公鮑立。

桓公二十三年,魯隱公初立。二十六年,衞殺其君州吁。三十三年,魯弒其君隱公。

三十八年正月甲戌己丑,陳桓公鮑卒。【索隱】陳亂,故再赴其日。【正義】甲戌、己丑凡十六日。桓公弟佗,其母蔡女,故蔡人為佗殺五父及桓公太子免而立佗,【集解】譙周曰:「春秋傳謂佗即五父,世家與傳違。」【索隱】譙周曰「春秋傳謂他即五父,與此違」者,此以他為厲公,太子免弟躍為利公,而左傳以厲公名躍。他立未踰年,無謚,故「蔡人殺陳他」。又莊二十二年傳云「陳厲公,蔡出也,故蔡人殺五父而立之」。則他與五父俱為蔡人所殺,其事不異,是一人明矣。史記旣以他為厲公,遂以躍為利公。尋厲利聲相近,遂誤以他為厲公,五父為別人,是太史公錯耳。班固又以厲公躍為桓公弟,又誤。是為厲公。桓公病而亂作,國人分散,故再赴。【集解】徐廣曰:「班氏云厲公躍者,桓公之弟也。」

厲公二年,生子敬仲完。周太史過陳,陳厲公使以周易筮之,卦得觀之否:【集解】賈逵曰:「坤下巽上觀,坤下乾上否,觀爻在六四,變而之否。」「是為觀國之光,利用賔于王。【集解】杜預曰:「此周易觀卦六四爻辭也。易之為書,六爻皆有變象,又有互體,聖人隨其義而論之。」此其代陳有國乎?不在此,其在異國?【正義】六四變,內卦為中國,外卦為異國。非此其身,在其子孫。【正義】內卦為身,外卦為子孫。變在外,故知在子孫也。若在異國,必姜姓。【正義】六四變,此爻是辛未,觀上體巽,未為羊,巽為女,女乘羊,故為姜。姜,齊姓,故知在齊。姜姓,太嶽之後。【集解】杜預曰:「姜姓之先為堯四嶽。」物莫能兩大,陳衰,此其昌乎?」【正義】周敬王四十一年,楚惠王殺陳湣公。齊簡公,周敬王三十九年被田常殺之。

厲公取蔡女,蔡女與蔡人亂,厲公數如蔡淫。七年,厲公所殺桓公太子免之三弟,長曰躍,中曰林,少曰杵臼,共令蔡人誘厲公以好女,與蔡人共殺厲公【集解】公羊傳曰:「淫于蔡,蔡人殺之。」而立躍,是為利公。利公者,桓公子也。利公立五月卒,立中弟林,是為莊公。莊公七年卒,少弟杵臼立,是為宣公。

宣公三年,楚武王卒,楚始彊。十七年,周惠王娶陳女為后。

二十一年,宣公後有嬖姬生子欵,欲立之,乃殺其太子禦宼。禦宼素愛厲公子完,完懼禍及己,乃奔齊。齊桓公欲使陳完為卿,完曰:「羈旅之臣,【集解】賈逵曰:「羈,寄;旅,客也。」幸得免負檐,君之惠也,不敢當高位。」桓公使為工正。【正義】周禮云冬官為考工,主作器械。齊懿仲欲妻陳敬仲,卜之,占曰:「是謂鳳皇于飛,和鳴鏘鏘。【集解】杜預曰:「雄曰鳳,雌曰皇。雄雌俱飛,相和而鳴,鏘鏘然也。猶敬仲夫妻有聲譽。」有媯之後,將育于姜。【集解】杜預曰:「媯,陳姓。姜,齊姓。」五世其昌,並于正卿。【集解】服虔曰:「言完後五世與卿並列。」八世之後,莫之與京。」【集解】賈逵曰:「京,大也。」【正義】按:陳敬仲八代孫,田常之子襄子磐也。而杜以常為八代者,以桓子無宇生武子開,與釐子乞皆相繼事齊,故以常為八代。

三十七年,齊桓公伐蔡,蔡敗;南侵楚,至召陵,還過陳。陳大夫轅濤塗惡其過陳,詐齊令出東道。東道惡,桓公怒,執陳轅濤塗。是歲,晉獻公殺其太子申生。

四十五年,宣公卒,子欵立,是為穆公。穆公五年,齊桓公卒。十六年,晉文公敗楚師于城濮。是歲,穆公卒,子共公朔立。共公六年,楚太子商臣弒其父成王代立,是為穆王。十一年,秦穆公卒。十八年,共公卒,子靈公平國立。

靈公元年,【正義】謚法云「亂而不損曰靈」。楚莊王即位。六年,楚伐陳。十年,陳及楚平。

十四年,靈公與其大夫孔寧、儀行父皆通於夏姬,【正義】列女傳云:「陳女夏姬者,陳大夫夏徵舒之母,御叔之妻也,三為王后,七為夫人,公侯爭之,莫不迷惑失意。」杜預云:「夏姬,鄭穆公女,陳大夫御叔之妻。」左傳云:「殺御叔,弒靈侯,戮夏南,出孔、儀,喪陳國。」衷其衣以戲於朝。【集解】左傳曰:「衷其衵服。」穀梁傳曰:「或衣其衣,或中其襦。」泄冶諫曰:「君臣淫亂,民何效焉?」靈公以告二子,二子請殺泄冶,公弗禁,遂殺泄冶。春秋曰:「陳殺其大夫泄冶。」十五年,靈公與二子飲於夏氏。公戲二子曰:「徵舒似汝。」二子曰:「亦似公。」【集解】杜預曰:「靈公即位十五年,徵舒已為卿,年大,無嫌是公子也。蓋以夏姬淫放,故謂其子多似以為戲也。」徵舒怒。靈公罷酒出,徵舒伏弩廐門射殺靈公。【集解】左傳曰:「公出自其廐。」孔寧、儀行父皆奔楚,靈公太子午奔晉。徵舒自立為陳侯。徵舒,故陳大夫也。夏姬,御叔之妻,舒之母也。

成公元年冬,楚莊王為夏徵舒殺靈公,率諸侯伐陳。謂陳曰:「無驚,吾誅徵舒而已。」已誅徵舒,因縣陳而有之,羣臣畢賀。申叔時使於齊來還,獨不賀。【集解】賈逵曰:「叔時,楚大夫。」莊王問其故,對曰:「鄙語有之,牽牛徑人田,田主奪之牛。徑則有罪矣,奪之牛,不亦甚乎?今王以徵舒為賊弒君,故徵兵諸侯,以義伐之,巳而取之,以利其地,則後何以令於天下!是以不賀。」莊王曰:「善。」乃迎陳靈公太子午於晉而立之,復君陳如故,是為成公。孔子讀史記至楚復陳,曰:「賢哉楚莊王!輕千乘之國而重一言。」【索隱】謂申叔時之語。【正義】家語云:「孔子讀史記至楚復陳,喟然曰:『賢哉楚莊王!輕千乘之國而重一言之信。非申叔時之忠,弗能建其義;非楚莊王之賢,不能受其訓也。』」

二十八年,楚莊王卒。二十九年,陳倍楚盟。三十年,楚共王伐陳。是歲,成公卒,子哀公弱立。楚以陳喪,罷兵去。

哀公三年,楚圍陳,復釋之。二十八年,楚公子圍弒其君郟敖自立為靈王。

三十四年,初,哀公娶鄭,長姬生悼太子師,少姬生偃。【索隱】按:昭八年經云「陳侯之弟招殺陳世子偃師」。左傳「陳哀公元妃鄭姬生悼太子偃師」。今此云兩姬,又分偃師為二人,亦恐此非。二嬖妾,長妾生留,少妾生勝。留有寵哀公,哀公屬之其弟司徒招。哀公病,三月,招殺悼太子,立留為太子。哀公怒,欲誅招,招發兵圍守哀公,哀公自經殺。【集解】徐廣曰:「三十五年時。」招卒立留為陳君。四月,陳使使赴楚。楚靈王聞陳亂,乃殺陳使者,【索隱】即司徒招也。一作「苕」也。使公子弃疾發兵伐陳,陳君留奔鄭。九月,楚圍陳。十一月,滅陳。使弃疾為陳公。

招之殺悼太子也,太子之子名吳,出奔晉。晉平公問太史趙曰:「陳遂亡乎?」對曰:「陳,顓頊之族。【集解】服虔曰:「陳祖虞舜,舜出顓頊,故為顓頊之族。」陳氏得政於齊,乃卒亡。【集解】賈逵曰:「物莫能兩盛。」自幕至于瞽瞍,無違命。【集解】賈逵曰:「幕,舜後虞思也。至于瞽瞍,無聞違天命以廢絕者。」鄭衆曰:「幕,舜之先也。」駰案國語,賈義為長。【索隱】按:賈逵以幕為虞思,非也。左傳言自幕至瞽瞍,知幕在瞽瞍之前,必非虞思明矣。舜重之以明德。至於遂,【集解】杜預曰:「遂,舜後。蓋殷之興,存舜之後而封遂,言舜德乃至於遂也。」【索隱】重音持用反。按:杜預以為舜有明德,乃至遂有國,義亦然也。且文云「自幕至瞽瞍,無違命,舜重之以明德」,是言舜有明德為天子也。乃云殷封遂,代守之,亦舜德也。按:系本云「陳,舜後」。宋忠云「虞思之後,箕伯、直柄中衰,殷湯封遂於陳以祀舜」。世世守之。及胡公,周賜之姓,【集解】杜預曰:「胡公滿,遂之後也。事周武王,賜姓曰媯,封之陳。」使祀虞帝。且盛德之後,必百世祀。虞之世未也,其在齊乎?」

楚靈王滅陳五歲,楚公子弃疾弒靈王代立,是為平王。平王初立,欲得和諸侯,乃求故陳悼太子師之子吳,立為陳侯,是為惠公。惠公立,探續哀公卒時年而為元,空籍五歲矣。【索隱】惠公探取哀公死楚,陳滅之後年為元年,故今空籍五歲矣。一云籍,借也,謂借失國之後年為五年。

七年,陳火。十五年,吳王僚使公子光伐陳,取胡、沈而去。【索隱】系本云「胡,歸姓;沈,姬姓」。沈國在汝南平輿,胡亦在汝南。二十八年,吳王闔閭與子胥敗楚入郢。是年,惠公卒,子懷公栁立。

懷公元年,吳破楚,在郢,召陳侯。陳侯欲徃,大夫曰:「吳新得意;楚王雖亡,與陳有故,不可倍。」懷公乃以疾謝吳。四年,吳復召懷公。懷公恐,如吳。吳怒其前不徃,留之,因卒吳。陳乃立懷公之子越,是為湣公。【索隱】按左傳,湣公名周,是史官記不同。

湣公六年,孔子適陳。吳王夫差伐陳,取三邑而去。十三年,吳復來伐陳,陳告急楚,楚昭王來救,軍於城父,吳師去。是年,楚昭王卒於城父。時孔子在陳。【索隱】按:孔子以魯定公十四年適陳,當陳湣公之六年,上文說是。此十三年,孔子仍在陳,凡經八年,何其久也?十五年,宋滅曹。十六年,吳王夫差伐齊,敗之艾陵,使人召陳侯。陳侯恐,如吳。楚伐陳。二十一年,齊田常弒其君簡公。二十三年,楚之白公勝殺令尹子西、子綦,襲惠王。葉公攻敗白公,白公自殺。

二十四年,楚惠王復國,以兵北伐,殺陳湣公,遂滅陳而有之。是歲,孔子卒。

杞東樓公者,夏后禹之後苗裔也。【索隱】杞,國名也,東樓公號謚也。不名者,史先失耳。宋忠曰「杞,今陳留雍丘縣」。故地理志云雍丘縣,故杞國,周武王封禹後為東樓公是也。蓋周封杞而居雍丘,至春秋時杞已遷東國,故左氏隱四年傳云「莒人伐杞,取牟婁」。牟婁,曹東邑也。僖十四年傳云「杞遷緣陵」。地理志北海有營陵,淳于公之縣。臣瓚云「即春秋緣陵,淳于公所都之邑」。又州,國名,杞後改國曰州而稱淳于公,故春秋桓五年經云「州公如曹」,傳曰「淳于公如曹」是也。然杞後代又稱子者,以微小又僻居東夷,故襄二十九年經稱「杞子來盟」,傳曰「書曰子,賤之」是也。殷時或封或絕。周武王克殷紂,求禹之後,得東樓公,封之於杞,【集解】宋忠曰:「杞,今陳留雍丘縣也。」以奉夏后氏祀。

東樓公生西樓公,西樓公生題公,題公生謀【集解】徐廣曰:「謀,一作『謨』。」 【索隱】注一作「諜」,音牒。娶公。【索隱】娶音子臾反。謀娶公當周厲王時。謀娶公生武公。武公立四十七年卒,子靖公立。靖公二十三年卒,子共公立。共公八年卒,子德公立。【集解】徐廣曰:「世本曰惠公。」【索隱】系本及譙周並作「惠公」,又云惠公生成公及桓公,是此系家脫成公一代,故云「弟桓公姑容立」,非也。且成公又見春秋經傳,故左傳莊二十五年云杞成公娶魯女,有婚姻之好。至僖二十二年卒,始赴而書,左傳云成公也,未同盟,故不書名。是杞有成公,必當如譙周所說。德公十八年卒,弟桓公姑容立。【集解】徐廣曰:「世本曰惠公立十八年,生成公及桓公;成公立十八年,桓公立十七年。」桓公十七年卒,子孝公匄【索隱】匄音蓋。立。孝公十七年卒,弟文公益姑立。文公十四年卒,弟平公鬱【索隱】一作「郁釐」,譙周云名郁來,蓋「鬱」「郁」「釐」「來」並聲相近,遂不同耳。立。平公十八年卒,子悼公成立。悼公十二年卒,子隱公乞立。七月,隱公弟遂弒隱公自立,是為釐公。釐公十九年卒,子湣公維立。湣公十五年,楚惠王滅陳。十六年,湣公弟閼路弒湣公代立,是為哀公。【索隱】閼音遏。哀公殺兄湣公而立,謚哀。譙周云謚懿也。哀公立十年卒,湣公子欶立,【集解】徐廣曰:「欶,一作『遫』。」是為出公。出公十二年卒,子簡公春立。立一年,楚惠王之四十四年,滅杞。杞後陳亡三十四年。

杞小微,其事不足稱述。

舜之後,周武王封之陳,至楚惠王滅之,有世家言。禹之後,周武王封之杞,楚惠王滅之,有世家言。契之後為殷,殷有本紀言。殷破,周封其後於宋,齊湣王滅之,有世家言。后稷之後為周,秦昭王滅之,有本紀言。臯陶之後,或封英、六,【索隱】蓼、六,本或作英、六,皆通。然蓼、六皆咎繇之後也。據系本,二國皆偃姓,故春秋文五年左傳云楚人滅六,臧文仲聞六與蓼滅,曰「臯陶、庭堅不祀忽諸」。杜預曰「蓼與六皆咎繇後」。地理志云六,故國,臯陶後,偃姓,為楚所滅。又僖十七年「齊人徐人伐英氏」。杜預又曰「英、六皆臯陶後,國名」。是有英、蓼,實未能詳。或者英後改號曰蓼也。楚穆王滅之,無譜。伯夷之後,至周武王復封於齊,曰太公望,陳氏滅之,有世家言。伯翳之後,至周平王時封為秦,項羽滅之,有本紀言。【索隱】秦祖伯翳,解者以翳益,則一人,今言十一人,敘伯翳而又別言垂、益,則是二人也。且按舜本紀敘十人,無翳而有彭祖,彭祖亦墳典不載,未知太史公意如何,恐多是誤。然據秦本紀敘翳之功,云「佐舜馴調鳥獸」,與舜典「命益作虞,若予上下草木鳥獸」文同,則為一人必矣,今未詳其所由也。垂、益、夔、龍,其後不知所封,不見也。右十一人者,皆唐虞之際名有功德臣也;其五人之後皆至帝王,【索隱】舜、禹身為帝王,其稷、契及翳則後代皆為帝王也。餘乃為顯諸侯。滕、薛、騶,夏、殷、周之間封也,小,不足齒列,弗論也。【索隱】滕不知本封,蓋軒轅氏子有滕姓,是其祖也。後周封文王子錯叔繡於滕,故宋忠云「今沛國公丘是滕國也」。薛,奚仲之後,任姓,蓋夏、殷所封,故春秋有滕侯、薛侯。邾,曹姓之國,陸終氏之子會人之後。邾國,今魯國騶縣是也。然三國微小,春秋時亦預會盟,蓋史缺無可敘列也。

周武王時,侯伯尚千餘人。及幽、厲之後,諸侯力攻相并。江、黃、【索隱】按系本,江、黃二國並嬴姓。又地理志江國在汝南安陽縣。胡、沈之屬,不可勝數,故弗采著于傳上。

太史公曰:舜之德可謂至矣!禪位於夏,而後世血食者歷三代。及楚滅陳,而田常得政於齊,卒為建國,百世不絕,苗裔茲茲,有土者不乏焉。至禹,於周則杞,微甚,不足數也。楚惠王滅杞,其後越王勾踐興。

索隱述贊曰:盛德之祀,必及百世。舜、禹餘烈,陳、杞是繼。媯滿受封,東樓纂世。閼路篡逆,夏姬淫嬖。二國衰微,或淪或替。前并後虜,皆亡楚惠。勾踐勃興,田和吞噬。蟬聯血食,豈其苗裔?